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98:不服?憋着(七)【第七更,看作者有话说】

198:不服?憋着(七)【第七更,看作者有话说】



    相较于大白马,韩彧更加在意的是另外二十七匹。

    那是孟氏马场出来的,这种等次的精良马匹,一般都是供给孟家军使用,旁人买不到。

    现在突然多了二十七匹,这令他心中有些异样的不安。

    于是,韩彧问,“柳郎君可知,这些马儿的主人是谁?”

    姜芃姬嗤笑,她杀人从来不想问名字,也没必要去问,反正都是死人。

    嘴上却说,“不知,莫非你知道?”

    韩彧十分笃定地道,“此乃沧州孟氏马场所出骏马,此等静心饲养的优质骏马,哪怕在孟家军,也只有那些有地位分量的,才有资格拥有……柳郎君可是闯了祸了……”

    姜芃姬不在意地说,“为何?不过是几匹驮人的牲畜罢了,还能要人命不成?”

    韩彧险些要哭笑不得,倏地又板起脸来,“岂止能要人命,恐怕还要连累全族!”

    有这么严重?

    韩彧见她不信,十分认真地为她阐述利害关系,“柳郎君可千万别不信,沧州孟郡曾发生一桩惨案,曾经有人偷偷盗走孟氏下属一匹马,最后连累全家都被牵连,在马场被乱马踩死?!?br />
    “这些马儿又不是我盗的,而是它们自己跑来的?!苯M姬十分认真地说,“不过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一件事情了,这些马儿留着的确容易招来祸端,得想办法尽快脱手才是?!?br />
    韩彧:“……”

    姜芃姬冷冷一笑,“这位郎君言辞之中认定我乃是盗贼,既然都担了这个罪名,不如彻底坐实了,直接将马儿全部卖掉,挣一笔银钱再说。至于孟氏如何暴怒,那也得找得到我才行?!?br />
    韩彧机警聪慧,顿时明白姜芃姬对自己的态度为何变化这么大,顿时拱手歉然。

    “柳郎君不必如此生气,我以那桩惨事作为例子,只是想要告诉郎君三思行事,孟氏势大且嚣张桀骜,寻常人家无法与之抵抗,并无任何污蔑郎君盗窃的意思……”

    姜芃姬微微加紧马肚子,大白马上前两步。

    她傲然道,“无妨,我既然敢接收这些棘手的小家伙,自然有我自己的依仗?!?br />
    见她如此,韩彧也没继续坚持,也许人家真的有自傲的资本呢,他多嘴劝阻反而惹人生厌。

    两人本是萍水相逢,加上还有误会的开头,自然没什么好谈的,很快就分道扬镳。

    直播间观众倒是觉得可惜,难得有这么养眼的阳光系美少年,不好好舔一会儿真可惜。

    为了避免再碰到识马的人,姜芃姬干脆抄了小路,优哉游哉地让大白马驮着自己去农庄。

    “哇——好大的马!”

    “好高??!”

    村子里的小孩儿哪里见过这么多马?

    一堆熊孩子纷纷凑上前来,小脸盛满了好奇,谁都想伸手摸一摸马蹄,不过姜芃姬却不允许,战马的脾性都比较烈,要是他们不小心惹火哪匹,到时候被赏一蹄子,小命可就玩没了。

    “郎、郎君……这些……”

    姜芃姬跳下马,“孝舆啊,你来得正好,让孟教头带人过来把马牵进庄子,记得全部拴好?!?br />
    徐轲觉得,这不是重点!

    重点是,郎君不是整天喊着自己很穷很穷,要节约这里节约那里,甚至到了丧病的程度?

    所以……哪里来的钱,买这么多战马?

    哪怕徐轲不懂马,但基本的眼光还是有的。

    他不知道这些马具体有多好,只要知道它们的确很优秀就足够了。

    所以……自家郎君到底上哪儿杀人放火了,弄来这么多?

    一时不慎,徐轲竟然将刚才内心所想脱口而出。

    姜芃姬偏头盯着他,将对方看得毛骨悚然,仿佛下一秒就要暴起给他来一下子。

    哪知,人家只是十分认真地点点头,道,“知我者,孝舆也?!?br />
    徐轲懵逼:“……”

    直播间的观众差点儿要笑惨了,虽然没了之前的韩彧美少年,但徐轲颜值也不低。

    “郎君您……真的去……杀人放火……”

    徐轲简直不知道该怎么反应了。

    只是,面对姜芃姬似笑非笑的眸子,徐轲倏地反应过来,琢磨出不对了。

    “有杀人,不过没有放火?!苯M姬认真地道,补充了句,“火烧山林,那是重罪?!?br />
    在姜芃姬那个原木资源匮乏的年代,纯木质的家具,除了土豪和世家,没人能用得起。

    为了?;ぴ嚼丛缴俚牧帜咀试?,还特地出台了相关的法规,放火烧山罪行严重,会死人的。

    徐轲闻言,微微松了一口……不对,没有放火,杀人也是不行的!

    这时候,他才认真数了数马匹的数目,扣除自家郎君的那匹,剩下来足有二十七。

    二十七?

    想到这个数目,再想想自家郎君说的杀人,他似乎明白了什么。

    “反正是从孟氏手里抢来的,又不用什么成本?!苯M姬抬手拍了拍徐轲的肩头,“不过,孟氏马场养出来的马,全都有特殊的标记,识马的人,很容易就能认出来,这会是个麻烦?!?br />
    徐轲还没反应过来,姜芃姬已经做决定。

    “想办法卖掉,估计能值一大笔钱?!?br />
    “卖、卖掉……战马……”徐轲的脑海中闪现出马匹的大致市值,一般用于运输的马并不便宜,像是这样的战马,价值更是前者的几十倍,“只是,这样会不会太可惜了……”

    不管是什么时候,男人总有某种特征始终不曾改变。

    如理,姜芃姬那个时代的男子对机甲情有独钟,网络甚至有人调侃那才是男人的真爱。

    在这个时代,男子似乎也是如此,对身姿矫健的马有着独特的钟爱情节。

    姜芃姬道,“留着也行,不过我觉得没有必要。我之前狙击杀了那些孟氏的走狗,只留了一个活着回去报信……若是让他们知道这些马落到我手里……”

    徐轲猛地一惊,瞬间清醒了过来。

    在个人爱好和现实利益面前,他还是十分理智的。

    “既然如此,那还是尽快想办法将这些战马脱手,哪怕价格低廉一些也行,不能留在手里惹祸?!毙扉鹚档?,脑海中已经开始折算,这些战马能给他们带来多少银钱和米粮。

    “嗯,不过我不知道渠道,这件事情还是要找稍微专业一些的人来估价?!?br />
    姜芃姬微笑,孟氏对旁人来说是灾星,但对她来说似乎是福星?

    不管是两千石米粮,还是这二十七匹战马,亦或者是被拐过来的孟浑,都是孟氏自己作死,这才白白便宜了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