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99:不服?憋着(八)【元旦快乐,感谢最爱的诸位小天使】

199:不服?憋着(八)【元旦快乐,感谢最爱的诸位小天使】



    依照姜芃姬的意思,这些战马最好还是卖出去,免得被孟氏顺着线索抓到她身上。

    徐轲甚至都开始做预算了,只是孟浑知道这件事情之后,却提出截然不同的意见。

    “属下并不是很赞成郎君这样做,损失的利益太大了?!泵匣胩蛄颂蚋稍锏拇?,眸光灼热地看着那一匹匹膘肥体壮的战马,对于武将来讲,一匹合心合意的骏马,相当于他们第二个伴侣,“倒不如将它们藏匿深山一段时间,等孟氏的风头过去了再图谋其他……”

    姜芃姬关注的重点在第一句,“损失的利益能有多大?”

    孟浑道,“像是这样品相良好的战马,一匹也值七八十两,这是正当马场交易的价钱,若是私底下卖给马贩,他们收购的价格可就不是这样了,一般都会减四成到五成……”

    “这么狠?”姜芃姬问

    “这还算是比较有良心的马贩,若是欺负不懂行,坑得更狠。战马不同于其他,若有暗伤,价值全无。所以,价格更贵,但私下售卖减得也更多……”孟浑喟叹地道,抬手抚了抚一匹枣红色战马的马鬃,体态矫健,手掌心下的肌肉紧绷有致,充满了力量,令人着迷。

    徐轲犯了难,卖出去亏,留在手里也太冒险了,哪怕放入深山,也难免被人发现踪迹。

    姜芃姬垂眸想了想,道,“这次便听你的,反正也是凭空套来的,怎么处理我们都不算亏。以后总要训练骑射,有了它们,至少不用买多余的马匹,倒是省了一笔开支……”

    徐轲问道,“可若是这样,有人发现它们踪迹,因而怀疑……”

    姜芃姬的反应速度很快,她答应采纳孟浑意见的时候,心中已经有了应对的法子。

    “这事情不难办,我原本也有意让部曲的训练从农庄挪到深山?!苯M姬道,“只不过不是现在,这些马先想办法藏起来吧,哪怕暴露了也不要紧,孟氏也没办法拿我怎么办……”

    说着,姜芃姬露出一个很无害的笑容,“毕竟我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士族贵子,如何能奔袭十数里,伏击他们二十八人,杀了二十七,还留个活口……说是孟浑做的,更有可信度吧?”

    徐轲嘴角的神经都要维持不住了,孟浑没有被拉入伙的时候,你坑他可以,人家现在都是自家小伙伴了,你还这么坑他,要不要脸?令人大开眼界的是,孟浑竟然觉得十分有道理。

    “这倒也是,寻常人肯定是这么想的——小郎君虽有武艺,但如何能与孟氏辛苦培养的随从相比?这些战马在您手里,您大可以说是自己从黑市马贩手里买的,孟氏要算账还能把您怎么着不成?”孟浑憨厚一笑,要是换成普通人这么跟孟氏说,肯定吃不了好。

    但姜芃姬不是没有依靠!

    不过是二十几匹战马而已,孟氏不缺,他们缺的是台阶!

    缺的是面子!

    姜芃姬拿出的理由说得过去,孟氏还敢为了二十几匹战马跟柳府彻底对上?

    “既然如此,这些马就先在山里放养。不过它们的脾性都比较烈,最好找一个有养马经验的,免得被马蹄所伤?!苯M姬拍板钉钉,孟浑脸上的笑意浓了一些。

    二十七匹战马,他怎么说……也能分得一匹吧?

    旁边这匹枣红色的就不错,不管是模样还是脾性,全部符合他的胃口。

    徐轲见状,暗暗扶额,头疼。

    自己郎君一言不合就杀人抢夺,虽然被抢的是孟氏,被杀的也是孟氏,但郎君出身高贵,平日里柳府也不会短缺任何东西……为何……为何就养成郎君这般流氓强盗的作风?

    身旁这个孟浑也是,之前看得还好好的,如今似乎也被郎君给影响了。

    不!

    这两人勾搭的时间才多久?

    影响速度也太快了吧!

    徐轲一脸的生无可恋,眼睁睁看着孟浑喊人过来把这些马都拉走。

    “这些战马,平日里吃的食物和寻常马儿,应该有所不同吧?”

    孟浑道,“自然不同,吃得更加精细,也更加贵?!?br />
    徐轲额头青筋暗跳,这些战马,一个一个都是需要伺候的大爷。

    “唉,希望书简快些送到孟氏手里,不然的话,郎君可要养不起了?!?br />
    徐轲管着账,他对如今的财政情况最为清楚,目前还是要靠柳府支持呢。

    如今整个部曲,四五十张口,外加二十七匹马,可都指望着孟氏的米粮开饭呢。

    孟浑:“……”

    近朱者赤,近墨者黑。

    也许,变化的不仅仅是孟浑一个人,徐轲也越发无耻了。

    他们家的郎君,真的有毒!

    “好你个风怀瑜,可让人找得辛苦?!?br />
    风瑾今日本打算去找姜芃姬,没想到刚刚出门坐上马车,便听一个熟悉的声音。

    掀开车帘一瞧,嘿,熟人!

    “文彬?”风瑾下了车,年轻的脸庞闪过遇见故人的喜悦,“你怎么会在这里?”

    两人互相见礼,风瑾迎着那名模样绝佳的湖蓝儒衫少年进了门。

    “这不是要准备考评么,原想找你一道参加,没想到你家三弟告诉彧,你陪着四皇子来河间……算算也不远,干脆绕个道,兴许能碰见你。这不,刚进城,大老远就瞧见你了?!?br />
    少年脸上的笑容堪称灿烂,不似寻常人那般内敛矜持,眉宇间全是朝气。

    风瑾苦笑,“文彬来得正巧,帮瑾一个忙?!?br />
    “怎么了?”韩彧挑眉,笑道,“难道是被哪家热情的娘子缠上了,分身乏术?”

    怎么说都是一道长大的好友,两人又是同龄,面对韩彧,风瑾也放下平日里的稳重老持。

    “瞧你说的,越发没个正经,真不知渊镜先生如何教你?!狈玷缓闷匾慌亩苑郊绨?,窃窃私语道,“四皇子这人,偏爱流连风尘之地,偏偏每次还唤瑾一道……实在是吃不消?!?br />
    “莫非……那四皇子还瞧上怀瑜的美貌了?”

    韩彧一脸的不可说表情。

    风瑾咳嗽一声,压低声音道,“自然不是……瑾不爱去那种声色犬马的靡靡之地?!?br />
    不喜欢去,偏偏还被人喊着过去,拒绝一次两次可以,次次拒绝,傻子也知道不对劲了。

    更何况,四皇子巫马君比傻子聪明了那么一点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