沧州孟氏在东庆到底有多少权势?

    河间郡守以前也只是听闻,如今真正见到,顿时要气得一佛出世,二佛升天!

    什么叫做他只是一个有名无权的小小郡守,芝麻大点儿的小官,能拿他怎么办?

    “欺人太甚!欺人太甚!他沧州孟氏欺人太甚!”

    河间郡守气得掀翻桌案,身上的赘肉随着他的动作颤抖,唇上两撇胡须险些要翘起。

    诚然,河间郡这块地方按照土地面积和百姓人数划分,不过是个小小的县,但既然挂着郡的后缀,那他这个河间郡守便是实至名归,哪里能容忍孟氏豢养的奴仆羞辱!

    将人押解过来的郡守府护卫,也是一脸铁青之色。

    那个头领狞笑一声,抬手拍了拍护卫首领的肩膀,低声耳语。

    “我说了,你怎么把我抓过来,还得怎么把我送出来,何必自取其辱呢?”

    “走!”

    头领一挥手,二三十人直接大摇大摆地离开郡守府,气焰嚣张至极。

    远处,姜芃姬冷冷掀开车帘,静静望着这些气焰高涨的人,仿佛斗胜的公鸡。

    直播间的观众虽然没有目睹全程,也没看到那一伙人在河间郡守府如何嚣张,然而就冲那个头领的话,不少人就表示——简直嚣张得要上天啊,有这个本事怎么不原地爆炸!

    【啊啊啊】:不服啊主播,简直气得肺都要炸了。李钢他儿子都没有那么嚣张,这个头领不过是孟氏的一个下人,竟然这么拽,像是这样用生命作死的,电视剧都活不过第二集!

    【隐匿者】:冷漠说一句,人家不仅活过第二集,还活着走出郡守府了。

    【一粒傻白】:唉,古代就是这么赤果果的社会啊,权势压死人……

    【岁月在指间流逝】:真的很气人,虽然知道古代这个地方人命如草芥,但也没想到会廉价到这种程度。那个赌坊被搬出来的尸体,少说也有五六十人了,那是五六十条人命??!

    【翩跹蝶舞】:呵,我不赞同@岁月在指间流逝,你的那句话,正确的说法,应该是“平民的性命如草芥,甚至不如草芥”,有社会地位的人,性命可贵了。

    直播间的气氛有些沉默,之前停在赌坊外面,已经有不少观众觉得压抑退了出去。

    只是直播间排队一直是满的,推出去一波,还有新人填上来,在线人数一直是稳定一万。

    姜芃姬冷冷看了一会儿,突然在直播间发了一条讯息。

    【主播V】:你们怕血么?

    直播间的观众看得懵逼,怎么突然问这个问题?

    难道是神经反射弧太长了?

    下一秒,姜芃姬她又补上一条。

    【主播V】:不怕的话,我教你们正确的杀人姿势。

    一时间,整个直播间都静默了,弹幕更是空了好一段时间。

    不过片刻,铺天盖地的6666将她视线淹没。

    【一叶成舟】:日常洗脑任务:被主播帅一脸(完成1/1)

    【翩跹蝶舞】:别的不说,就冲主播这股豪爽劲儿,我也要给你发一串666

    【一粒傻白】:主播还缺腿部挂件么?可以各种姿势喊666

    直播间的几乎要沸腾了,姜芃姬唇间带着一丝冷笑。

    不爽了就怼过去,忍气吞声的那是乌龟!

    “先回府?!?br />
    放下车帘,车夫轻扬鞭绳。

    从这里到柳府并没有耗费太多时间,姜芃姬直接让人去马厩将马儿牵过来。

    “有些事情要出门,若是父亲问起我的去向,就说我在城门下钥之前回来?!?br />
    接过缰绳,姜芃姬轻身提气,轻松跃上马背。

    抄了近道,避开人流多的地方,姜芃姬十分顺利就到了城门。

    看到几个守卫脸上愤愤不平的容色,姜芃姬心中一定。

    低声喃喃一句,“看样子,他们刚过城门没有多久,应该还来得及?!?br />
    城门检查并不慢,她很快就牵着缰绳上马,朝着那一行人的方向赶去。

    北疆战马,毛色纯白,体型匀称俊美,擅长长途奔袭,耐力持久,是不可多得的名马良驹。

    除了上次雅集,姜芃姬这还是第一次骑它。

    “应该就在前面……不过周围地势平坦,短距离容易暴露……先绕路抄到他们前面……”

    看到地上杂乱且深的马蹄印,姜芃姬眸光一闪,微收缰绳,让马儿朝着另一个方向奔驰。

    那一行二十几人,自然不会想到有人此时跟在他们身后,等待下手的最佳时机。

    一个随从面上有些忧色,问头领,“若是家主怪罪我们滥用孟氏的名声……”

    “这怎么能算是乱用?要不是河间郡这些碍事儿的耽误时间,我们这时候都能到下一个驿站了。二郎君被孟浑那一伙歹人绑架,现在是救人如救火,这么重要的时间,他们耽搁得起?”

    头领没有发话,说话的是另外一个随从,他用孟氏名声给自己谋利,也不是一次两次了。

    “都闭嘴,尽快赶到下一个驿站要紧?!蓖妨烀蚪舸?,心中一片焦急。

    头领发话,其他人自然不敢置喙多嘴,纷纷埋头赶路。

    因为耽搁了时间,没办法抵达最近的驿站,马儿已精疲力竭,急需休息。

    头领看了看天色,抬手以袖子擦去额上汗水,道,“先原地修整?!?br />
    他大马金刀地坐在小马扎上休息,全身滋滋冒着汗,其他人也是一副疲倦的模样。

    之前收到孟悢的消息,他们一夜不休地赶到河间,却不想来晚了一步,人已经被孟浑绑走,

    为了尽快将书简送回沧州,他们不得不继续上路,换而言之,众人已经一天一夜未睡了。

    本想去最近的驿站修整一番,准备足够的干粮和水囊,给马儿喂饱肚子,但还是没赶上。

    “头儿,没水了,连干粮都没了……”

    早知道这样,还不如在河间郡先补充一些,现在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也忒虐了。

    “派三个人出去找就是,修整半个时辰,记得别回来迟了?!?br />
    河间郡附近多有深山环绕,猛禽凶兽十分多,依照他们的身手,打点儿小猎物十分简单。

    另一处,姜芃姬潜藏在附近,可以清晰听到几人的对话。

    直播间的观众纷纷表示,此时有种暴风雨爆发之前的刺激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