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浑巡视一圈,所有人员已经待命,他这才满意,准备反身回复姜芃姬。

    “正所谓君子不立于危墙之下,郎君怎可以身犯险?”

    对于自家这位任性无比的郎君,徐轲一日比一日没脾气,自己根本执拗不过对方。

    姜芃姬一身深色裋褐,装饰从简,看上去像是一个精干历练的打手而不是世家贵子。

    她随地而坐,似笑非笑地看着徐轲,“孝舆越发有管家婆的风范了,你也知道,我的身手并不弱,要不是为了锻炼这些没见过血的小崽子,一座匪寨的土匪我都能独自干掉?!?br />
    她说得豪情万丈,徐轲却听得脑仁儿都大了,不得不苦口婆心劝导。

    “郎君武艺非凡,轲钦佩至极,然而这并不意味着您就要亲自上阵,您只需坐镇后防,指挥调度便好。正所谓千金之子坐不垂堂,百金之子不骑衡,圣主不乘危而徼幸……”

    乱拳还能打死老师傅呢,刀剑无眼,要是郎君被到那些亡命徒误伤了怎么办?

    姜芃姬笑眯眯地道,“不用跟我掉书袋,道理我都懂,然而就是不想这么做?!?br />
    此话一出,徐轲已然露出生无可恋的眼神,直播间的观众看了,又是一阵哈哈哈。

    心疼徐轲,真的!

    【素绕缠生】:哈哈,手快截图徐轲少年的表情,感觉可以配上一句话——好气哦,我能怎么办,我也很无奈。讲真,像主播这样难伺候的上司,估摸着徐轲少年想跳槽的心都有了。

    【公孙似芸】:跳不了,徐轲少年的卖身契还捏在万恶主播手里,一辈子都得给主播压榨。

    【大叔小兵】:卖身契?啧啧啧,万恶的旧地主!我精神支持徐轲少年雄起反抗。

    【派大星】:精神支持有啥用,直接打赏走一波,说不定主播心情好就不恶趣味了。

    仿佛要响应【派大星】的话,系统后台响起一连串的打赏提示,打赏多得像是要刷屏屠版。

    【老司机联萌】:啧啧,这话我怎么那么不爱听呢?表示我追这个直播间也有一个多月了,还没见过主播开口要打赏,或者套路观众要打赏。你这么说,显得主播多么心机似的。

    【派大星】:我也没有说主播心机的意思,只是随口那么一提……

    姜芃姬从没开口要过打赏,也不玩什么诓人的套路,观众喜欢打赏就打赏,不喜欢打赏就默默看直播,即使如此,打赏数额依旧随着直播时间的变长,慢慢也呈现可怕的上涨趋势。

    面对潮水一般涌来的打赏,系统已经开心得找不到北。

    姜芃姬入账的打赏越多,它能分到的人气积分也越多,毕竟系统和主播是五五分成的。

    可惜的是,姜芃姬根本不采纳它定制的几个套路,要是采纳了,打赏能比现在还多几十倍!

    内心一边可惜,一边看着源源不断的打赏流口水。

    姜芃姬在内心跟系统说,“可以开启半互动直播模式了,题目就挂上定好的那个?!?br />
    她刚说完,系统已经勤勤恳恳地照做。

    下一秒,所有观众都看到一直播间缀着一个副标题——深山剿匪记(一)。

    这便是这次半互动直播模式任务的主题,剿匪!

    孟浑没有辜负她的期许,部曲在他的统领下,所有训练都上了正轨。

    原本生涩散漫的部曲隐隐有了几分雏形,众人的身体素质在一月苦修之下,都有不同幅度的提升,这些人比正规军差很多很多,但和匪寨的乌合之众相比,绝对强了不止一筹。

    “郎君岂可如此任性……”

    徐轲已经不记得,这是自己第几次因为姜芃姬而叹息了。

    “反正也不是第一次了,习惯就好。我惜命着呢,寻常人伤不了我?!苯M姬对着他露出笑颜,安抚道,“孝舆也该对我有些信心才是。假如这些乌合之众都值得我缩头缩尾,窝在众人身后寻求庇佑,以后怎么成得了大事?从今之后的阵仗,只会比现在大……”

    不过是小打小闹而已,徐轲就这么碎碎念,以后还得了?

    徐轲纵然有一肚子的说辞,面对姜芃姬,也像是泄了气的皮球,无言以对了。

    此时,高大魁梧的孟浑走了进来,对着姜芃姬道,“郎君,一切已经准备妥当?!?br />
    “嗯,我知道了?!彼低?,姜芃姬从袖中取出两卷粗布,摊开。

    两张粗布之中,较大的那块形状不规则,上面有炭块绘制的地理图,这是河间郡附近的山峰溪流,除此之外,上面标注着很多意义不同的符号,密密麻麻,看得人眼睛都花。

    “这个地方,便是我们接下来要针对的目标。我偷偷过去查探过,大致画了一幅图?!?br />
    说完,姜芃姬摊开另一卷粗布,上面是一个匪寨以及各个关卡人员的分布图!

    姜芃姬昨日才通知要带人去剿匪,时间十分紧迫,光是收拾东西,准备干粮就要耗费不少时间,孟浑原本还担心自家郎君乱来,想要私底下跟她好好交流,却不想她已经有周全准备。

    孟浑一双虎目死死盯着那张匪寨详细图,看得如痴如醉,脑海中模拟行动战术。

    唯独徐轲,他的关注点不一样。

    他脸色一黑,问道,“郎君说……这是您自己探查出来的图?”

    一旁的孟浑抚掌道,“这般绘图方式,的确十分清晰明确,若是用以斥候先锋……”

    徐轲冷硬打断他的话,“这不是重点,重点是——郎君何时独身一人,进深山摸匪寨底细?”

    这比她等会儿亲自出马剿匪更加危险好么?

    孟浑一怔,可算明白徐轲脸色为何这么差了。

    粗布上的图是姜芃姬自己画的,这意味着什么?

    这意味着她曾独身一人跑到深山,摸清一个又一个匪寨的据点!

    面对孟浑和徐轲两人不赞同的眼神,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

    她可不是一个人,不是还有直播间一万老司机观众么?

    再者说了,这种先锋探底的工作,她以前做了不知道多少次。

    探底匪寨,又不一定要深入其中,她有自己的办法获取情报。

    姜芃姬生硬地转移话题,“这些事情,等剿灭匪寨之后再说。孝舆,你看我现在不是好好的么,事情也没你们想得那么危险……”(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