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是心头装了心事,风瑾直到半夜三更才沉沉睡去,然后在生理时钟的召唤下准点起来。

    第二日。

    看到春风得意的巫马君,风瑾倏地道,“河间恐怕停留不了两日了?!?br />
    巫马君一怔,不知道风瑾怎么看出他心中的打算。

    这还不简单?

    巫马君停留在河间,本身就是为了拉拢足够的世家支持,如今得到最有利的柳佘“支持”,其他世家反而不用那么着急了。与其继续留在河间郡,还不如转道去琅琊拜访王氏。

    “还望四郎君通融一日,让瑾与好友兰亭告个别,告知她来日琅琊相聚?!?br />
    对此,巫马君自然乐见其成。

    他内心已经将柳佘看做岳父,那么姜芃姬自然是他小舅子。

    风瑾作为自己的“左膀右臂”,帮他和未来小舅子打好关系,对巫马君来说有益无害。

    他的情绪变化尽数落到风瑾和韩彧眼中,两人心中同时冒出几分不屑和轻蔑。

    蠢倒不怕,怕就怕自己蠢,还不长眼睛。

    巫马君言辞之中已经将风瑾看做幕僚,看做可以驱使的下属,简直荒谬可笑。

    他巫马君何德何能让风瑾效忠,臣服?

    不过,这两人谁也没有说破,只是一同出门。

    一个打算和新的小伙伴告别,一个想去看一看传说中的柳兰亭是什么模样。

    这次运气不错,姜芃姬没有到处乱跑,但他们要是来迟一会儿,估计她也要出门了。

    韩彧从马车中出来,正要踩上轿凳,却见一个熟悉的身影立在风瑾身边,两人相谈甚欢。

    韩彧:“……”

    他的视线下意识落到姜芃姬脚下,那双穿着足袜,踩着木屐的双足,眼前浮现昨日的景象。

    早在韩彧注视她的时候,姜芃姬已经发现对方了。

    不是她耳聪目明,而是直播间的热情已经快将房顶都掀翻了。

    【农夫山泉有点悬】:啊啊啊——昨天的美少年,我在度娘那边看了录制的直播视频,之前还觉得好遗憾,没想到现在就看到本人了!激动,我想跟他握个手,手感肯定很嫩滑。

    姜芃姬看到这条弹幕,内心一嗤,现在看直播版,照样还是隔着屏幕,还想摸小手?

    想得美!

    【彼岸花开】:不开森??!主播给美少年一个特写,放大版特写,我要截屏下来当壁画。

    人家还没死呢,这就打算把人挂墙上了。

    姜芃姬看到一条弹幕吐槽一条,暗中瞧了一眼韩彧,发现他也在看着自己的……脚……

    【飞霜点墨】:直播间萌新,听说主播一照面就能把人裤衩都看出来,那么……主播知道这个美少年的尺寸多少?三围多少?我看他手指好漂亮,要是拿来弹钢琴,简直完美。

    姜芃姬看到这条弹幕,险些笑了。

    对方不提醒,她倒是差点忘了。

    【主播V】:这个少年的确挺好看的,也挺耐看,不过你们要是想一想他脱裤子上厕所的画面,或者便秘的画面,估计就不会觉得仙气十足了,这小子最近有些上火,通便不利。

    直播间观众:“……”

    破坏旁人享受美的感觉,姜芃姬觉得可以娱乐自己。

    【主播V】:关于他的尺寸,我觉得使用过的女孩儿最有发言权。年纪不大,已经经历人事,身边有两个暖床性质的小妾。作风不乱,但以你们世界的标准来讲,也算不上洁身自好。

    姜芃姬在直播间把韩彧的底子掀了个底朝天,众人看着韩彧,感觉是个仙气十足还养眼的美少年,可是一看到主播发出的弹幕,又莫名觉得辣眼睛……主播,你为何要如此残忍?

    让他们安安心心舔一舔美少年不行么?

    【夕颜】:一想象美少年会一脸纠结蹲茅坑,我觉得……好辣眼睛……

    【农夫山泉有点悬】:辣眼睛+1,主播简直是“诲人不倦”领域的老司机!

    姜芃姬可以在直播间调笑,恶趣味地调、戏观众,但却不可能将之前那段话真的说出来。

    如果她和韩彧有仇,倒是不会嘴下留情。

    可现在一看么,风瑾小伙伴明显是认识韩彧的,这样就不好无礼捉弄了。

    风瑾明显注意到姜芃姬和韩彧之间诡异的气场,心中浮现一个猜测。

    “莫非你们两人已经见过面了?”

    姜芃姬内心呵呵,见过,何止见过?

    韩彧也暗暗笑了,人生何处不相逢?

    “彧昨日进城之前,曾与柳郎君有过一面之缘,简单谈了两句?!?br />
    风瑾大喜,道,“想来,这便是缘分吧?!?br />
    姜芃姬呵呵,孽缘!

    然而,这还仅仅是开端。

    人生处处有惊喜,例如风瑾对她介绍韩彧的表字的时候,姜芃姬诡异地沉默了,一双眼睛直勾勾地看着韩彧,仿佛要穿透这层层叠叠的衣裳,将对方看个通透。

    韩彧下意识退了一步,有些勉强地道,“柳郎君,莫非是彧哪里仪容不整了?”

    “没有,很整齐?!苯M姬说完又说了句,“文彬可认识一个叫做程友默的人?”

    姜芃姬从没想过,之前父亲向她安利的入赘对象,竟然会活生生出现在她的面前。

    大写的缘分!

    韩彧疑惑,问,“柳郎君也听过友默?”

    姜芃姬不答反问,“那么,卫子孝也确有其人喽?”

    韩彧这时才发现姜芃姬话语中的不对劲。

    “柳郎君未曾听闻他们,又如何得知二位?”

    “曾经梦到过,见一仙境瑶池,有一谪仙美人沐浴焚香,本想凑近一问,却听有人喊她子孝,美人应允来人,唤其友默。听声音,这才知道仙子乃是男儿身……”

    姜芃姬说得绘声绘色,仿佛她真的做过这个梦一般,把风瑾和韩彧都哄住了。

    偏偏直播间的观众不可能买账,毕竟,他们早就知道姜芃姬的德行有多恶劣了,绝对不上当!

    【老司机联萌】:心疼一脸懵逼的风瑾少年和韩彧少年,他们都被主播给驴了……

    【农夫山泉有点悬】:心疼+1,哪个人喊自己伙伴,会连名带姓喊的……

    姜芃姬这番说辞漏洞在于,她准确地喊出了程友默和卫子孝的姓氏。

    如果真是从梦中知道两人名讳,他们总不能连名带姓喊彼此吧?

    所以,知道名可能,但姓不行。

    当然,还有另外一个漏洞。(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