韩彧眉梢微挑,揶揄着道,“所以,怀瑜想让彧帮什么?”

    “他与你不熟,若是想赶你,你就当听不懂……”

    巫马君隔三差五跑风尘之地,三五不时去找柳佘攀交情,每次都还喜欢喊上风瑾。

    现在韩彧来了,风瑾就有借口脱身了。

    “你这人啊,直截了当拒绝不就成了。一个不成气候的四皇子,还能拿你怎么办?死要面子活受罪?!焙珡簧踉谝獾氐?,风瑾不怎么受重视,但也是风氏第二子啊。

    他要是不愿意去做什么,那个巫马君还能强迫他做不成?

    风瑾苦笑,江山易改本性难移,他本性便是这样,想要改也不是那么容易。

    巫马君的确惹人厌,但风瑾现在还不想跟这位四皇子撕破脸皮,也没必要闹得难看。

    倒是韩彧,还是这么一个脾性,“几年不见,本以为你拜师渊镜先生,脾性应当有所收敛,却不想变本加厉了。你这脾性……倒是与瑾近日结交的好友颇为相似,你俩兴许能处得来?!?br />
    韩彧眉梢一挑,颇感兴趣地道,“能得你风怀瑜赞赏的人,这可不多啊?!?br />
    更别说还是脾性和他相似的。

    “那是个妙人?!?br />
    风瑾想到姜芃姬,唇角的笑容浓郁了些许,看得韩彧颇为惊叹。

    “啧啧,莫非怀瑜口中的好友,实则是一名风华绝代的妙娘子?乃是你的红颜知己?我看呐,你让彧帮你摆脱四皇子,实则是为了空出时间,去见那位‘红颜好友’吧?”

    瞧这笑容,甜得不正常,韩彧觉得自己眼睛都要被闪瞎了。

    风瑾被他这么一说,脸上笑容越发无奈了。

    虽然他那位好友的确是女子,但却不是什么红颜知己,也不知韩彧是怎么想的。

    “自然不是娘子,更不是什么红颜知己,那是正经八百的好友。文彬可不能因为自己有这些经历,便污蔑瑾也是如此作风。本想引荐你们两人认识,如今瞧你口无遮拦的,还是免了?!?br />
    风瑾和韩彧是一块儿长大的好友,两人情如兄弟,偶尔也会开一些无伤大雅的玩笑。

    “诶,别啊,能被怀瑜如此称赞的,想来也是少有的青年才俊,彧也想结识一番?!?br />
    风瑾这才放过韩彧,“文彬若是晚来一会儿,瑾恐怕已经去找兰亭了?!?br />
    不由得,韩彧对风瑾口中的“兰亭”产生了莫大兴趣。

    他倒是要看看,那位“兰亭”究竟有什么优点才华。

    作为渊镜先生门下学生,韩彧见过太多自诩“天纵之才”的“青年才俊”,一个两个意图拜师先生,结果呢?不是言过其实,就是名不副实,真正能让韩彧看得上眼的,寥寥无几。

    韩彧道,“现在去拜访也不迟?!?br />
    风瑾略显犹豫,半响才点头道,“好?!?br />
    因为多了一个韩彧,风瑾还专程写了一张拜帖,不然直接带着不认识的人上门,太无礼了。

    只可惜,门房却告知风瑾一个消息,他们家郎君已经出门有一段时间了。

    “这……那兰亭有说什么时候回来么?”风瑾好脾气地询问。

    对方想了想,道,“郎君只说城门下钥之前回来?!?br />
    城门下钥之前?

    抬头看看天色,显然是等不了了。

    “既然如此,那还烦请帮忙转告兰亭一句,就说我来过了?!?br />
    门房恭敬地道,“不麻烦,不麻烦,风郎君是奴家郎君好友,这本是应该的?!?br />
    无奈回了马车,韩彧正百无聊赖地用手指卷着腰间垂挂的玉佩流苏玩耍。

    “人不在家?”

    风瑾点头,想了想,又道,“既然都来这里了,不如转道去寻瑶之?!?br />
    瑶之?

    又是一个陌生名字。

    看样子自己不在上京的这段时间,怀瑜倒是认识了不少谈得来的朋友。

    风瑾见他目露迷惑,开口解释道,“瑶之是瑾好友,名曰柳珩,也是兰亭的堂兄?!?br />
    韩彧不客气地道,“反正闲着也是闲着,那便顺道去一趟好了?!?br />
    对韩彧这般态度,风瑾暗中苦笑摇头。

    文彬这般脾性,往后若是碰见什么挫折,得吃大亏。

    姜芃姬一直到城门下钥前半个时辰才回来,骑着高头大马,慢悠悠回了柳府。

    一回来就听到门房说今天风瑾来找自己了。

    “怀瑜?”姜芃姬问,“他还有留其他话么?”

    门房想了想,摇头道,“风郎君只是让小的告知您,他来过了,并没有其他嘱咐?!?br />
    “这样啊,我懂了?!?br />
    姜芃姬心中一定,看样子那是十分正常的拜访,对方并没有碰见什么困难。

    “不过……”门房犹豫了一句。

    “什么?”

    门房有些支支吾吾地道,“与风郎君时常同出同入的那位,倒是又来找老爷了?!?br />
    姜芃姬努力让自己不想歪,什么叫和风瑾时常同出同入的?

    总感觉有见不得人的奸情。

    “你说那个巫马君今天又来了?”

    自从上次迎春楼之后,巫马君上门拜访的频率就高得吓人。

    只是姜芃姬时常往外头跑,并没有碰见对方。

    门房为难地道,“是,听其他下人说……那位,似乎有意求娶二娘子……”

    啥?

    求娶府里的二娘子?

    姜芃姬愣了一会儿,这才想起柳府还有一个从来没有露过面的庶妹。

    只是,她的庶妹今年还不满九岁吧?

    不对,这巫马君不是想要求娶静娴么?

    怎么又将目标打到自家庶妹身上了?

    还是说,这人打算两个都要?

    姜芃姬眸子一冷,唇角抿平,显得极其不开心。

    回府之后,她径直去见了柳佘,对方正在认真看着什么文书。

    “兰亭来了?!绷芙种惺榧蚍旁谝慌?,疲倦的脸上露出一抹笑意,“坐为父身旁?!?br />
    姜芃姬直白问道,“父亲这又是何意?”

    若非柳佘暗示或者误导巫马君,对方恐怕还想不到柳府有一个庶女。

    不知为何,院内的庶弟和庶妹虽然存在,但在旁人眼中的存在感却低的可怕。

    这明显是有人刻意为之。

    柳佘问,“什么?”

    “下人间有流言,谣传巫马君要求娶二妹?!?br />
    柳佘道,“这不是流言,为父确实应了?!?br />
    姜芃姬:“?。?!”

    “兰亭,为父在你母亲坟前发过毒誓的?!绷艿?,“不会让害她、害这个家的歹人好过!”

    “但二妹……”

    柳佘意味深长道,“为父一生,仅有你母亲一人?!?br />
    姜芃姬瞬间明了。

    院内的庶子庶女都不是柳佘亲生的?

    可这样的话……不由得,她瞧了瞧柳佘的脑袋。

    这是绿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