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从马背一跃而下,大白马十分通人性,亲昵地蹭了蹭她脸颊,然后跑一边啃草去了。

    “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吃上梨子……”

    望着汍水河岸旁的梨树,姜芃姬深吸一口气,满鼻皆是清新梨香。

    此时也没什么人在汍水河岸举办雅集,所以岸边根本没有人影,除了不停攒动的马屁股。

    姜芃姬径直走到岸边,踹掉木屐,脱下足袜,直接将双脚浸入水中,喟叹一声。

    冰凉沁人的感觉从足尖蔓延至全身,姜芃姬双手撑着河边石子,微微向后倾斜,仰望天空。

    【蜀黍最爱萝莉】:默默潜水,然而主播的双脚把我炸出来了!

    【老司机联萌】:我想,这是今天的福利吧,足控党有福了。

    柳羲毕竟是娇生惯养的,不管是骑马还是射击亦或者是奔跑,肌肤都显得有些娇嫩,如今脚板已经起了几个红通通的水泡,火辣辣的,等触及冰凉的河水,舒适中带着些许颤栗。

    “看来还是要多练一练……总是这么容易起水泡也不好……”

    姜芃姬无聊地用足尖撩起水面的涟漪,等水泡不是那么滚烫难受了,这才准备收脚上岸。

    不过她还没把脚从水里抽出来,发现不远处站着一名身着湖蓝儒衫的高挑少年,模样约莫十八十九岁,肌肤细致如无瑕白瓷,明眸善睐,唇红齿白,薄厚适中的唇带着弧度。

    这是一张看了就容易心生好感的脸,似乎对谁都带着笑。

    只是,此时少年却抿紧了唇角,略略有些薄怒的味道。

    直播间的一堆颜控瞬间又是嗷嗷嗷直叫,各种舔屏的弹幕铺天盖地而来。

    【榴莲味牛奶】:不行了,受不了了,好美的少年,啊嗷嗷嗷——虽然我知道古代十分残酷,十分危险,但是看到这个少年的一瞬间,那些艰难困苦全踏马见鬼去吧,颜值至上!

    【抠着脚吃饭】:不服!为什么古代人一个赛一个好看,不都说是歪瓜裂枣么?

    【主播正面上我】:虽然主播才是我的真爱,但是看到少年的瞬间,我好想爬墙。

    诸如此类的弹幕,险些把姜芃姬的视野全部遮住,最后没办法只能稍微屏蔽一部分。

    姜芃姬环顾四周一圈,确定除她之外没有旁人了,也就是说,那个少年对着她生气?

    少年白瓷一般细致的脸颊飘着些许酝怒,眼神控诉地看着她,仿佛她做了天怒人怨的事情。

    不对!

    她刚才除了泡脚,散养二十几匹马之外,还做了什么事情了么?

    难不成,散养的那些马儿跑去占他便宜了?

    正当他疑惑不解,直播间的一条弹幕引起了她的灵感。

    【艾泽花火】:哈哈,话说主播,那个美少年不会在下游喝水了吧?看起来,貌似挺生气。

    姜芃姬:“……”

    低头看看自己还泡在水里的双脚,抬头再看看少年差点儿憋红的脸,无语凝噎。

    怪她喽?

    淡定地穿上足袜,踩上木屐,姜芃姬吹了一声口哨,大白马蹬蹬就跑了过来。

    在它身后,还跟着整整二十七匹颜色各异,但体态匀称的矫健骏马。

    很显然,大白马俨然成了群马的首领,甚至不用姜芃姬刻意驱赶。

    姜芃姬嘀咕一声,“这年头,马都要成精了?!?br />
    她坐上马背,眸光略略瞥过那个依旧立在原地的少年,动了动缰绳,示意大白马过去。

    姜芃姬坐在马上,对着少年拱手作揖,“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少年的个头很高,不过还是比大白马低了一头。

    当大白马低头对着他打了个响鼻,少年连忙倒退一步,面上带着几分慌张之意。

    姜芃姬见状,轻拍马脖子,示意小姑娘别故意欺负人,“看你装扮,似乎也不像是本地人?!?br />
    少年定了定神,眸光纠结地望着她。

    过了一会儿,他拱手回礼,“在下琅琊人士,小郎君唤我韩彧便行?!?br />
    韩彧?

    表字呢?

    姜芃姬下意识地想到这个问题,毕竟古代人取名的习惯真心令人蛋疼。

    只是旋即想起来,表字只有关系比较好的友人或者长辈才能称呼的,她眸色一敛,问,“我叫柳羲,河间本地人。刚才看你一直盯着我看,你是……有什么难处么?”

    如此一问,少年的表情又难看了两分,姜芃姬心中暗笑,直播间观众埋怨她太恶劣。

    韩彧被她这个直白问题噎住了,但总不能直白说,他刚才在下游喝了点儿水解渴吧?

    想到这里,韩彧的脸色更加糟了,没办法,谁让水囊已经空了,进城还有一段距离,只能就地取水,却不想,会有人在上游泡脚……他该庆幸,对方不是在如厕?

    韩彧下意识低头,看姜芃姬穿着足袜的脚,胃间隐隐翻滚,有些难受。

    姜芃姬又道,“刚才是我失礼了,因为长途跋涉,双足有些疼,刚泡了一会儿脚,发现你那般看着我,还以为是我身边这些马儿惹了你……它们没把你怎么着吧?”

    韩彧闻言,苍白的脸色好看了许多,白皙的脸颊恢复了血色。

    “这些马儿并没有捉弄我……它们……都是战马?”

    韩彧说着,视线扫过姜芃姬口中的“马儿”,似乎发现了什么,瞳孔略缩。

    “是不是战马我不知道,不过,绝对是好马?!苯M姬笑着抚了抚大白马的马鬃,对方一脸亲昵地蹭着她的手心,不时还用舌头舔舐,“我带着大白出门跑了两圈,松开缰绳让它自己去觅食,没想到回来的时候带回这么多马,我也是十分惊奇……”

    韩彧听着觉得万分惊奇,眸光熠熠地落到大白马身上,道,“这马儿体态匀称,四蹄矫健,眸光灵性十足,又有寻常马儿所没有的凶悍之气……这是北疆良驹?”

    “应该是吧,父亲专程送的,据说是从北疆皇族马场千挑万选的好马?!苯M姬道,“我对马儿没什么研究,不过大白的确是灵性十足,似乎能明白我的话,全府上下,唯独对我亲近?!?br />
    姜芃姬说这话真的有些不要脸了。

    大白马见她也是讨厌的,要不是她以精神杀气威胁,人家未必会买账。(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