尽管今天没有见到被风瑾赞誉的柳兰亭,但柳珩也给韩彧留下极好的印象。

    “诶,四郎君这是回来了?”风瑾和韩彧一道坐车回来,掀开车帘,正好发现前面停着一辆马车,正是巫马君白天坐的那一辆,“来得倒是巧合,文彬与瑾一道下车?!?br />
    很显然,巫马君这里也发现了,他见风瑾踩着轿凳下来,马车内还有一人,心中顿时不愉。

    巫马君见不惯风瑾的家世,对方又不是皇室子弟,有什么资格比他过得更加有脸面?又有什么资格,才学能力比他还要优秀出众?别看他表面上礼待风瑾,内心未必见得有多么尊重。

    只是,等车内的韩彧踩着轿凳下来,一身丰姿仪态配上那张俊美无俦的颜,令巫马君内心的不爽瞬间烟消云散,脸上端着几分淡笑,似乎之前的漫不经心和些许厌恶不曾存在。

    只可惜,巫马君眼前这两人,不管是风瑾还是韩彧,没有一个是省油的灯。

    说得更加直白一些,在场三人除了巫马君的演技有些拙劣,另外两个可都是未来的影帝。

    不等巫马君开口,风瑾和他见礼之后,主动介绍韩彧。

    “这位是瑾的好友,姓韩,单名一个彧字,乃是渊镜先生门下高徒?!狈玷谠ň迪壬畔赂咄郊父鲎稚献胖亓硕烈?,暗示巫马君表现别那么丢人,看到个美人就迈不动步。

    所幸,巫马君还不是无可救药,立刻收回热切的眼神,转而采用矜持的方案。

    以退为进,可以先把关系打好了。

    是的,在这个男风盛行的时代,男性也未必是完全安全的。

    韩彧看出对方眼底的热切,内心一阵恶寒,手臂汗毛随之揭竿而起,鸡皮疙瘩冒了一片。

    他突然有些后悔答应风瑾了,这个巫马君的口味显然不忌男女,别到时候把自己陷进去了。

    想到这里,韩彧心中冒出一计,缓缓露出一抹冷笑,偏偏在巫马君眼中,这便成了“绝色佳人”对他感到满意……这不得不说,误会挺大,让韩彧心中一阵反胃。

    巫马君对风瑾看不上,但也不喜欢对方脱离自己的掌控,随口问了几句行程。

    风瑾淡淡一笑,应付得滴水不漏,也让巫马君找不出半点儿错漏。

    “倒是四郎君,今日登门柳府,可有什么进展?”风瑾哪里会看不出来,对方极力想要掩饰的轻松,要不是还有点儿脑子,这会儿都要飘飘然飞上天了,应该是碰见了好事。

    巫马君已经认定风瑾有投靠的他的意思,对他也没有多少隐瞒,稍稍透露柳佘已经松了口风,有意将府中娘子许配给他……虽然只是一个庶女,奈何人家有一个好爹,手中有钱有粮!

    一想到整个浒郡,巫马君的心都开始热切起来,似乎已经看到柳佘倾力相助他登基的场景。

    风瑾听后,险些没握住自己手中的杯盏,洒了些许茶水。

    巫马君和韩彧颇为惊奇,旁人失态是正常的,风瑾这种龟毛竟然也失态?

    不可思议!

    韩彧笑着敛了敛眸子,遮住眼底翻涌的猜测。

    莫非,柳府娘子和风瑾有些不可告人的情愫?

    不然的话,依照风瑾的涵养,根本不可能出现这样明显的失态举措。

    巫马君倒是没有想到这一层,而风瑾这个当事人更是觉得委屈。

    他只是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以为柳佘同意将柳羲嫁人而已。

    想想吧,姜芃姬那样令人吃不消的家伙,竟然端着女儿仪态嫁给巫马君,他简直连想都不敢想,那个画面太美了……被自己的猜测吓到了,所以风瑾才会小小失态。

    他很快反应过来,巫马君说的柳家娘子应该是指柳府那位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庶女。

    “如此,倒是要恭喜四郎君得偿所愿,抱得美人归了?!狈玷沟匆恍?,脸上并没有任何隐忍不快之色,这令暗暗观察他的韩彧再一次迷惑,“不过,瑾听说一件事情,柳府那位娘子如今不满九岁,等到可以定亲之龄,呵呵……四郎君恐怕还要苦等一段日子了?!?br />
    巫马君也知道对方的年纪,不过这重要么?

    别说对方只有九岁,哪怕是九个月,这门婚事他要答应。

    拉拢柳佘,他没有资本,那只老狐狸实在是狡猾,试探了好几日,皆被打马虎眼糊弄过去。

    若成了柳佘女婿,两人是天然同盟的翁婿关系,对方哪怕不支持自己,也不可能支持旁人。

    更何况,那还是柳佘独女,对方没有道理不疼惜。

    寻?;首?,自然不用像巫马君这样放低身段。

    可是,谁叫他的身份尴尬呢?

    若是不想办法去争取,一辈子都无法翻身。

    “这又有什么关系,娶来敬着就好?!?br />
    是的,这对于巫马君来说并没有关系,他要娶的是“柳佘之女”这个名头,又不是那个人。

    娶来就当神龛供着,反正也无法阻止他到处风流,更别说人家还没进门呢。

    风瑾见他这个态度,内心哂笑一声,暗叹姜芃姬眼光老道,早早看出巫马君的本质。

    谁家有女儿嫁给他,会觉得安心?

    前脚刚和柳佘达成“翁婿”共识,后脚回来就觊觎文彬美貌,简直渣到家了。

    巫马君想与韩彧秉烛夜谈,奈何人家智商文学各种碾压他,根本没什么好谈的。

    “彧倒是惊奇了,这个巫马君如此贪花好、色,为何怀瑜跟随他多日,始终不见他对你有何异动?”韩彧跟巫马君没什么好谈,但跟好朋友风瑾却有谈不完的话,两人干脆共挤一间。

    风瑾无奈地道,“瑾之容色,宛若盘中玉珠,如何能与文彬皓月争辉?”

    韩彧:“……”

    这种噎人的风格,绝对不是他认识的那个风瑾会说的!

    明着夸人,暗中损人,谁教坏他的?

    姜芃姬表示,风瑾嘴巴毒了,难道怪她喽?

    韩彧丝毫不肯弱于人,调侃道,“方才巫马君提及要与柳府娘子定亲,怀瑜为何如此失态?”

    风瑾不动声色地道,“何时的事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