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轲无奈地道,“郎君说的都对,然而这依旧不能抹去您以身犯险的事实。您没有受伤,不意味着您做的事情就没有危险。轲只希望郎君以后行事,一定要三思谨慎,切不可鲁莽?!?br />
    他不说多了解姜芃姬,但也知道自家郎君脾性十分任性,一昧劝阻根本不管用。

    可现在不追究,等事情过去再想追究?

    呵呵呵,他不用想也知道会是什么结果。

    “我知道!我知道!以后做什么事情,一定会考虑再三,这样总行了吧?”

    姜芃姬双指对天,满口应下,只要徐轲现在不念叨她就行了,以后的事情以后再说。

    她这个脾性就属于典型的积极认错,死不悔改。

    “现在,我们先谈论一下部署……”

    姜芃姬干咳一声,连忙转移话题,免得徐轲又抓着不放,她对这种老妈子类型的人最没辙。

    徐轲暗中轻叹一声,终究是拿姜芃姬没办法。

    谈及正事,徐轲也换上严肃正经的表情,他仔细看了一番匪寨的结构布置,得出一个结论。

    “匪寨布置杂乱无章,由此可见,这不过是一群乌合之众聚集起来的小寨子……”

    事实上,河间郡附近深山的匪寨多半都是这样无组织无纪律的,凭着一股蛮力和人数优势,到处烧杀抢掠,普通百姓手无寸铁,又不像他们一样把脑袋别在裤腰带上,自然敌不过他们。

    尽管姜芃姬这支小型部曲才训练一个月,但里面有孟浑带来的老兵,众人又经过初步的系统训练,在组织纪律方面远胜这些土匪,哪怕没有见过血,但合作默契和效率比土匪高。

    姜芃姬说,“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才先挑这个寨子下手,先给这些狼崽子见见血,免得以后砍人脑袋,手还打哆嗦。孝舆,你别看河间郡这个地方不大,但也是藏龙卧虎的地方?!?br />
    徐轲将多余的心思全部集中在部署上面,听姜芃姬这番话,明显是有另一层含义。

    “郎君这话的意思是……”

    “柿子要挑软的捏,剿匪也要从小喽啰开始。先拿这些人练手,部曲才能快速成长起来?!苯M姬道,这就跟打怪升级一个道理,“我搜索过附近的匪寨,发现不下百余个窝点,人数约莫近万。这么一股庞大的隐患,你以为河间郡守为何不出兵铲除?不是不想,而是做不到?!?br />
    孟浑认真听着,惊愕道,“百余座匪寨?近万匪寇……”

    这么大的隐患,河间郡守竟然任由他们发展壮大?

    简直不可思议。

    姜芃姬指着第一幅粗布说道,“你们看这些山峰,陡峭险峻,山高林深,这是匪寇最大的护身符。一般人别说探查清楚地势,摸清匪寨的具体方位,能不迷路就不错了。河间郡拿这些土匪没办法,地势是一个问题,另外一个问题便是这些匪寨之间互通有无,消息密切?!?br />
    以前河间也曾出兵去剿匪,只是等兵卒赶到的时候,人家匪寨早就人去楼空。

    不仅如此,这些匪徒还仗着对地势的了解,伏击兵卒,使得那几次剿匪损失惨重。

    “竟然如此嚣张?”徐轲仔细看了看粗布上面绘画的简易图,道,“若是如此,这次行动,定然不能让一个匪徒逃走,要么尽数斩杀,要么俘虏抓获。若有一人逃走,以后可就难办了?!?br />
    姜芃姬的目标自然不是狙杀一个匪寨就行了,她是打算将所有匪寨都清理一遍。

    要是不小心放走了一个小喽啰,到时候惊动其他匪寨,引起匪徒警觉,再想动手可就难了。

    “的确是这样,所以说,哪怕是一座不成气候的匪寨,也不能掉以轻心?!苯M姬严肃地道,“要是可以招降,我们可以酌情吸纳一部分,宁缺毋滥。要是他们死不悔改,或者有大奸大恶的前科,这种人渣,尽数杀了就好。招降了也没用,留着只会败坏风气?!?br />
    当姜芃姬说出那句“尽数杀了就好”的时候,孟浑和徐轲都感觉到一股无形的杀意。

    徐轲早已经知道姜芃姬扩展部曲的法子,对她这个举动,虽然有些蹙眉头,却也没有反对。

    倒是孟浑,心中豪气顿生。

    孟浑抱拳,开口称赞,“郎君胸襟令人钦佩?!?br />
    按照时下人们的想法,这些土匪没抓到还好,要是抓到了还不斩杀了,留着养虎为患么?

    姜芃姬却愿意给个改过自新的机会,尽管是有选择性地招降,但在孟浑看来,这就是仁慈。

    直播间的观众深深感觉,他们的三观和主播以及主播的两个下属,完全在两个频道。

    【陌上花开缓缓归】:我觉得,孟浑总教头和徐轲账房貌似都误会主播了。主播这哪里是仁慈?人家分明是没有钱,但是又想要人,所以才去找土匪的晦气吧?这些土匪也是可怜,人在家中坐,祸从天上来,等会儿不仅有性命之忧,估计这辈子还得为主播卖命。

    【老司机联萌】:卖命不可怕,可怕在于卖命的同时还得对主播感激涕零。

    【原来我辣么萌】:哈哈哈,楼上两位稳!

    【穆语清风】:呵呵,这算啥?等会儿剿灭匪寨,估计搜出来的东西也是主播的了。讲真,人家土匪活着也不容易,辛辛苦苦打家劫舍攒下来的家当,一回头被人家黄雀给叼走了。

    姜芃姬瞄了一眼直播间的弹幕,然后深色平淡地继续谈论部署。

    说是讨论,其实也就是徐轲讲,孟浑补充,她旁听。

    这次剿匪行动,不仅仅是部曲的磨刀石,也是锻炼徐轲以及孟浑。

    后者毕竟是孟氏以前的都尉,手上带过兵,打过仗,也剿过土匪,算是有经验的老司机。

    与之相较,徐轲就是什么都没经历过的菜鸟,哪怕他天赋好,但没有经验也是纸上空谈。

    “……按照郎君给出的图纸,这座匪寨容易潜逃的缺口是这三处,轲以为可以派遣三名部曲分别守在附近。一旦有人逃出,直接以弓弩狙杀,便是这里、这里以及这一处。寨口有六名匪徒放风,若是突袭,定然要以最快的速度解决这几人,不引起匪寨其他匪寇的警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