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轲是个聪明人,看得出亓官让对自家郎君的中意。

    既然如此,为何还不入伙??!

    要是现在就入伙了,他立马就能把那一堆的内务全部推给亓官让,彻底解放了!

    天天加班加点,徐轲硬生生熬出了两只乌黑的熊猫眼。

    一个年轻人,整天瞧着精神不济,不知道的还以为他私生活多么不堪,夜夜**呢。

    “时机未到?!?br />
    亓官让勉强想露出一抹笑意,偏偏他并不擅长这种表情,嘴角弧度显得很僵硬。

    “时机?”徐轲问,“如今这个时机还不好?”

    锦上添花,如何比得上雪中送炭?

    陪郎君于微末的情谊,如何能与她日后站稳脚跟之后相比?

    亓官让瞧了一眼徐轲,道,“如今东庆尚存,皇室余威尚存,时机还未成熟,还不够?!?br />
    徐轲沉默半响,隐隐明白亓官让的话外之话。

    东庆还在一天,姜芃姬就不可能放开手脚发展。

    铺子就那么点儿大,一个徐轲忙得过来,亓官让此时入伙意义不大……除了给徐轲分担工作压力,让他每天能准点下班之外……既然如此,他就再等等,等姜芃姬真正需要他的时机。

    若是换一个人,他表现出归顺辅佐的意思,却偏偏拖着不肯入伙,估计人家早就气炸了。

    令亓官让欣慰的是,他这点儿矜持,姜芃姬完全可以理解,并且予以支持。

    这也算是他与姜芃姬之间无声的默契,亦师亦友,相处起来相当融洽。

    也正是因为这样,亓官让才会偶尔得闲,过来忙徐轲分担一些工作。

    徐轲脸色青白了些,郁闷道,“只盼着这个时机快些到来……”

    不然的话,按照自家郎君这个发展态势,他肯定会累死在案牍上的。

    郎君甩手掌柜当得太称职了,一句“外行不管内行”就把他所有话堵回去,半点事不沾手。

    亓官让仔细打量了一眼徐轲,揶揄着道,“孝舆如今也到了成家的年纪,不如抽空考虑考虑这些。柳郎君再怎么不近人情,总不至于连下属的终身大事都不顾吧?”

    看在人家小伙子找娘子谈恋爱、结婚生宝宝的份上,总该给几天假期。

    亓官让不肯这会儿入伙,未尝没有瞧着工作量太大,想要多清闲几天的意思。

    徐轲听后,脸色又红又白,显得十分纠结。

    “文证这个建议,实在是……”

    他能说,眼前这个亓官让和他家郎君某些方面十分相似?

    若是姜芃姬知道徐轲忙成这个鬼样,估摸着也会说出同样揶揄的话。

    蓦地,徐轲突然改变心意,希望亓官让入伙的时机晚点儿来了。

    他无法想象,自家郎君加亓官让,这俩凑到一起会折腾出什么事情,心累的绝对是他。

    亓官让抿紧唇,道,“孝舆也不用如此沮丧,待柳郎君名声传扬出去,自然会有人才上门?!?br />
    徐轲依旧生无可恋的表情。

    等那个时候?

    他估摸着已经累死在工作岗位上了。

    姜芃姬虽然是甩手掌柜,然而这不意味着她就什么事情都不管了。

    【三只松鼠零食】:主播这两天直播的内容都是逛街购物,觉得有些无聊……

    【卖女孩的小火柴】:#托腮,主播又不是万年小学生,走到哪里都有事件发生。最近主播直播看各种系列剿匪记,一开始很刺激,多了就无聊了。现在逛街吃喝,就当看美食节目。

    一个月半过去了,直播间的人数上限还是一万人。

    每天都开直播,直播间人员流动加上各类打赏,姜芃姬积累的人气积分已经积攒到了九十八万六千,再过几天就能突破百万大关,系统看着这笔人气积分眼馋不已。

    它数次劝说姜芃姬用它们提升直播间等级,都被她无情拒绝了,最后气得跳脚,拿她没辙。

    【偷渡非酋】:我觉得还行啊,反正主播直播什么,我都觉得很好看。另外,你们想一想徐轲少年桌案上一堆的工作,要是主播直播如何处理它们,我觉得会更加无聊……

    这条弹幕发出来,直播间的观众静默了一秒,然后铺天盖地全是心疼徐轲的“哈哈哈”。

    【犀利得不行】:摊上主播这样的周扒皮老板,徐轲少年也是倒霉得不行。

    【抠脚吃饭】:要是我有这样的老板,强烈要求五险一金和最重要的加薪!

    姜芃姬坐在街边面摊,吃着味道寡淡的面,眼睛暗暗瞧着屏幕,耳朵却放在面摊客人的谈话上,她一心二用,心中一动,添了一条主播弹幕。

    【主播V】:我刚才路过布庄,不是让踏雪给他和他婶母挑了好几匹新布么。

    秉着“给对方最需要”的原则,姜芃姬仔细思考一圈,似乎徐轲目前的生活水平不算差,也没什么其他需求,干脆又让下人给他准备一些布料和米粮碎银,一股脑送他婶母手里。

    这也算是加薪了吧?

    【音乐家诸葛琴魔】:说得好有道理,徐轲少年无言以对……然而你忘了最重要的休假。

    给加薪是不错,但赚来的钱没有时间享受,整天累得脚打后脑勺,徐轲少年依旧值得心疼。

    姜芃姬心中轻咳。

    【主播V】:正所谓能者多劳么,现在人手奇缺,假期先给他记下来,以后一块儿放。

    她说得好听,然而这话,别说徐轲,就连直播间的观众也不信的。

    自家郎君,每天的活动不是去剿匪搞事就是逛街吃喝,作为下属的徐轲,能不心塞?

    对此,姜芃姬表示自己冤枉。

    剿匪搞事是真的,但逛街吃喝玩乐,她表示自己不认。

    她每天出门逛街,其实都有正经目的的。

    吃完面,姜芃姬掏出三个铜板付钱,面摊上其他客人也纷纷离开。

    回府,姜芃姬回书房拿出徐轲做的财物账册,里面各类物品都仔细归类,看着十分清晰。

    她放下这本册子,然后将书案一角的竹纸拿了过来,上面罗列着各类数据。

    【偷渡非酋】:几天没来,主播看的是什么?

    【音乐家诸葛琴魔】:这几天的粮价吧,比三天前涨了近一倍……这物价真可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