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哪家正经系统会弄这种不正经的东西!”

    简直要被这个糟心的宿主气死了。

    对于这话,姜芃姬只是报以高冷一呵。

    系统……它这还叫正经?

    吸引男人对自己身体产生兴趣的XX名器?

    巩固男人对自己宠爱的易孕丹?

    呵呵,真是正经啊。

    典型的做了表子还要立牌坊!

    姜芃姬瞧了一眼背包里放着的两张卡片,状若深思,良久才道,“说起来,似乎这半个多月以来,你还没给我发过一个即时制触发性任务……怎么,偷偷摸摸把这个板块卸载了?”

    系统啧了一声道,“那怎么可能?板块加载之后,想要卸载只能等第二次系统升级。至于为什么一直没有触发性任务……讲真,宿主,你认真告诉我,你这半个多月出门几次?”

    除了去农庄就是蹲在家里看书,两点一线如此枯燥,难为那些直播观众还能看得津津有味。

    姜芃姬捏着下巴道,“你这话的意思是,如果我多出门逛一逛,兴许会触发?”

    系统公事公办地回答,“理论上来说是这样的,所谓即时制触发性任务,是系统分析宿主所经历的人和事情,判定有需要发布任务的需要,才会向宿主派发任务。你认识的人越多,遇见的事情越多,自然触发任务的可能性也会越高……不过宿主,我建议你最好顺其自然?!?br />
    姜芃姬好笑地哦了一声,反问,“顺其自然?”

    “是的,系统刚刚进行了分析,您心中有故意与系统作对的心思,这样对您来说不好?!?br />
    第一次发布的即时制触发性任务,这位宿主不但果断拒绝执行,反而坦然接受惩罚,事后还一副意犹未尽的模样……结合以上种种,系统有九成九把握,宿主又想闹事儿了。

    “别这么草木皆兵么,我们怎么说也是暂时性的合作关系,一根绳子上的蚂蚱,我刻意和你作对,我能有什么好处?”姜芃姬双手一摊,表明自己真的没有恶意,系统的回答是沉默。

    虽然和姜芃姬相处的时间不长,但系统已经看明白了,这人说的话,只能信一半。

    良久之后,系统才开口。

    “我很开心,宿主终于能明白身为系统的苦心,我是不会伤害您的,希望以后能愉快相处?!?br />
    系统和姜芃姬,二者看似已经达成同盟,恢复和谐的相处状态,实际上却像两个笑着握手的商人,各自背后都握着一把锋利的匕首,时刻准备着算计对方,然后找机会狠狠补上一刀。

    姜芃姬临近晚膳的时候才回柳府,一回来便听门房说柳佘在书房等她。

    眉心微蹙,她淡淡道,“我知道了,这就去见父亲?!?br />
    柳佘找她有什么事情?

    姜芃姬心中隐约有些猜测,不是和昨晚的剿匪有关,便是沧州孟郡有了消息。

    剿匪这件事情,她虽然没有主动告诉柳佘,但也没有刻意瞒着他。

    农庄的事情对外很隐蔽,但对柳佘并没有多少隐瞒,他能知道,那也是极其正常的事情。

    一到书房,入目便见柳佘正襟危坐,眉间轻蹙,手指翻着桌案上的册子,看得入神。

    依旧是先行礼,然后姜芃姬才道,“父亲找孩儿有什么吩咐?”

    柳佘这才抬头,示意姜芃姬坐自己旁边。

    “你……”柳佘刚开了话头,蓦地又断了,只是表情显得有些纠结,“……可有受伤?”

    姜芃姬敢保证,柳佘之前想要说的话绝对不是这个。

    她摇头道,“并无受伤?!?br />
    “虽说君子不立危墙之下……不过你的性子,为父也清楚,劝你几句都是无用?!绷芮嵘玖艘痪?,旋即又展露笑颜,带着些许自豪,“那些土匪多半是鸡鸣狗盗之辈,寻常反复不说,更不知忠心二字。你的决定,为父也不反对,但也要小心,免得被人背后暗算?!?br />
    姜芃姬道,“这是自然,部曲人手匮乏,一时间收纳人数比部曲旧部还多的土匪进来,肯定会存在隐患。不过我已经找由头把那些容易惹是生非的给除掉了,剩下的虽然滑头,双手也不干净,但容易被钳制恐吓,哪怕聚在一起,其实也闹不出什么大事……”

    柳佘听后,放在左膝的手微微一紧,旋即又暗暗松开。

    原以为闺女会不知轻重,将一群隐患放在身边,到时候被反噬一口可就糟了,所以他收到消息之后才匆忙想要见一见她,暗中提醒一句,却不想,这个孩子比他想得还要心狠手辣。

    “不过凡事都有例外,人心更是复杂多变,说不定我也有看走眼的时候?!苯M姬淡笑着说,“孝舆做得不错,他把那些招揽的土匪都打散分开了。若是这样,土匪还敢闹事儿——”

    说到这里,姜芃姬唇角蓦地勾出一抹嗜血的笑容。

    “直接杀了就成了?!?br />
    不能创造价值、不能贡献劳动力,反而还给她拖后腿的,不早早处置了,留着干嘛?

    “你能这么想,为父也放心了?!?br />
    柳佘轻叹一声,一颗悬起来的心也缓慢落下。他什么都不怕,怕就怕这个孩子太心慈手软,亦或者说是太过自傲、太过自负,以至于大事做得好,反而在小事上面栽跟头。

    “父亲放心,这些事情我自有分寸?!?br />
    柳佘点点头,旋即又迟疑地望着她。

    “既然如此,那么你这些天还要出门?”

    柳佘是暗示性问她,是不是还要找土匪寨子的晦气,姜芃姬瞬间就明悟过来。

    “不,先把之前收缴的消化吸收了。兵贵在精不在多,部曲过于臃肿,整体实力不升反降,得不偿失?!彼蛩阆热媚切┩练饲恐菩匝盗啡迦?,看看成果,挨个进行筛选。

    可用的留下来,稍微差一些的直接发卖去牙行或者让他们去种田。

    反正她这里不养闲人。

    见柳佘还未走,她问道,“父亲还有其他吩咐?”

    对方垂下眼帘,低声询问,“你……什么时候杀的孟悢?”

    柳佘知道自家闺女要做的事情一定会做到,但他没想到对方说杀孟悢就杀孟悢。

    要不是他心血来潮想起孟悢这个倒霉孩子,估摸着还以为对方还活着。

    姜芃姬笑了笑,道,“孟教头来我这里有多久了,孟悢那小子就命丧黄泉几天了?!?br />
    柳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