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竟然不知道这件事情?”

    姜芃姬还以为依照柳佘对她的关注,她身边发生的事情应该瞒不过对方的眼睛。

    柳佘摇摇头,自从姜芃姬让徐轲转达她的态度之后,他盯得就没那么紧了。

    万万没想到,自家闺女转头就把孟悢送上西天了,需要这么效率吗?

    “为父又不是全知全能,如何能什么事情都知道?”柳佘只觉得额头有些疼,不过人都已经死了,事情也已经发生了,也没有挽回的余地,还不如想一想之后的布局,“你用孟悢的性命做人情招揽孟浑……依照你的脾性,到手的好处肯定不止这么一处,你去敲诈孟氏了?”

    敲诈?

    噫,这话说得多难听,那叫光明正大索要。

    姜芃姬将自己的计划稍稍透露了几分,迎来柳佘憋火又无奈的注视。

    “为父之前不是将那张单子给你了?若是还缺,直接去账房多支取一些……”柳佘语气中带着些许隐忍,“你是家中独苗,这些都是你的,何必与为父分得那么清楚?”

    说得好听一些,闺女有自己的本事,说得难听一些便是和他生分,这也是柳佘不愿看到的。

    姜芃姬沉默了一会儿。

    若是以往的她,自然是懒得解释这种问题,只是现在,她反而觉得这么做不太好。

    “父亲误会了,并非是和父亲分得清楚,只是不想与世家牵扯过多?!苯M姬迟疑一会儿,仍旧开口,迎来的却是柳佘震骇的眼神,她道,“白手起家,以后也容易划分得清楚?!?br />
    不管是徐轲、孟浑或者是还没入伙的亓官让,三者都有一个共同点——社会身份地位低!

    这并非是她吸引不到身份高的,事实上,她只要打出“柳佘之子”的旗帜,光凭柳佘的光环,作为“儿子”的她也能招揽到有一定身份地位的人才,也就是所谓的拼爹拼家世。

    可为什么她不这么做?

    因为她没这个心思。

    过早沾手,以后会被动。

    姜芃姬的目标已经十分明确,所以,为了达成那个目标,她需要制定一系列的规划。

    考虑到如今的社会风气,她果断放弃更加便捷的拼爹之路。

    前期的甜头的确很足,但等到中后期呢?

    她想要培养自己的班底和人才,而不是任用那些满脑子宗族血缘的。

    别看那些世家如何吹捧自己的姓氏和血统,如何宣扬自己的忠心,实际上他们为了宗族利益,为了自身利益,在特殊情况下,什么骨气什么矜持什么大义都能放弃。

    他们就像是一块裹着糖包的毒?、药,初始尝着甜腻腻,等糖衣舔完了,就只剩毒了。

    看着诱人,吃了要命。

    她要走的路,必然会触碰世家最为致命的利益——教育!

    世家为何是世家?

    因为他们手里有钱,粮仓有粮,垄断了教育,让读书成为少部分人的特权,间接垄断了朝堂……人才都是世家出来的,一代两代三代……代代之后,朝堂官员之间或多或少都有血缘或者姻亲关系,当这群人联合起来,哪里还有帝王说话的地方?

    想要对他们动手?

    呵呵,他们不介意先把皇帝给炒了。

    姜芃姬已经受够这个愚昧的时代,出门碰见一百人,九十九个不认识字。

    除了教育知识之外,还有田地。

    东庆的农人佃户不勤劳么?

    他们很勤劳,姜芃姬十分清楚这一点,天不亮干活,日落西山才扛着锄头回家。

    起早贪黑地干,一年到头连个余粮都存不下。

    要是不幸碰上天灾,一年到头都不能吃一顿饱饭,兴许还会饿死一大片的人。

    饿殍遍野,这只是一个词么?

    这是活生生的人间地狱!

    可是,为什么他们如此勤劳,依旧吃不饱穿不暖?

    田地太贫瘠,还是税收剥削太狠毒?

    别看姜芃姬被系统吐槽不怎么出门,实际上她在尽可能从书籍了解这个时代,通过与农人闲谈去了解他们的生活……越是了解,姜芃姬越发明确自己想要走什么路。

    这条路很漫长,但她会尽力去规划,去完善。

    很显然,在她规划的这条路上,初期不允许有世家势力介入。

    若是被介入,中后期的发展就比较束手束脚。

    她要推广教育,让所有孩童,不论身份都能读书,世家会愿意?

    她要改革土地,让所有勤劳耕作的百姓得到应有的收获,世家会愿意?

    她这些想法,动了人家最重要的命根子。

    还不卯足了劲儿反对!

    到时候是听她的,还是她听别人的?

    以一个世家子的身份来讲,姜芃姬这种想法简直是灭祖了,活脱脱的怪胎。

    “为何?”

    柳佘憋了大半天,才双唇哆嗦地问出这么几个字。

    姜芃姬平淡地问道,“唯一和之一,父亲觉得有区别么?”

    她很清楚,因为便宜母亲的影响和剧透,柳佘对于这个现实早已经有了心理准备。

    在搞事这方面,柳佘是全力支持他的,支持她去走那条路。

    所以,她想要和对方坦诚布公谈一次。

    “唯一……之一……”柳佘聪慧,瞬间明白她所指的。

    什么叫唯一?

    古往今来仅有一个。

    什么叫之一?

    芸芸众生中的一个。

    姜芃姬这话暗示的内容已经十分明确了。

    她想踩着世家,推广教育、改革田地、启蒙百姓……对世家这一小拨人来讲,她的确是可恨的,但对于芸芸众生以及未来之人,她有可能是古往今来唯一走到这一步的。

    后来者,无法望其项背!

    姜芃姬倏地一笑,自信道,“若父亲觉得孩儿忤逆不孝,趁现在,倒还来得及?!?br />
    羽翼未丰,柳佘要动手对付她,她也没辙不是?

    当然,柳佘若想要留下她,也得有这个本事才行。

    柳佘语噎,心中那点儿骇然尽数化为无奈。

    “你明知为父不会伤害你,若非有恃无恐,这番话你怎么可能对为父说?”

    因为吃定了,所以才敢坦诚布公地谈。

    “对为父来讲,没什么能比你母亲、你、还有你的两位兄长更加重要?!?br />
    再者说,哪怕世家被削弱,身为未来皇族的柳氏,谁还能亏待了?

    柳佘是个聪明人。

    这道题看似很难,其实就是一道送分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