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85:生无可恋(四)【第四更,求月票,战!】

185:生无可恋(四)【第四更,求月票,战!】



    虽然孟浑嘴上是这么说的,心里依旧有些惴惴不安,觉得这样会出事儿。

    依照他的了解,像是士族高门、大家贵子身边的贴身丫鬟,要么到了年纪婚配,要么直接成了房里人伺候,像是姜芃姬这样直接把人丢出来习武,倒是极其少见,或者说独此一家。

    现在小郎君还小,不懂风月,所以让婢女习武就习武,以后要是“懂事儿”了,后悔咋办?

    孟浑支支吾吾地委婉表达自己的担心,结果他发现,小郎君根本不是不懂!

    对方不仅懂,而且胸有城府,思想跟其他男子截然不同,胸襟也更为宽广。

    “不用这么担心,让婢女过来习武,这本是我一早打算好的,无需那般战战兢兢?!?br />
    姜芃姬摇头道,开始拿出自己忽悠人的气势,她的想法和坚持,这个时代的人很难理解,所以她打算用这个时代可以理解的方式去讲述自己的想法,并且,一番歪理还能说服人。

    她说道,“我时常阅览前人书籍,翻看史书,发现一个十分有趣的现象?!?br />
    徐轲听她说及史书,顿时来了兴趣,追问道,“郎君发现了什么?”

    姜芃姬道,“女子多为附庸,甚至是可以买卖的物品,这一现象在十六国大乱之前尤为严重。一国之君,妃嫔宫娥多达三万三,虽然这是一个虚拟夸大的字,但也能看出当时帝王如何奢靡。反观民间,男子无妻可娶,某些地方甚至兄弟、叔侄共妻的现象,并且成为习俗?!?br />
    徐轲闻言点头,他看的书籍都是柳府书房带出来的,自然也看过这些内容。

    “再后来,末帝宠幸奸佞小人,奢靡无度耗空国库,十六路诸侯藩王占地为王,各自称帝,由此拉开十六国数百年大乱的序幕。此时,各地对女子劫掠,饥荒之年,甚至以此为食……”

    这些历史,徐轲也是看过的,当时觉得十六国年代太过血腥昏暗,中原腹地十室九空,人口总数不及十六国之前的十分之一,愚昧血腥程度,简直堪称发指!

    十六国造成的余毒,直到大夏开国数十年,依旧没有回复至以前的人口水平。

    “那些赫赫有名的女将,大多数都是这个时候出现的?!苯M姬说,“她们的价值仅仅在于不停生子,为人口做贡献,亦或者成为旁人充饥的食物?我倒是看到了不一样的地方?!?br />
    徐轲摇头否认,“自然不是,人口繁衍增长,女子功不可没……”

    “仅仅这样?”姜芃姬又道,“十六国纷纷建立,第六年,盂县有匪寇烧杀抢掠,有女菖蒲经以计诛杀匪寇头领,并且收拢残余匪徒,反而护住一方安宁……她的价值只有生育?”

    徐轲想了想,摇头道,“经记载,菖蒲乃是天生石女,无法生育,但有一夫婿,夫妻恩爱?!?br />
    “大夏奇异录有一篇记载,梅郡天空有金凤落地异象,同时又有一女婴诞世,世人皆说此女有金凤之名,可为一国之母……孝舆还记得这篇内容么?”姜芃姬又问。

    她说的这些,全部都是确实存在的历史,稍微博学一些都懂。

    “郎君所说的应该是大夏开朝功勋之一,与孟公齐名的奇女子,后来追封关内侯的许公?!?br />
    接着,姜芃姬又说了几个在十六国或者大夏开朝初期都十分有名的女子。

    最后,她说,“由此可见,女子亦能创造不亚于男子的功绩,那么为何如今女子的定位,越发向十六国之前的靠拢?听来来往商客讲,中诏如今推崇一本名为《女戒》的书,上有七篇,包括卑弱、夫妇、敬慎、妇行、专心、曲从以及叔妹,内容挺有趣,孝舆可以拜读一番?!?br />
    徐轲:“……”

    《女戒》,一听就是女子看的,他去看什么?

    “我从一名商贾那边买了一卷《女戒》的抄本,当时看完了,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这是哪个脑瘫写出来的?”姜芃姬嗤笑,又道,“后来仔细打听,竟然是中诏皇后所书,意图教化天下女子,甚至那边已经有儒生上书,觉得许公行为有伤风化,希望能撤了关内侯追封?!?br />
    徐轲一听,险些炸了,道,“何等酸儒,竟敢这么做!许公之勇,不下沧州孟公!若非许公后人子嗣单薄,又不喜朝堂纷争,如今,哪里还有沧州孟氏这般嚣张?”

    孟浑的老东家就是孟氏,他听了有些讪讪。

    孟公和许公,当年可是并称军中双雄,皆为后来的五将之一。

    不过孟公好酒,有一次行军也喝酒,险些闯了大祸,最后还是许公带兵救援,免于损失。

    所以吧,孟氏上下最不爽的人,恐怕就是那个被追封关内侯的许公,这个追封原本生前就该给人家的,只是夏太祖碍于朝堂风气以及孟精的面子,这才一拖再拖,直接拖到人家去世。

    “但是这个消息,中诏国内,赞成的学者颇多?!苯M姬笑着露出一抹讥诮,“这算什么呢?人家乃是开国元勋,苦于女子身份,一生征战,立功无数,生前不得封侯,死后追封都要被后人褫夺。如今这样风气,到底是越发向前,越发开明,还是越发向十六国之前末朝靠拢?”

    徐轲平复心情。

    仔细想想,这些年似乎的确如此。

    哪怕民风颇为开放的东庆,也渐渐变得拘谨起来。

    这到底是一种进步,还是一种倒退?

    徐轲问,“那么,郎君的意思?”

    “弄琴这般安排,便是我的意思?!苯M姬道,“夏朝建立之后,民生人口的确恢复了不少,然而五国分夏之后,各国之间摩擦纠纷不断,刚有起色的人口又有凋零趋势?!?br />
    都已经这样了,中诏那位皇后还弄出什么女戒,要求女子从一而终,贞女不嫁二夫。

    人口增长得起来才见鬼,偏偏中诏那群人也是脑残,竟然还觉得十分有道理,回头就要求家中女眷研读皇后所书的《女戒》,脑子都被消化成了屎,拉进茅坑了吧?

    正确的做法不是修生养息,鼓励农耕,督促男女婚嫁,并且颁布适宜的法令支持么?

    这种脑子都能当皇帝,踏马系统还让她去宫斗,争取这种人的欢心,脑残了吧!

    无辜躺枪的系统:“……”

    生无可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