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6:听说他貌若美妇(二)【上月,月票1225+】



    “如此说来,兰亭梦中亦有彧的身影?”

    韩彧浅笑着问,看似平和友善,眼底的眸色却带着几分审视……这种鬼话,谁信呢!

    是的,姜芃姬那番梦境说辞的另一个漏洞,便是里面还有一个当事人——韩彧。

    若是仔细注意,便会发现她是听到韩彧表字之后,才惊讶询问程友默和卫子孝。

    如果这番说辞不矛盾,那么韩彧也应该在她的梦境出现,不然便是她自己胡诌。

    本以为这人会知道羞耻,未曾想对方竟然从善如流地点头,“是啊,只可惜,梦境之中烟雾迷蒙,眼前人影绰绰,只见轮廓不见容颜。本以为只是一个梦,却不想真的存在?!?br />
    直播间的小伙伴围观姜芃姬的演技,不得不对她叹服。

    【进群看凉凉】:要说演技,只佩服主播。不用NG,全程一遍过。明明那么扯淡的话,偏偏说得连自己都相信了……果然,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主播都能去冲击奥斯卡了。

    【秋风瑟瑟】:切,奥斯卡算什么?人家影帝影后再厉害,还能全天百分之百入戏?

    【农夫山泉有点悬】:唉,我知道主播在撒谎,但她说得信誓旦旦,我的想法开始动摇了。

    连直播间这些观众都开始怀疑自己的判断了,更别说对她了解不足的韩彧。

    韩彧嘴角一抽,语气生硬地道,“如此说来,彧与兰亭相识相遇,此乃上天赠与的缘分?!?br />
    姜芃姬从善如流地道,“是啊,这般缘分,说出去也是一番佳话?!?br />
    风瑾信以为真,颇为惊异地道,“旁人都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衫纪ぷ孕∩诤蛹?,长于河间,之前又不曾听闻文彬三人的名讳,卫子孝的表字更是近日才取……兰亭竟然能梦到这般景象,兴许这预示着什么缘分?若是日后去了琅琊,兴许可以去见一见梦中之友?!?br />
    原本韩彧心中还有些疑惑,然而风瑾这么一说,他反而动摇得厉害。

    虽然吧,这番说辞有些梦幻浪漫色彩,但始终不能忽略大背景啊。

    让我们倒回去看一下,看一看姜芃姬是怎么说的——见一仙境瑶池,有一谪仙美人沐浴焚香,本想凑近一问,却听有人喊她子孝,美人应允来人,唤其友默……

    换而言之,大背景是在浴池??!

    人家在洗澡??!

    韩彧无法想象,梦中的子孝在洗澡……那么梦中的自己在干嘛?

    虽然柳羲是个男的,还是个身量未长开的小小少年,梦中场景还氤氲迷蒙,只能隐隐看到绰绰人影,应该瞧不见什么不和谐的东西……但……但是总觉得有些奇怪啊。

    姜芃姬仗着这具身体年纪小,给人的防备心也不重,便开口问韩彧。

    “那个叫友默的人,当真是个好脾气,做事谨慎周全,为人敦厚方正?”

    韩彧正思索着,下意识便回道,“这是自然,友默性子好,谨慎可靠,先生对他赞誉极高?!?br />
    等他说完,这才回了神,心中越发相信姜芃姬之前的梦境说辞。

    为何便相信了?

    程友默在所有学生中默默无名,平日里行事十分低调,存在感几乎为零,除了几个交情比较好的知道他才能脾性如何,其他陌生人对程友默都不了解,更别说远在河间的姜芃姬。

    她却能准确说出友默的脾性和最大优点,可见是有依据的。

    这下子,韩彧对姜芃姬那个梦境产生兴趣了,也顾不上心中那点儿小纠结。

    “那么……那个卫子孝……”姜芃姬倏地扬唇一笑,问,“当真貌若美妇?”

    韩彧正支长了耳朵,要听听她说什么话。

    结果呢,险些被自己口水呛到,失礼人前。

    风瑾也是无语凝噎,偏偏姜芃姬又是一副认真求教的模样,令人生厌都做不到。

    韩彧道,“你不是说没有看到脸么?”

    姜芃姬一脸“我很无辜”的表情,“的确没有看到啊,但是我听到文彬这样调侃他,说他日前出门不慎遗落香包,被一商贾捡到,竟然拿着那枚香包,让媒人帮忙上门提亲去了……我想,若非容貌远胜女子,恐怕也不会被人错认性别吧?”

    睁眼说瞎话,说的就是姜芃姬。

    可这个谎话说多了,连直播间的小伙伴都信了大半。

    【农夫山泉有点悬】:哈哈哈,被当成女的提亲,不知道那位心理阴影有多大。

    【喊我大爷】:看直播好几天了,发现主播现在这个世界的男性都有些娘里娘气的,簪花傅粉,以柔和为美……要是长得中性一些,的确容易被错认。心理阴影面积,应该无限大吧?

    韩彧白皙的脸颊多了几分绯红,似乎显得有些紧张。

    “这问题可不能答,要是哪天你见了他,说漏了嘴,遭殃的还不是彧?”

    他果断摇头,对这个问题讳莫如深。

    不过……

    韩彧道,“不过,你说梦中子孝被调侃一事,倒是有可能发生。只是,子孝并不喜欢旁人过多关注他的容貌,总说皮囊是父母给予,儿女无法抉择,是美是丑,本质还不是骷髅白骨?”

    在这个时代,女人长得好看很危险,男人长得好看未必能安全。

    “骷髅白骨?”姜芃姬一笑,“这人倒是有趣?!?br />
    能不有趣么?

    在这颜值影响官运的时代,颜值也是当官的重要评判依据,那人却说容貌并没有那么重要。

    要么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痛,一副假正经。

    要么就是真的这么想,颇有觉悟!

    韩彧知道姜芃姬过几月会动身去琅琊,笑着道,“若是如此,届时也算是同窗了。只是,兰亭也不用那么着急,再过三四月去琅琊,也是来得及的?!?br />
    “诶?为何?”

    这是风瑾问的。

    韩彧无奈说,“怀瑜莫不是忘了,三月之后,初次考评过审的学子都要去上京参加终评?今年,过了初评的学生很多,先生有可能会亲自护送他们去上京……彧记得,柳郡守似乎便是今年的总考评官,届时也要动身去一趟上京?!?br />
    姜芃姬按照原来的时间去琅琊,估计半个学院都是空的,最重要的渊镜先生也不在。

    她想了想,道,“既然这样,那到时候与父亲一起动身去上京。等考评结束了,再跟着渊镜先生一行人去琅琊,正好顺道?!?br />
    韩彧道,“这倒是个好主意,还能顺道去上京见识一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