【给你看个宝贝】:@音乐家诸葛琴魔,我连厕所都不扶,就服你。主播写的字,说得好听是龙飞凤舞,说得难听一些……写得都是什么玩意儿,可你竟然能看懂!不辜负你的ID啊。

    姜芃姬的字就跟她本人的性格一样,十分随心所欲。

    之前还会循着柳羲的笔迹,写得中规中矩,可自从上次用炭块在粗布上写字绘图,她像是打开了新世界的大门,字迹越发狂放不羁,完全放飞自我,简直比狂草还要潦草几分。

    【音乐家诸葛琴魔】:谬赞谬赞。

    【偷渡非酋】:如果真的是这几天的粮价记录……是不是意味着主播的计划即将开始了?

    异界直播间,哪怕直播的内容很无聊,但一直追更的观众热情不减。

    随着直播间打出名声,被越来越多的人相信,观众发现想要看直播更加困难了。

    每一个位子都万分难抢,单身三十年手速外加百兆光纤网速都未必能抢到。

    更加坑的是,这个直播间根本无法转播!

    要是其他观众想要看直播,只能等第二日度娘贴吧发出来的转播视频。

    【偷渡非酋】算是这间直播间的老人了,一直追直播间的更新。

    他仔细记录主播直播时身边发生的大小事情,甚至为此整理了一本小册子。

    一听粮价飞涨,他第一时间就想到姜芃姬打算抑制粮价的计划,瞬间跟打了鸡血一样。

    姜芃姬摇头,“时机未到?!?br />
    她这些天在外头走街串巷,茶肆、食肆、酒肆这些地方都逛了一遍,听百姓谈及最近的八卦,越来越多的内容和沧州孟郡民乱相关,不过他们的消息还未得到证实,传播范围有限。

    若非如此,粮价怎么会只涨了一倍?

    姜芃姬经喃喃回答,“现在出手还太早,如今的流言还处于酝酿阶段,距离真正爆发还有一段时间。届时,民心才会惶恐不安,去粮铺抢购粮食,粮价便不是今天这个价格了……”

    部分百姓会相信没有根据的流言,但涨了一倍的粮价会令他们踌躇不前。

    若是此时,姜芃姬开始自己的计划,结果便是她家的粮铺储粮被另外的势力购买一空,等粮荒真正开始,大部分百姓还是要咬着牙去购买价格飞涨的粮食……所以,她现在还不急。

    等河间官方彻底证实沧州民乱的消息,百姓会仓惶发现他们已经买不起粮食了。

    那时候,才是姜芃姬真正出手的时机!

    她看了一下徐轲做的统计报告,这一个多月剿匪的战果是丰硕的。

    收缴的银钱换成了粮食,全以正常价格从临近的子??す喝?,加起来约有一千五百石。

    之前从孟氏敲竹杠得来的三千石,加上河间郡守从各个世家筹集来的一千三百石,零零总总,再减去这段时间消耗的的粮食,剩下来还有五千五百石,远比她预料中多得多。

    “踏雪,去跟管家说一下,将粮铺的掌柜喊来?!?br />
    “喏?!?br />
    柳府二房名下有各类商铺,一半是古敏的嫁妆,另一半则是柳佘这些年慢慢置办的。

    光是粮铺,柳府在河间这块地方便开了三家,分别在不同地段,客户对象也不同。

    像是柴米油盐酱醋茶这类生活必需品,虽然赚不了大钱,但胜在每个百姓都需求,而且需求量巨大,所以这类铺子每年的盈利都中规中矩,只要掌柜按照章程来,想亏本也难。

    猛地被主家郎君传唤,三名粮铺掌柜都有些惊吓,生怕是哪里做得不好,要被炒鱿鱼。

    “不用那么紧张,喊你们过来是询问一些事情的?!?br />
    姜芃姬坐在首位,声音清冷地询问其中一人,“这些天粮铺的生意怎么样?”

    那位掌柜恭恭敬敬回答,“生意尚可,百姓忧心沧州民乱,故而粮食卖得十分顺利?!?br />
    “除此之外,还有别的么?”

    掌柜怔了一下,仔细回想,道,“除了些许百姓零散购买,还有不少大生意?!?br />
    所谓的大生意,其实就是其他粮铺打算从这里大批量购买。

    不过粮铺掌柜也不傻,现在粮食涨价这么快,完全可以再忍一段时间,价格飙升动到另一个层次之后再慢慢出售,反正粮食的价格放在哪里,绝对不会亏,区别仅在于多赚还是少赚。

    “你把粮食卖了?”姜芃姬问。

    粮铺为了供货不断,多多少少都会有一些储粮。

    掌柜连忙说道,“小人哪里敢这么做?自然要请示过东家之后再做决定?!?br />
    姜芃姬满意地点头,说道,“这几天粮食的价格跟着其他同行走就行,百姓若要零散购买,你也正常贩卖。若是有人大批量购买,也不同特地过来请示,直接应下就好……”

    三位粮铺掌柜听后有些犹豫,毕竟在他们看来,这可是赚钱的好机会。

    此时应该限制出售,等粮价再涨一涨再卖,赚头绝对比现在就卖出去要大。

    姜芃姬没有解释的意思,只是冷淡地叮嘱,“按照我说的去做就行,届时会有其他指示?!?br />
    无商不奸,商人追逐利益的本能与生俱来,不管是在什么时代,这点都未曾改变。

    不过对姜芃姬来说,计划的主要目的并非赚钱,而是名声,或者说她又要赚钱又要赚名声。

    对于旁人来说,这似乎是不可能的,然而这样的机会就摆在她面前,她一定会把握??!

    三位粮铺掌柜面面相觑,不过谁叫姜芃姬是他们主家郎君,柳佘对家宅的事情一向不管,蝶夫人对姜芃姬的举动又相当放任,继夫人更是毫无理由支持她,粮铺掌柜只能听话。

    “喏?!?br />
    三人齐齐应道。

    “下去吧,若有其他情况,记得回禀?!?br />
    当河间郡因为沧州民乱而隐隐动荡的时候,孟氏扈从一行人终于赶在天气炎热之前,将装着孟悢的棺椁送到沧州孟郡。

    此时的孟郡已然一片荒芜狼藉,街道空荡荡的,大半天看不到半个人影。

    头顶的太阳悬挂高空,众人感到一阵萧瑟冷意。

    条条白幡在风儿吹拂下飘荡,发出飒飒响声,更加衬得周围场景凄凉萧条。

    孟郡郡守府虽然被孟浑烧了,但孟湛什么豪华大宅没有?

    来到孟府门前,两旁官兵肃立,严防紧守,一双双虎目瞪着街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