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风瑾携友拜访,姜芃姬就在家里宴请两人。

    她没有出去浪,直播间的观众看着也觉得有些无聊。

    习惯主播每天搞事情的画风,突然变得这么文雅正经,感觉很不习惯呢。

    要是有美食也就罢了,他们可以将直播当做美食节目,隔着屏幕吃不到,但是看着也享受。

    偏偏侍女端上来的食案,里面的食物十分普通,引不起多大胃口。

    【蟹黄豆】:主播这个时代的饮食发展好落后,感觉也就那么一回事,看着也没胃口。

    【香瓜子】:我还以为会看到小当家那样光芒夺目的菜,吃后灵光一闪,结果是我想多了。

    【麻薯糕】:宴请客人,不说山珍海味,但主播也别弄得这么寒酸好不?

    【盖浇饭】:感觉就是小餐馆几十块一桌的菜,也比主播这个拿得出手。

    姜芃姬倍觉冤枉,这哪里是她能控制的?

    有的吃就不错了,哪里还有挑剔的余地?

    她现在就觉得挺好,以前整日吃没有味道的营养液,现在嘴里好歹有味道了。

    直播间的观众一个劲儿吐槽食物不好,菜品单一,调料也缺东少西,正常人怎么吃得下?

    很显然,作为正常人的风瑾和韩彧都觉得柳府在饮食方面十分用心。

    酒足饭饱,几个侍女将食案端了下去。

    姜芃姬望向风瑾道,“巫马君打算什么时候动身?”

    一旁的韩彧眼中闪过一丝惊异,要是他没记错的话,似乎风瑾来之后就没说过自己的来意。

    既然如此,这人又是怎么知道风瑾打算辞行?

    同样的事情经历多次,风瑾已经处之淡然了。

    “不出意外,应该是明日?!?br />
    风瑾太了解巫马君急功近利的心思了,对方已经“取得”柳佘的支持,相当于有了一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米粮大仓,在如今这个粮食大于天的时代,手里有粮,心里不慌。

    若是再取得琅琊王氏的支持,说服他们拱他登上皇位,整个东庆便是他的天下了。

    姜芃姬噙着讥讽,“这么急?看样子,那位巫马郎君也是个急性子,如此迫不及待?!?br />
    “为了身家性命和未来前途,急躁一些也是正常?!?br />
    风瑾可没有忘记,他们一路来到河间郡,路上遭遇多少“不明”势力的追杀。

    不仅他没有忘记,一度命悬一线的巫马君也没有忘记。

    要是不争皇位,他的下场便是死路一条!

    以一个皇子的思维来讲,巫马君这些想法都无可厚非。

    只可惜,这人的眼界也就这么窄了。

    登上帝位又如何?

    北疆三族便能放弃对东庆的虎视眈眈?

    其余四国就不会对东庆垂涎欲滴?

    更加重要的是,巫马君有这个实力遏制越发强大且无法无天的世家巨头?

    估计是没有的。

    若是他有那么长远的目光,就不该去找王氏了。

    一旦他在王氏辅佐下登上帝位,世家权柄将彻彻底底架空皇室,巫马君不过是个傀儡皇帝。

    东庆想要延续国祚,绝对不能再任由世家肆无忌惮地发展、膨胀。

    这些话,风瑾开不了口,也没这个立场开口,只能深埋心底。

    虽然第二日就要分离,可不管是风瑾还是姜芃姬,两人都不是什么矫情的,依旧有说有笑。

    只是暂时分离,又不是天人永隔。

    没有分离,何有来日他乡遇故知的欣喜?

    回去路上,韩彧若有所思地望着风瑾,道,“怀瑜很不开心?!?br />
    风瑾闭眸,“如今情势越发不容乐观……真不知道这样的情形,还能有几次……”

    “嗯?”韩彧不解,不知道风瑾的担忧从何而来,“倘若天下大乱,怀瑜尽可以一展胸中才华。观那位柳郎君,也非池中之物,说不定来日……你与他,还能有共事情谊?!?br />
    当然,要是两人分别辅佐各自的明君,那就只能各自为政了。

    风瑾闻言,嘴角一抽,深觉韩彧和姜芃姬才是一道的。

    这俩都不是安分的脾性,动不动就爱搞事情。

    人家东庆皇室虽然日薄西山,但还没有灭呢。

    现在就想着天下大乱,让人家皇室情何以堪?

    由此也能看出,在世家眼中,如今的东庆皇室有多么名不副实。

    一声轻叹,飘散在空中消失不见。

    第二日,姜芃姬起了个大早,到城外风雨亭送别风瑾。

    此时的天气已经开始回暖,然而时常也有冷风吹拂,将人衣袂扇动,飒飒作响。

    望着风瑾飒然挥别的背影,本来还没什么情绪的姜芃姬,心头隐隐多了一分感慨。

    “不知下次见面,会是何时?”

    更加不知道下次见面,身份是敌是友。

    姜芃姬收敛起多余的情绪,以指放在唇边,吹了一声口哨,大白已经蹬蹬地跑来。

    “走!”

    她利落上马,双手拉着缰绳,远处的车队已经变成小点儿,也不见风瑾的身影。

    大白打了个响鼻,朝着城门方向奔驰而去。

    自从上次狙击拦截孟氏的人,姜芃姬越发喜欢纵马驰骋的感觉。

    “二郎君,木工房的人来了,正在府里头等着您呢?!?br />
    刚回了府,门房已经殷勤上前接过缰绳。

    姜芃姬原本还是一副不悦冷淡的模样,听到木工房来人,她的眸子陡然亮起,熠熠生辉,仿佛里头装着最为明亮的星辰,令人也随之喜悦,“木工房的人?现在在哪里,快带我去?!?br />
    风瑾是姜芃姬在这个世界认识的第一个朋友,意义自然不同,如今离开河间郡,她脸上没反应,嘴上不说,内心还是有几分不舍的。只是这些矫情的小情绪和大事儿相比,不足为道!

    门房也笑着迷了眼,连忙点头哈腰,“就在府里头等着您呢,二郎君不用急……”

    姜芃姬哪里听得进门房的话?

    脚下步履生风,来往侍女纷纷让道。

    她为了节省时间,直接道了句,“不用行礼,忙自己的事情去吧?!?br />
    动作迅速却不显粗暴地拉开门,几个身穿麻布衣裳的工匠已经跪坐多时。

    “不用寒暄废话,只用告诉我,让你们做的弩完成得怎么样了?!?br />
    姜芃姬干脆利落地坐下,顺手免了几个工匠繁琐的礼节。

    几人面面相觑,最后由一名匠头做代表开口。

    “幸不辱命!”

    姜芃姬脸上的笑颜蓦地舒展,眸光愈亮,仿佛能照亮一室。(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