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播V】:不用着急,放走一条鱼,不过是为了惹来更多笨鱼上钩而已。

    她嗤笑一声,纵身一跃,从繁密的树干上落地,脚步轻快地离开。

    敌明我暗,主动权始终都在她手里,也多亏了河间郡山高林深的特点,隐匿身形十分方便,再加上姜芃姬熟知如何才不会留下痕迹,穿梭林间,宛若龙入大海,自在得很。

    “不好了!不好了!头领,有敌袭!”那个幸存的随从慌慌张张地奔向人群,一口气险些喘不上来,唇色发白,嘴里还不停念着,“有敌袭!刚才两个兄弟都被人杀了!”

    什么?

    有敌袭?

    还被杀了两个人?

    头领倏地一下从小马扎上站起来,两步上前,逼近那个幸存的随从,厉声道,“什么敌袭?”

    对方喘了一会儿气,终于能勉强叙述了,“刚才我与其他两人在水潭边打水,突然有两个黑色身影闪过,以箭矢偷袭我们……我们不慎掉以轻心,另外两人……被贯穿脑袋,死了!”

    “死了?”头领不可置信地睁大了眼睛,旋即生出一股子暴虐情绪,他带来的人,竟然在外头被人偷袭杀了,这肯定是河间附近的土匪做的,真是胆大包天,“然后你就这么回来了!”

    那个幸存随从红了眼眶,声泪俱下地说道,“头领,我也想跟那两个畜生拼命,为兄弟报仇,只是……只是,我还得保住这条命,过来跟兄弟几个报信儿啊,兄弟的命不能白白丢了。要是让旁人知道我们孟家军的人被两个土匪给偷袭杀了,这脸面到时候往哪里放?”

    头领阴着脸听着,双手紧紧握成了拳头,他猛地拿出自己的鞭子,怒气值早已经蓄满。

    “这些乌合之众,欺人太甚!”头领愤恨地咬牙,点齐二十人,“我们去为兄弟报仇!”

    姜芃姬五感不再压制,这个距离也能听到那些人的对话,不由得哑然失笑。

    直播间的观众借着系统的便利,也能清晰听到那几个人的对话,顿时2333形成了汪洋。

    【骨咩咩】:脑洞好大,说得就跟亲眼见到一样。他连主播在哪里都不知道,还信誓旦旦说看到两个黑影,难道仅仅因为主播一次双发,射出了两支箭么?这个逻辑笑死人。

    【老司机联萌】:等会儿主播再来一个三连杀,是不是他们就该说偷袭的人有五个了?

    【穆语清风】:对方肯定要这么说啊,不把情况说得凶险一些,怎么解释自己吓得尿裤子,丢下兄弟两具尸体,撒腿就跑的懦弱行为?还是太年轻,要是脸皮厚一些的,说不定直接吹嘘有一个加强排的土匪盯着他看,他武艺高强,左右突围,终于逃出生天……

    【大家一起举栗子】:哈哈哈,楼上的言论,我服了!

    姜芃姬心情愉悦地等着,她虽然不习惯使用远古时代的弓箭,但这东西跟偷袭狙击一样。

    相较于定点狙击,她更加喜欢射一箭换一个地方,移动着来。弓箭不能和狙击枪相比,前者的速度和破坏力太小,老是蹲一个地方,那简直是在明晃晃告诉敌人自己的方位。

    【主播V】:@老司机联萌,我觉得你的意见可以采纳。

    姜芃姬从箭筒抽出三支箭,举弓拉弦至满月,整个人纹丝不动,一双带着犀利光芒的眸子微微眯起,等待最佳时机。被留下看守马匹和行囊的一共有五人,站位看似松散,实则戒备。

    之前幸存的小伙子被留下来了,他之前慌张奔跑,不慎摔了两跤,整个人显得极其狼狈。

    同伴安抚道,“瞧你那个熊样,两个土匪就把你吓成这个样子。你看,头领不是已经带人过去了么?头领出马,别说两个偷袭的土匪,哪怕是一整个匪寨的,也能被他杀个精光?!?br />
    幸存的随从依旧有些瑟瑟发抖,额头沾着两块泥,磕破的伤口冒出血与泥土混合。

    他有些勉强地勾了勾唇,正要仰头道谢,一道黑影遮住他头顶的阳光。

    下一秒,温热的重物栽倒在他身上,弄得他猝不及防。

    腥红温热的血液滴落在他脸上,险些要滴进他的眼睛。

    咻咻咻——

    碍于站位问题,姜芃姬没办法同时射出两箭,一箭双雕有难度,干脆以极快的速度连射。

    “敌、敌、敌袭——”

    随从抬手将已经被洞穿大脑的同伴推开,视线又重新恢复明亮,然而周围也多了四具还未来得及反应,便已经归西的尸体,一旁静静啃着草的马儿没有丝毫慌乱,也没有受到惊吓。

    似乎,刚才那四支夺取他们性命的箭矢全是凭空飞来的,没有一丝丝杀气!

    姜芃姬满意地看了一眼那个随从近乎崩溃的表情,眸色一暗,反身折回之前的水潭。

    此时,头领已经带着人来到事发的水潭,两具尸体正孤寂地漂浮着,鲜血染红了水面,那两支洞穿大脑的箭矢还挂在上面。头领面色一沉,让人上前将尸体捞上来。

    抬手将其中一支箭拔下来,也不管自己身上被喷溅到的花花绿绿的液体。

    他翻了翻箭矢,并没有从上面看到任何特殊的私人标记,看样子真的是土匪干的?

    头领心中沉吟,说道,“去周围查查,有没有其他人活动过的痕?!?br />
    一番查看,结果令人遗憾,似乎偷袭他们的两个人都是无足的幽灵,地面并没有其他人的脚印或者活动痕迹,头领不信邪,亲自去查看一番,事实果然如此!

    此时,有人不禁心中嘀咕,“说是看到两个黑影,莫不是鬼影吧?”

    “闭嘴,大白天的哪里来的鬼?”

    虽然有人反驳了,但诸人心中还是有些毛毛的,此时森林吹过一阵凉风,吓得人头皮发麻。

    “头领,这里查不到什么证据,也没有其他土匪的痕?!颐腔挂绦颐??”

    头领捏断一支箭,似乎想不明白为何没有丝毫痕迹,对方又是怎么做到?

    鬼怪?

    呵呵,这都是庸人会相信的。

    头领不死心地又查了一遍,最后还是不得不选择回去。

    整整二十八匹良驹还在原来的地方放着,要是这个时候被人抢了,他们可就亏……

    等等!

    头领脚步蓦地一顿,大喊一声,“糟!调虎离山!”(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