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象?整个天空的星星有什么好看的……那么,你又看出了什么?”

    星象占卜什么的,在她看来,这些都是无稽之谈。

    跟一个曾经征战星际,几个星球乱窜的人谈神仙精怪,这不是逗呢么?

    徐轲不知道姜芃姬的想法,诚实道,“轲不善星象之术,只能看出紫微星有异?!?br />
    他又不像其他世家子一样,拥有大把的教育资源,他连能读的书都少,更别说请名师教导。

    可以说,待在柳府的一个多月,他阅览过的书籍比以前还要多了几十倍,上百倍!

    世家的底蕴积累,又哪里是寒门学子能相比的?

    如今的徐轲甚至算不上寒门学子,顶多只能算是一个背负罪名、身处贱籍的贱民。

    “紫微星有异?这个怎么说?”

    姜芃姬抬头看了看满星空的星星,大半天看不出什么门道。

    徐轲抱着双膝,抬手指着天边那颗十分明亮的星辰,道,“郎君,你看,那便是紫微星。颜色忽明忽暗,周围有一颗异心闪烁,乃为灾星。这意味着紫微帝星身边潜伏着一个隐患?!?br />
    姜芃姬嗤笑,道,“不过是几颗恒星罢了,什么对应天命人寿,无稽之谈?!?br />
    徐轲怔了一下,这话怎么不按照套路来?

    他错愕略一偏首,却见郎君正抱膝坐在自己身旁。

    她的侧颜因为夜色显得有些模糊,唯独眸子里的亮光,在黑夜中显得尤为明亮。

    姜芃姬用温和的声线道,“星象么,在我来看没什么根据。那些闪闪发光的都是天体,或者说距离我们十分遥远的太阳,看似遥不可及,未来却又难说……你说紫微星意味着帝王,可如今天下分为五国,共有五位帝王,孝舆,你说你口中的紫微星,到底代表他们哪一个人?”

    徐轲被她这个问题问住了,他冥思半响,“轲不知郎君为何如此想,但星象之说未必是无稽之谈。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至于紫微星……在轲看来自然只有一人,其余皆为假帝!”

    姜芃姬听得很认真,认真到徐轲以为她被自己说服了。

    却不想,她倏地噗嗤一笑,表情忍笑得有些痛苦。

    “孝舆,我头一回发现,你有些可爱?!?br />
    姜芃姬笑了良久,闹得徐轲都要羞恼了。

    他暗暗咬牙,压制自己的脾气,问,“郎君这是……又要戏耍轲?”

    “不、不……从没这个意思?!?br />
    姜芃姬口中说着这话,但依旧带着笑意,没啥说服力。

    等她笑够了,又道,“帝王,从来不是一颗星星可以决定的,命运也是!”

    她相信了尘老和尚能看出帝王紫气,却不相信这些紫气能证明什么。

    连了尘和尚自己不也说了,紫气并不能保证她未来一定荣登九五。

    说到底,这些东西都是虚的。

    过了一会儿,姜芃姬道,“孝舆,穷人家读书很难么?”

    徐轲哭笑不得地道,“郎君问这个问题,岂不是明知故问?”

    姜芃姬却说,“也许,再过十几年乃至二三十年,谁都能读得起,那不是小部分人的特权?!?br />
    他没想到她要说的是这个,一时间险些没反应过来。

    有些向往地道,“若是如此,那绝对是人人向往的太平盛世?!?br />
    【老司机联萌】:早有预感了,主播这个直播间会播放很久,也许是一辈子。我是个没有毅力的人,也许追个一两月就放弃了,现在我却觉得自己会一直坚持下去,也许会是一辈子。不为别的,单单为了主播刚才那句“谁都能读得起”,我也想看到这样的太平盛世。

    【派大星】:这再一次证明了,这个直播间很有正能量,尽管主播是个没三观节操的。

    【食堂打饭阿姨】:@老司机联萌,刁民,这是本宝宝要对主播的告白!

    【农夫山泉有点悬】:喂!妖妖零么?这有一群刁民想要和本宫争宠,赏他们一人一丈红!

    “会有的,什么都会有的?!苯M姬看了看天色,推算时间,“不过么,路要一步一步走,走得太大容易扯到蛋,一口饭也吃不成胖子。完成这种豪情壮志的大梦之前,先干掉匪寨?!?br />
    徐轲懵逼脸:“……”

    【老司机联萌】:日常心疼一把徐轲少年。

    【妖妖灵蜀黍】:心疼+1,总感觉主播喜欢将徐轲少年说得热血沸腾,或者即将热泪盈眶的时候,突然冒出一句煞风景、破坏气氛的话。简直了,正常人也会被弄出尴尬癌的。

    【桃大鸟】:我相信,这是主播对徐轲少年爱的恶趣味。

    是不是爱不知道,但的确是恶趣味没跑了。

    “喏,披着,别着凉了?!?br />
    姜芃姬随手将侍女给自己准备的御寒披风丢给徐轲,让他披上。

    如今的天气已经回暖不少,不少人已经穿上了春衫,衣料都偏薄,徐轲自然也不例外。

    不过他还是低估了深山老林的温度,空气中还蔓延着湿气,竟然也有些寒冷彻骨。

    捧着那件披风,徐轲犹豫良久才给自己披上,这件披风的内衬是以兔毛缝制的,不厚,但十分暖,一下子就将他和外头的湿寒冷气隔开了,大腿双臂也不用冷得暗暗打哆嗦。

    “郎君不怕冷?”徐轲问。

    姜芃姬笑着道,“就这么点儿温度,冷什么?我又不是娇气畏寒的小男生?!?br />
    徐轲低头看看裹得严严实实的自己,再看看一身利落劲装的郎君,可疑地沉默了。

    “不谈了,时间已到?!?br />
    她话音刚落,孟浑已经暗中指挥一伍部曲藏在阴影中,俯身向寨口接近。

    这一伍的伍长便是弄琴。

    姜芃姬一手持弩,一手开弦,露出些许雪白皓腕,在冰冷月色下显得尤为剔透细嫩。

    只见她轻松搭上箭矢,瞄准远处近三百米远的望风塔。

    咻——

    箭矢激射而出,轻微的破空之声响起,她镇定自若地搭上第二支箭矢,同样利落。

    一前一后,时间差距不过一秒。

    两个望风塔的小喽啰俱是一箭穿心而亡,半个身子搭在横杠上,鲜血淙淙直流。

    同一时刻,弄琴所领那一伍也同时动手。

    两息之后,弄琴脚边躺着三俱余温尚在的尸体。

    她对着伍员腼腆一笑。

    她也不想杀人,只是练得就是暗杀术,一时顺手就把人的脖子给扭断了。

    伍员:“……”(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