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让下属去找一个熟悉河间附近山脉的老猎手带路。

    至于进城?

    不进了!

    图中所绘地点在城外,不在城内,进去也是浪费时间。

    不过在此之前,他要弄清一个问题,孟浑的人,什么时候把这些粗布塞到粮车的?

    这个问题,不仅他疑惑,负责运送粮食的伙夫也是一头雾水。

    为了保证粮食数目正确,每到一个地方修整,他们就会仔细检查一遍粮车。

    所以,几乎可以肯定在上一次修整之前,粮车上面是没有这些奇奇怪怪的粗布。

    扈从头领也知道这点,所以并没有在这方面多做浪费,而是用怀疑的目光扫过所有伙夫。

    他问,“你们谁还记得,有谁靠近过这些粮车?”

    这个问题可把人难倒了,一群伙夫不由得苦着脸,能靠近粮车的人太多了,谁还记得啊。

    倒是有个伙夫比较机灵,问道,“回禀军爷的话,会不会是之前在茶肆的时候?”

    驿站茶肆这种地方,人流量巨大,稍微混进来一个面容普通的人,也不会引起怀疑。

    不过这话很快就被否认了,又有一个伙夫说,“可不能冤枉人,修整的时候,大家伙儿都是在粮车旁的,哪里来的可疑人?这些东西……分明是凭空冒出来的……”

    这个时代的人敬畏鬼神,对于自己不知道的东西,往往喜欢用这种神乎其神的理由解释。

    扈从头领听得心烦,呵斥一声道,“胡言乱语,鬼神之说如何能信?仔细想想,到底是谁?”

    若没有外人接触粮车,留下这些东西……那么,唯一的理由就是整个粮队有孟浑的内鬼了。

    得出这个比较可靠的结论,扈从头领基本已经给答案盖棺定论。

    众多伙夫纷纷摇了摇头,倒是有人怀疑是送茶的姜芃姬,不过这个猜测并不靠谱,因为除了姜芃姬之外,茶肆的老板娘和店小二也曾送茶过来,相较于后两者,前者似乎没靠近粮车,又如何能将粗布塞进粮车?

    伙夫面面相觑,神经紧绷,生怕扈从头领怀疑他们是内鬼。

    扈从头领的视线扫过所有人,试图从他们中间找出那个内鬼,最后看谁都像是内鬼,看谁又都不像是内鬼。没法子,他只能暂且将这个细节放到一边,准备将粮食运到目的地。

    熟悉地势的老猎手很好找,许诺重金之后,对方就答应带路了。

    不过这可苦了那些运粮的伙夫,山路陡峭,并不适合粮车行驶。

    所以,他们只能放弃粮车,选择将粮袋抗在肩上,接力一样把粮食送上山。

    只是,这个神秘的玩笑似乎才刚刚开始,又有人在地图绘制的地方发现了一片竹简,上面写着——

    【真听话,不过你们速度令人失望,我已经等不及先走一步了,将粮食送到这个地方,这是对你们效率低下的惩罚。孟氏叛臣孟浑留?!?br />
    看到这片竹简,以及竹简下面压着的一块粗布,扈从头领的脸色彻底黑成了锅底。

    这时,一个小兵硬着头皮问他,“头儿,现在该怎么办?”

    扈从头领喘着粗气,虽然他没有背粮食,然而山路陡峭,他身上又穿着有些重量的甲胄,自然累得冒出满头大汗,气息不稳,“还能怎么办?照着上面的话去做——”

    投鼠忌器,孟悢还在孟浑手上捏着,他们要是不敢照办,把孟浑惹怒了,一不做二不休把孟悢杀了,到时候哭得可是他们!为了那个小祖宗的命,他们也只能乖乖听话。

    所幸,第二幅图所绘制的目的地和这里并不是很远,老猎手告诉他们,大概一刻钟就能到。

    【呀!这次来得还算快,不过我已经走了,看你们吭哧吭哧送粮的模样,看着挺有意思。不过我还没瞧够,想要见到孟悢,把粮食送到这里。孟氏叛臣孟浑留?!?br />
    此时,扈从头领一怒之下,拳头击在身旁的树干上,发出沉闷的咚声。

    老猎手瞧了瞧那张图,惊惧道,“这位军爷,这地方可去不得啊?!?br />
    “怎么就去不得了?”扈从头领冷着脸问道。

    老猎手双手哆嗦,颇有些欲哭无泪,本以为是个带路的美差事,现在瞧着有些不好办。

    “回禀军爷的话,这地方是一处匪寨,小的以前打猎远远瞧了一眼,里面住着的都是杀人不眨眼的畜生……要是去了这地方……”老猎手支支吾吾地说了原因。

    扈从头领冷冷一笑,道,“带你的路就行,别的废话少说?!?br />
    不过是一个匪寨而已,他手上这么多人,还没办法摆平了?

    只是,他有一件事情不明白,为何孟浑要指名将粮食送到匪寨?

    难道那里有埋伏?

    想到这里,扈从头领心下不安,派遣了一个机灵的小兵去探一探底。

    小兵很快就回来了,说道,“匪寨空无一人?!?br />
    没人?

    扈从头领此时有些闹不清了,然而又不得不硬着头皮上。

    “不过,属下从寨门门口发现了这个……”小兵恭恭敬敬地将一片竹简和粗布奉上。

    看到这个东西,扈从头领已经形成反射性的不安,生怕又是耍人的东西。

    打开一瞧,又是孟浑留下的话。

    【粮食就放在匪寨的院落里,孟悢那个小崽子就在图中所绘制的地方。别想要?;ㄑ?,不然的话,那小崽子的性命也要堪忧了。孟氏叛臣孟浑留?!?br />
    扈从头领脑子冷静下来,倏地冷冷一笑,道了一句,“缩头缩脑的缩头乌龟,孬种!”

    要不是怕了孟氏威严,孟浑又怎么会故弄玄虚,折腾这些东西?

    还不是怕双方交接粮食的时候,被他所领的兵卒包围绞杀?

    贪生怕死的东西!

    心中嗤笑一声,扈从头领抬手一扬,“你们将粮食送到这里,另一部分人跟我一起去救二郎君?!?br />
    既然孟浑这么贪生怕死,可见对方手里也没多少底气。

    若是趁势杀他们一个措手不及,到时候带着孟浑的人头回去交差,这可是大功劳!

    原本没有围杀孟浑的意思,可对方这么作死,泥人也冒出三分火气了。

    “是!”

    尽管被折腾得疲倦不堪,然而兵卒还是昂首挺胸地高声回答,充满了气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