嘭——

    一拳头砸在树干上,另一手拿着两张粗布,扈从头领气得连肝都要炸了。

    “孟浑,欺人太甚!”他愤恨地咬牙切齿,本以为能抓到孟浑,却不想对方依旧在戏耍他,给的指引就是让他们在一块地方转圈圈,根本是在耍猴,“若让我抓到,必然将你碎尸万段!”

    领路的老猎手站在一旁战战兢兢,背上已经布满细密的汗水,夜风一吹,冷得直打哆嗦。

    “军爷……这还去么?”

    老猎手等对方捶树捶完了,这才小心翼翼地询问。

    “不用,回去,对方这是调虎离山,想要趁我不在,将粮食运走。呵呵,他恐怕怎么也想不到,我还留了人守着粮食。就凭孟浑那条丧家之犬,还想吞下这么多,也不怕噎死!”

    他眸色一暗,眼中闪烁着些许渗人杀意。

    用脚趾头想想,他也知道继续找下去,得到的恐怕是一条又一条戏耍人的粗布。

    这是十分明显的调虎离山之计,为的就是拖延时间,让他们能将粮食转走。

    “回头,把孟浑包抄了!”

    扈从头领一声令下,已经疲倦不堪的兵卒重新振作精神,拖着两条酸胀的腿继续赶路。

    老猎手听得一脸迷糊,他只是被雇佣过来带路的,哪里知道这些军爷身上发生的事情?

    带好路就成,等拿到许诺的银子,他再也不接这种吃力不讨好的差事了。

    内心嘀咕着,老猎手脚下稳健地穿梭山林,身形矫健不亚于二十来岁的年轻壮汉。

    作为一个在附近打猎三十余年的老猎手,哪怕闭着眼睛,他也能自由穿梭,什么时候下脚、踩在什么地方更加省劲儿,他心里有数,但那些兵卒可就没有那么顺畅了。

    姜芃姬挑选的路线看似平坦,没有任何陷阱,实际上暗藏玄机,十分耗费体力!

    老猎手已经习惯了,自然没有感觉,而那些兵卒夜间行路,地形还那么折腾,可不累惨?

    扈从头领急切想要杀掉孟浑,一雪前耻,不停催促赶路。

    一名小卒吭哧吭哧地喘着气,小步跑着说,“头领不急,孟浑肯定料不到咱们会杀回马枪?!?br />
    “就是,那么多粮食,哪怕四百余人背,最少也需要半个时辰的功夫。带着粮食走,他们怎么可能走得快?哪怕扑不着人,也能追上他们,头领不用那么急,先让小的们歇一歇吧?!?br />
    扈从头领闻言,脸色青黑一片,抬手一鞭子抽向那个小卒,

    对方啊地惨叫了一声,一道血肉模糊的长长血痕从额头一侧斜贯另一边下巴,脚下一个踩空,整个人仰倒着摔倒在地,顺着斜坡滚了下去,只听下面传来沉闷的咚声,瞬间没了声息。

    那个扈从头领丝毫没有留情,反而阴仄道,“兵贵神速,岂能因为这等理由便耽误时机?孟浑此人奸诈狡猾,谁知道他还有什么后手?谁还要歇息,这下场就跟他一样!”

    其他兵卒噤若寒蝉,不敢吱声一下,只是垂着头,憋着气,生怕喘大声了,惹来鞭打。

    扈从头领鼻间冷哼,傲然道,“既然没人反对,那便继续上路,活捉孟浑!只要抓了孟浑,立下大功,我便向郡守为你们请功,以后青云直上,金钱财富美人地位,全都有!”

    在利益诱使下,其他兵卒将内心升起的恐惧丢在脑后,心中猛地升起一股子豪气。

    不过多时,匪寨已经可以用肉眼看到了,那边还亮着光,扈从头领一见,哈哈大笑。

    指着匪寨亮起的火光,他说,“孟浑那个蠢货,果然打着调虎离山之计,想要拖延时间,却没想到我还留了一手,留人守粮。这些粮食,哪里是那么好拿的,想拿……拿命来换!”

    眼瞧着匪寨越来越近,扈从头领胸口一片激荡,空中隐隐飘来些许血腥味,令他更是大喜过望,很明显,这是孟浑带人过来偷袭的证据,说不定此时还负伤奔逃了。

    距离匪寨大门不过百米,老猎手突然生出一股极其不适的感觉,好似被什么可怕的猛兽盯上了要害!这份警觉曾多次救他于?;?,而这次的预感更是前所未有的强烈……

    他脚步略略一顿,突然一个俯身打滚儿。

    老猎手只觉得手脚在慌乱之下又麻又软,好似他稍微慢一步,性命就会不保。

    他这个举动来得太过突然,也让扈从头领从极度兴奋得意中稍稍清醒,脸色一板。

    “你这是做什么!”

    话音刚落,奇异的破空之声已经传来,队伍后面不停有惨叫声响起,

    筋疲力尽的兵卒一个接一个倒下,宛若被割的稻子,一茬接着一茬。

    扈从头领见状,被这个变故弄得心中惊惧。

    视线所及全是黑暗,根本看不到敌方的身影,好似这些夺人性命的箭矢都是凭空冒出来的!

    箭雨只射了三轮,他身边的百余兵卒已经只剩二三十人,其余人都被扎成了刺猬。

    “啧——胆小如鼠,这种废柴孟氏还一再任用,简直丢了前朝孟公的脸?!?br />
    姜芃姬蹲在树杈上,她原本想要给扈从头领来两箭,没想到对方心够狠,竟然抓起那些尸体给自己当肉盾,几只流矢都射到那些尸体上……啧啧,没用到这个程度,也是极为罕见了。

    亓官让夜视力并没有那么优越,听着姜芃姬的嘲讽,他只当她在贬低对手而已。

    姜芃姬抬手拍了拍树干,发出邦邦邦声。

    手底下的部曲听到这声音,纷纷将双手发在嘴边,高声喊道,“可笑前朝孟公勇?!?br />
    亓官让心头一坠,被他们雷吼一般的声音吓着了。

    “今有后人不如狗?!?br />
    某人的羽扇险些惊得掉地上。

    这么赤果果嘲讽,真的好么?

    这会儿,亓官让不由得想起姜芃姬最后留下的那张粗布,上面直接骂孟氏是柴狗。

    姜芃姬苦恼地对亓官让道,“我觉得这话骂着没有气势啊,要不换一句更加气人的?”

    亓官让:“……”

    这还不气人?

    换成他,脑浆都能气炸好么?

    此时,直播间一条弹幕幽幽飘过,姜芃姬见了眼前一亮,道,“都给我喊:孟公杀敌安天下,后人赔儿又折粮!全踏马一代不如一代,九泉之下老祖宗都得被羞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