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人踉跄着下了马,下盘不稳,险些绊倒在地上,那模样显得极为狼狈。

    他伸出舌头舔了舔下唇,稍稍缓解唇瓣干裂的刺痛,布满血丝的双目瞪得大大的,直挺挺地跪在地上,一边暗暗缓解呼吸节奏,一边暗暗回想之前已经准备好的说辞。

    良久之后,一阵悉悉索索的脚步声由远及近传来,那人连忙暗中掐了一下自己的大腿肉,以疼痛驱散昏沉的意识,胸腔鼓跳如雷,那般强劲有力的心跳声在耳边显得极为清晰。

    他垂着头,余光瞥见一抹青棕色从身旁掠过,径直去往上座坐下,空中残留些许醇厚清香。

    哪怕孟郡乱象频生,作为孟氏族长、孟郡郡守的孟湛,生活依旧精致而讲究。

    过了半响,上首的男人开口问他,“二郎君已经抵达上京了?”

    那声音带着这个年龄特有的沉稳,语调优雅婉转,又有几分别样的雅致,似乎在吟诗一般。

    这种说话语调是这两年时兴的,算是高门士族间流行的风尚,许多人刻意追求,附庸风雅。

    有些人学了,显得矫揉造作,仿佛哑了嗓子的公鸭,不知道的人还以为那人嗓子有毛病。

    有些人却有得天独厚的嗓子,这般说话语调像是为其量身打造,一开口便有几分风雅韵味。

    孟湛便属于后者,不少沧州士族贵妇暗中赞他风雅绝伦,一开口就能吸走别人三魂七魄。

    跪在下面的扈从脸色一暗,猛地以头磕地,撞击声音沉闷有力,连地面都为之一颤。

    扈从闻言,血色褪去,脸色苍白如纸,他以额头磕着地,手指仍在暗暗颤抖。

    他的手心迅速分泌汗液,很快就变得湿乎乎的,显出他内心的忐忑不安。

    “小的无能,未能完成老爷所托……二郎君、二郎君他被、被……被孟浑那个叛徒抓了?!?br />
    孟湛眸色一凌,将手中捏着的茶碗掷了出去,正中扈从的额头,热茶泼了对方一脸。

    “二郎君被孟浑抓走了?”他微微睁开修长的桃花眼,略翘的眼尾染上凶色,语气阴仄地问道,“派你们一队人过去,竟然连二郎君的安全都护不住,孟府要你们这些废物有何用!”

    在普通百姓乃至河间郡守面前还能嚣张跋扈的扈从头领,此时却连句辩解的话都不敢说。

    作为孟湛的扈从,他太了解怎么做才是正确的,辩驳只会让对方越发暴怒,甚至杀了他。

    额头破了口子,鲜血直流,茶渍混杂着血水淌满整张脸经,他也不敢抬手抹一下。

    等了半响,孟湛的火气已经稍稍降温了,扈从手另这才战战兢兢道,“请老爷息怒,这事情,并非小的不尽兴?;ざ删?,而是事出有因,孟浑那一伙贼子又忒狡猾阴险……”

    孟湛懒得听对方推脱说辞,直接道,“那个白眼狼抓了悢儿,到底想要什么?”

    他怎么说也是孟氏的族长,稳坐孟郡郡守的人,这点儿简单的东西还是看得出来的。

    若是孟悢已经死了,眼前这个贪生怕死的贱仆根本不敢回孟郡,早就逃之夭夭了。

    “老爷英明,那个乱臣贼子的确想以二郎君为人质勒索钱财米粮。小的唯恐那个贼人待二郎君不尽心,所以快马加鞭,累死十余匹快马,这才紧赶慢赶回来,向老爷禀报消息?!?br />
    说着,他从怀中掏出一份被绢布包裹的物体,双手恭敬高举头顶,“请老爷明察?!?br />
    孟湛对身旁侍女使了个眼色,那个绢布包裹被呈了上来。

    他打开一瞧,里面装着两份书简。

    一份是自家悢儿写的,语气颇为得意,言辞之中对孟浑这次举动充满鄙视。

    另一份则是陌生笔迹,简单扼要叙述他们可以不杀孟悢,但必须满足他们的要求。

    “呵呵……悢儿只说给五百石,这封书简却改成了两千石……贱民出身,眼皮子浅薄?!?br />
    孟湛随手将书信丢在一旁,眼底是不加掩饰的鄙夷和轻贱。

    扈从头领咽了一口口水,道,“老爷,这粮食……难道真的要给他?”

    孟湛悠然道,似醉非醉的桃花眼染上高傲之色,“给,为何不给?”

    扈从头领露出错愕之情。

    “区区两千石罢了,也只有这般寒酸贱民出身的人,才会如此看重?!泵险苦土艘簧?,冷冷道,“遵我命令,去粮库调动三千石,派遣专人粮队送去,一切以二郎君安危为准……只要他接了粮,恩怨一笔勾销!且当是我这东家,给他的最后的散伙费……”

    扈从头领懵逼了,三千石粮食?

    都给孟浑?

    孟浑狮子大开口,也只是要了两千石啊。

    孟湛见他迷茫不懂,内心哂笑,也懒得解释。

    孟浑为何反叛孟氏?

    为何要火烧都尉府?

    为何要千里追杀孟悢?

    还不是打着为妻女报仇的名义?

    如今,区区两千石就能让孟浑放弃杀孟悢,这意味着什么?

    意味着,他妻女的清白乃至性命,不过是两千石粮食就能买断的,就这个价位了。

    既然如此,他这个老东家就再大方一点儿!

    人家孟浑贱卖妻女,他好心多给一千石。

    看似大方的举动,实则暗藏鄙薄和羞辱。

    三千石粮食,对于孟氏来说连九牛一毛都算不上。

    孟浑真敢接下这批粮食,等孟悢安全了,孟氏就敢把这事情传扬出去。

    自此之后,为妻女报仇的血性汉子,不过是欺世盗名之辈,一些粮食就能把她们都给卖了。

    后院的夫人听说孟悢被抓,起初还十分担心惊恐,不过很快又心安起来。

    她优雅地捻着块糕点,口中鄙夷道,“贱民出身便是这般,没点儿骨气,为了一口粮,什么都干得出来,这也算得上卖妻鬻女了。早知今日,何必当初?没了妻女,再娶再生便是。闹得这么大,失了都尉的地位身份,还害得吾儿吃苦受罪,害得夫君为孟郡殚精竭虑……”

    孟浑的妻女,不过也是贱民出身,如何能与血统高贵的悢儿相比?

    她还没怪那对母女污了悢儿名声呢。

    “啊切——”

    孟浑打了个喷嚏,抬手捏了捏有些发痒的鼻头,惹来周围俩部曲的凝视。

    “咳咳,你们埋好……”孟浑有些不自然地道,“我去别的地方看看布置得怎么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