箭矢为令,一条条黑色的人影纷纷从匪寨门口潜入进去,藏在阴影之中,宛若鬼魅。

    弄琴始终冷着脸,双眸黑沉沉的,阴冷得吓人。

    大概是因为,这不是第一次杀人,所以她下手格外冷静,脑海中充斥着的信息不是害怕或者恐惧,更加不是犹豫,而是自家郎君传授她杀人技巧时候的声音。

    她的脑子前所未有的清醒,每送一个人去往极乐世界,她就越发冷静一分。

    此时此刻,她才明白郎君为何说有些感觉是语言无法传递的,唯有亲身实践才能领悟。

    她的双手稳定地可怕,但胸腔却燃烧着一股炽热的冲动,仿佛能传遍四肢,焚烧所有理智。

    她已经不是那个任由家丁欺凌的低贱婢女。

    正相反,这双手如今已经可以掌握旁人的性命!

    咔嚓——

    骨裂声在静寂的夜中响起,她随手将没了生气的土匪丢到一旁,连多余的眼神都懒得施舍。

    视线望向自己手底下的几个伍员,弄琴勾了勾唇,做了几个手势,比划命令。

    在这种情况下经,语言交流会暴露自身的位置,令敌人警觉。

    碍于这个时代的科技水平,姜芃姬也不可能折腾什么划时代的通讯设备,干脆将军校学到的简易手语指令搬了出来,并且强行要求每一个部曲成员都要记住每一个手势命令。

    那些伍员,其中有人调笑过弄琴,如今被她吓得双腿发软,再也不敢冒出小觑的心思。

    这哪里是母大虫,简直是女罗刹!

    也没见她怎么动,只是双手迅速揽敌人脖子,就那么一眨眼的功夫,那脖子就被扭断了!

    看到这一幕的伍员不由得暗暗摸了摸自己的脖子,脊背发寒。

    脖子都是一样的,可看着弄琴的动作,总感觉……这些匪徒的脖子是纸糊的。

    人家稍稍一扭,咯嘣一声,脖子就断了。

    “他娘的……嗝——那个小娘子真是细品嫩肉,只可惜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轮得到咱们兄弟。老大他们几个也真是不知道收敛,都已经玩死几个了。每次都只能看着他们吃肉,咱们连个汤渣子都喝不上……”一个土匪松了松裤腰带,掏出东西对着草丛一撒。

    他说话的时候,满口的酒气,粗大的鼻尖通红一片,双眼微眯,带着几分迷蒙。

    同伙笑着嘿了一声,“人家是老大,不吃肉,难道让你吃?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

    “去去去!俺啥时候这么说了?”之前的土匪将存货释放出来,憋得难受的肚子终于舒服了些,匆匆一抖,打算将裤腰带扎上,“这鸟不拉屎的地方,也没个娘们儿解闷,不是憋得慌么……老大他们次次耍得开心,那声音,村头耍起来,村尾都能听到?;共恍戆潮г沽恕?br />
    同伙嘲笑他,“嗨,直接说自己想娘们儿了不就成了?!?br />
    “那个土匪啐了一口唾沫,呸,老子想,你小子敢说自己不想?”

    两人身上有巡夜任务,也不敢偷跑出来耽误太久,扎好裤腰带,准备赶回去。

    “等等!”

    正要走,土匪却被同伙拦住了,他没好气道,“想娘们去找母的,别拉老子手?!?br />
    “滚!说正经的,你看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一听这话,两人对视一眼,心中都有些忐忑不安,生怕草丛里头藏了什么毒蛇或者精怪。

    一想到他们刚才做的事情,内心越发鼓跳如雷,双手双脚都开始变凉了。

    “好像是个人……你去看看!”

    是一个人?

    土匪还没反应过来,同伴就在他背后推了一把,他整个人失了平衡扎进草丛,沾了一脸带着骚气的浑浊液体,熏死个人,与此同时,他的双手还摸到一个带着诡异凉意的柔软物体。

    “鬼??!”

    那个土匪被吓得都忘了自己所处的地方,猛地从地上弹了起来,吓得向反方向连滚带爬。

    另一个同伙也被吓了一跳,手抖一下,直接把手中的打火石丢了出去。

    “鬼吼鬼叫什么!”

    正当两人被吓破了胆子,打算一块儿逃跑的时候,他们的当家寻声找了过来。

    “有鬼啊,当家的!那里!冰凉凉的鬼!”

    前头那个土匪被吓得魂飞胆裂,沾了液体的脸上布满了惊恐,指着那块草丛手抖。

    “什么鬼!”那当家听后,心中惴惴,但也不想因此失了土匪头子的面子,当下定了定神,嘴上嘴硬地道,“老子倒要看看,是什么东西在装神弄鬼。两个废物,这样就被下破胆子?!?br />
    壮着胆子上前一步,踢了一下草丛,果然踢到一个重物,当即把当家也吓到了。

    不过也因为这样,那个重物翻了个身,露出一张淌满血的,睁着大眼睛的脸,在苍凉月色下,显得尤为可怖!这人……这人竟然死不瞑目,脖子呈现诡异的扭曲状!

    他们先是被这个样吓了一跳,旋即又迅速反应过来,这人……不是看门的二狗子么?

    “屁!什么鬼!有人袭寨!”

    那个当家很快就反应过来,气得青筋直爆,双目如铃。

    袭寨?

    这个时候?

    另外两个土匪也反应过来,只是他们都被吓得四肢酸软,一时间竟然连站都站不起来。

    “废物!”

    当家土匪怒骂一句,转身边跑边粗着嗓子喊,“都醒醒,有人袭——”

    咻——

    一声轻微的破空之声响起。

    一支箭矢从黑夜中划过一道银亮的光,从那个当家脖子一侧穿过,然后从另一侧穿出。

    “呵,漏网之鱼?!?br />
    清冷如水的声音自上方传来,姜芃姬站在附近的房顶,手中的弩刚刚落下。

    两个被吓傻的土匪喽啰眼睁睁看着土匪头子的脖子绽开绚丽的血花,浓郁的血腥味蔓延开来,然后砰得一声,轰然倒地,快得他们反应不过来。

    听到那个声音,两人脖子僵硬地扭过去。

    来人映照在月色之下,手中持着一把造型古怪的弩。

    对方的眉眼似乎染上了寒霜,冷得吓人。

    “把这两人也抓回去?!苯M姬扫了一眼两个吓呆的土匪,对着赶来部曲道,“再搜查一下,这座寨子有没有漏网之鱼。要是乖顺,先留着一命。要是反抗,直接杀了?!?br />
    接下来,该是愉快的分赃时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