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亲这话的意思是……庶妹她……”

    姜芃姬收回视线,免得自己表现太明显,伤了对方的男性尊严。

    “上一代的恩怨而已,等一切尘埃落定,为父自会详细告诉你?!绷芴指ё潘镊薹?,柔声道,“后宅倾轧的阴谋诡计,兰亭不用多听,免得污了耳朵,移了性情?!?br />
    “答应巫马君,将庶妹许给他,也是为了……给母亲报仇?”

    姜芃姬问道,同时暗中深思,若是这样的话,这位庶妹的身份应该有特殊的地方。

    “嗯,很关键的一环?!绷苜康毓创?,露出一丝阴仄的笑,仿佛眼眸深处有一汪寒潭般,“本来想再过几年,只是巫马君主动上门,有所图谋,还不如成全了他……我倒是要看看,等那人知道真相时候的表情,该是如何有趣。为了自身野心,残害阿敏,她该付出代价!”

    她问,“谁害的母亲?”

    柳佘并不言明,也不回答,只是喟叹地道,“说了,那是上一代恩怨,不想见你也卷进去。为父知道,你的野心在哪里。天地浩大,那才是你的目标,你母亲的仇,为父会清算?!?br />
    “可……”

    姜芃姬觉得事情没有那么简单,柳佘还隐瞒了很重要的真相。

    “若你想为你母亲做点儿什么,那就答应为父……”柳佘说着,身子前倾,在她耳边一字一句,宛若誓言一般庄重,“天下之主的位置,不要让任何人染指!你唯有赢,不可输!”

    姜芃姬心中一悸。

    尽管柳佘从了尘大师那边知道了一些事情,但还是第一次如此直白告诉她,一定要赢。

    她同样低声询问,“害母亲的人,会与我争夺?”

    对于这个问题,柳佘不能给予十分明确的答案,因为他所知的内容也是不详细的。

    唯一能说的,只有——

    “为父不知,但你若为天下之主,这绝对不会错。管她会不会与你相争,也不可能争得过你。今日这番谈话,记在心中便好,哪怕夜间梦语,也不可泄露半个字,绝不能泄露?!?br />
    面对柳佘如此慎重的嘱咐,姜芃姬纵然不在意,也不得不认真起来。

    “更何况……”柳佘说道这里,倏地露出些许讥讽凉薄的笑,“一个只会谄媚逢迎的人,又怎么可能与你争夺?她能靠什么?辗转男人身侧,妩媚求欢……简直滑天下之大稽!”

    女的?

    姜芃姬露出些许错愕之情,她以为柳佘想要对付的人是男性。

    柳佘明显不想继续谈论这个话题,眼前这个闺女太过奸诈,他说得越多,泄露的消息也越多,在局势没有明朗之前,他还不想将那段陈旧往事挖出来。

    若是她羽翼渐丰,柳佘倒还不担心。

    可现在,明显还没个雏形,仍旧需要修生养息,积蓄底蕴。

    柳佘不急,他都等了这么多年了,不介意继续等下去。

    只要临终之前看到那个女人首级落地,一切都值!

    “你庶妹的事情便这么定了?!?br />
    柳佘声音平淡地道,却又隐隐带着一丝令人不寒而栗的快意。

    姜芃姬也不是什么爱心泛滥的人,柳佘已经暗示那个庶妹身份特殊,她再为对方说话,似乎显得有些蠢了,“可之前父亲不是说,巫马君与静娴……莫非他想坐享齐人之福?”

    柳佘道,“这事情,让他自己头疼去。反正巫马君不会让你那个‘庶妹’为妾,魏氏嫡女更加不可能为妾,自然,巫马君要推掉魏氏这桩婚事。否则的话,他也别想活着离开河间郡?!?br />
    一面许诺柳佘,求娶他的“庶女”,一面还想占着魏静娴的婚约,这不找死么?

    “可是……父亲,我与静娴退了婚约,魏氏那边有意与巫马君结亲,虽然没有正式说明,但一些消息灵通的人也知道。如今巫马君改口的话……魏府方面,难道就没什么意见么?”

    柳佘眼中露出些许惊讶,倒是没想到之前还木愣不通人情的闺女,何时也会考虑这个了。

    “放心,那也只是风言风语罢了,魏府又没有真的承认,只需说是旁人猜错便好?!绷苄Φ?,“你莫不是忘了,那日雅集之上,除了巫马君,还有一个身份相当,并且更有前途的?!?br />
    “您说……风瑾?”姜芃姬想到了好友。

    “风瑾是风氏二子,其父乃是当朝中书令风仁,家世清贵,要说人品贵重,难道不比一个不受宠、还被官家忌惮的皇子差?都说嫁女嫁高,魏氏嫡女,也勉强配得上他?!?br />
    姜芃姬也没想到峰回路转,竟然有这样的剧情,“这事……能成么?”

    “十拿九稳?!绷艿?,“婚姻是合两姓之好,若有缘份,自然水到渠成?!?br />
    姜芃姬:“……”

    “不过,你与风瑾交好。若他真的娶了魏氏女,兴许会影响你们之间的感情?!?br />
    不管是怎么退的婚,魏静娴身上的标签总有一个“柳羲前任未婚妻”。

    风瑾知道两人关系清白,但依照男子心理来讲,总归会有些硌硬。

    特别是,日后风瑾与柳羲来往增多,双方互相上门拜访,柳羲看到已经嫁为人妇的魏静娴。

    只怕……风瑾会多想。

    对此,姜芃姬只想扶额说,多想个头!

    这又不是全民皆基的年代,看到俩同性相处关系好,就往不纯洁的关系揣测?

    柳佘现在还不知道,风瑾早早便知道姜芃姬是女儿身。

    谁娶了魏静娴,心理都有可能膈应,唯独风瑾不会。

    姜芃姬笃定道,“这倒不会,怀瑜又不是那种庸碌普通的男子?!?br />
    她不担心风瑾会膈应,但是她担心魏静娴会膈应。

    要是这两人真的有夫妻缘分,她和风瑾要保持距离了,总不能引起旁人家庭矛盾不是?

    不过现在么,倒是不用太担心,八字还没一撇呢。

    柳佘赞了一句,“风怀瑜的确不简单?!?br />
    只可惜,单单凭他风氏子的超然身份,注定和闺女不是一条道的人。

    除非她最后登顶,风瑾还不作,说不定有个好结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