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211:剿匪,或杀,或俘(一)【上月,月票1250+】

211:剿匪,或杀,或俘(一)【上月,月票1250+】



    弄琴眼神坚定地看着姜芃姬,双膝直挺挺地跪下,肩头伤口还在渗血,黏住了衣裳。

    “求郎君教奴!”

    姜芃姬似笑非笑地看着弄琴,将她看得全身都不自然。

    良久,她道,“你觉得我能有什么好教你的?”

    弄琴一怔,并不理解她的意思,

    姜芃姬道,“你会苦练,知道努力,还有一颗不服输的心,拥有这些便已足够。我能教你的,只是告诉你如何最大限度发挥自己的优势,如何让身体变得强健,其他的还要靠你自己?!?br />
    女性生理结构的确很吃亏,但这并不意味着女性便是弱者。

    在姜芃姬那个世界,联邦军力大致分为十四支军团,军团长便是最高指令长官,直接受命于总元帅。各个军团都有不同的责任,例如姜芃姬领导的第七军团就属于第一阶梯作战军团。

    可以说,除了总元帅之外,军团长便是权力巅峰的风云人物。

    姜芃姬那一届,女性军团长有八位,男性六位。

    联邦强者为尊,不讲性别。

    谁能说那几位军团长是女性,所以就比其他六位男性军团长弱?

    事实上,姜芃姬个人战斗力在军团长中的排名,完全可以挤进前三。

    生理构造并非绝对,端看有没有那份变强的心思。

    “如果别人的力气比你大,那你就学会如何出手更快。如果别人的速度比你快,那你就学会如何一击致人死地。如果别人身体素质都比你好,那你就学学兵法,如何领兵作战。你的眼睛,永远不要着眼于自己的短处,你也不需要将自己的短处和旁人长处相比,那没有必要?!?br />
    姜芃姬每说一句,弄琴的心脏便控制不住地砰砰乱跳,仿佛有什么东西即将破茧而出。

    她说,“起来吧,你来找我教你,我总该教点儿什么?!?br />
    弄琴爬起来,膝盖部位灰扑扑一片。

    “我每天都会来农庄待一会儿,能学到什么,全看你自己?!苯M姬抬手捏了**琴的四肢,神情认真地道,“肌肉骨骼的状态可以,还有可塑的余地。训练之后,有按摩么?”

    姜芃姬给的那张按摩单子并不简单,本身就是给军校学生训练准备的,可以最大限度发挥训练效果,刺激肌肉神经活性,减少前一天训练遗留的后遗症,达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日积月累之后,年纪稍微小一些的,还能让身体进行再次发育,有效提高身体素质。

    弄琴脸色一红,低声道,“有,总教头见奴训练苦不堪言,特地让庄子的婶娘学了帮奴?!?br />
    虽然那种全身性按摩很羞人,不过效果的确很显著。

    肌肉酸酸胀胀,感觉像是泡了热水澡。

    她以为第二天会累得爬不起来,却不想饱饱睡了一觉,四肢只是有些轻微的酸胀。

    这种程度的疲倦,根本不影响训练。

    姜芃姬轻笑,赞了一句,“孟浑倒是细心,你先下去处理一下肩上的伤口,敷点药?!?br />
    弄琴恭敬道了一声喏。

    “再过半个月,似乎是伍长选拔了吧?”

    姜芃姬看了看自己之前定下的章程,的确是一月选拔一次伍长。

    孟浑道,“回禀郎君,是的?!?br />
    “弄琴也参加,通知下去,谁输给她,部曲换洗下来的衣裳就由谁去浆洗?!?br />
    孟浑怔怔地张了张口,问道,“弄琴娘子虽然努力,但是想要赢的话……”

    光是体型,她就十分吃亏了。

    姜芃姬意味深长地道,“未必不能赢?!?br />
    没有人比她更加清楚,如何在最短时间内击杀一个人。

    哪怕身处劣势亦可以取敌方性命!

    既然教弄琴,又怎么可以不教点干货?

    孟浑脊背发寒,下意识觉得有些不对劲,却又说不出个所以然。

    沧州乃东庆六州二十一郡之一,北面商路通达,与北疆有比较密集的联系,两地商品互通有无,吸引了不少商贾前去做生意,从而促进当地经济繁荣,使得沧州成为东庆大州。

    不过,这种繁华景象已经一去不返,如今的沧州到处弥漫着萧条颓废气息,不时有流寇抢掠来往商贾,原本热闹繁华的商路已经不见往日旧景,几个衣衫褴褛的百姓颓坐在路边。

    偶尔,还能看到一排排身穿孟家军服饰的兵卒提着枪巡逻,他们面色凝重地盘查行色匆匆的可疑行人,暗中克扣财物,趁机欺凌百姓,扣押走商商贾的货物,趁机敲诈勒索。

    进出沧州,特别是孟郡一带的各个关卡更有重兵把守,因为匪寇杀掠抢夺,不得不背井离乡的百姓滞留在城门口,三三两两,衣衫破烂陈旧,面黄肌瘦,形销骨立,双眸只剩麻木。

    “这些该死的……畜生!”

    避开那些兵卒,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乞丐掩面啜泣,怀中抱着一个瘦得不成模样的孩童。

    仔细一瞧,孩童面色青白,脸上有好几块斑驳淤痕,双目紧闭,呼吸已然停止。

    小乞儿是老乞丐捡来的,从牙牙学语拉扯到如今十二岁,本以为后半生有个依靠,不曾想孙儿腹中饥饿,偷偷出去乞讨,不慎弄脏一个孟家军士卒的鞋面,然后就被对方活生生打死。

    这哪里是保卫东庆,保卫百姓的守护神?

    分明是一群披着人皮的豺狼虎豹,地狱出来的恶鬼!

    “骂什么呢,老畜生!”

    有个耳尖的士卒听到些许声音,骂骂咧咧作势上前。

    老乞丐干脆豁出去,对着那个士卒啐了一口唾沫,“骂你们这些畜生!”

    不过片刻,路边晕开一片血迹,一具被戳了好几个洞的老乞丐躺在一具小乞丐尸体旁。

    旁边的流民已经看得麻木,一双好似木珠子摁上去的眼睛,动也不动,就跟木头人一样。

    此时,城门外传来一阵清脆的马蹄声。

    原本还趾高气昂的守卫像是老鼠碰见猫,变得谄媚而恭敬,点头哈腰。

    骑着马的人不顾秩序混乱的百姓,直接纵马飞驰而入。

    “小的有要事禀告郡守!速速通传!”

    骑马的人双目赤红,布满血丝,脸颊蒙着一层灰扑扑的油迹,头发生油,面容枯槁,一瞧便知道他这是快马加鞭,连夜赶路好几天的样子,甚至顾不上清理外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