宛若拨开迷雾,走出了死胡同,姜芃姬觉得很多事情都清晰起来。

    诚然,两个时代有太大太大的区别人,然而人心总是相似的,她之前是钻了牛角尖了。

    正想着,徐轲这小子突然莞尔,壮着胆子揶揄她,“难得,竟然也有郎君所不知的?!?br />
    姜芃姬丝毫不觉得冒犯,毕竟人无完人,要说缺陷,她满身都是小毛病,没什么好否认的。

    “没有谁是全知全能的,我对这些不懂,甚至是走入误区,不也很正常?”姜芃姬眸色清透地望着徐轲,道,“再举个栗子,好比孝舆,不也经常挑灯苦读,只为学会自己所不懂的?”

    徐轲险些被自己的口水呛了一下,这跟这,哪能一样呢?

    要不是自家郎君表现得太过强势亮眼,弄得好似全知全能的完人,他也不会这样调侃。

    不过,姜芃姬这样清晰认识自己短处,不介意旁人调侃的,倒是少数,也是她的极大优势。

    君不见前朝开国功臣,最鼎鼎有名的那位丞相,高宗之师,最后怎么被高宗整死的?

    那位前朝丞相不过是尽职尽责完成先帝托孤,最后却被先帝唯一的儿子残忍诛杀。

    越是上位者,越是无法容忍旁人盯着自己的短处。

    有人觉得那是诤言,有人觉得忠言逆耳,但不管是哪一种,其实也是因人而异。

    若侍奉的主公心胸宽广,能广纳良言,当然能理智听从下属建议,更改自身过错。

    可若侍奉的主公心胸狭隘,听不得半个不好的字,哪怕当场不发作,背后也会给人狠狠记上一笔账,弄得人心惶惶不安,这样的主公又能得到多少忠臣良将的誓死追随?

    所以,姜芃姬能这么轻描淡写地承认自己也有不足之处,这令徐轲颇为意动。

    徐轲这般暗暗感动,姜芃姬却完全戳不到萌点。

    此时,孟浑已经将剩下的弟兄安顿好了,面上颇带喜色。

    他去看了,干燥整洁的大通铺,每一床的被褥都是好的,盖着很暖,感觉不到半点儿阴冷。

    对于这个待遇,孟浑十分满意。

    农庄佃户不多,大部分房间都是空闲的,偶尔存放一些东西,稍微收拾一下,再熏干室内的湿气,基本就能住人。徐轲考虑到部曲加人的情况,特地多收拾了一间大房,正好用得上。

    孟浑么,他的住处已经让农庄的仆妇帮忙整理,想来晚上应该是有地方住的。

    “多谢郎君!”

    一过来,孟浑就给姜芃姬行了个大礼,不过还没跪下来就被她眼疾手快拦住了。

    “这本就是应该的,既然你们选择了我,我至少要保证你们最基本的生活?!苯M姬平淡地说道,示意孟浑坐下,“部曲交接的事情,你直接询问孝舆就行了,我偶尔会到农庄来一趟。要是有什么短缺的,直接告知我就行。过几日,风头会比较紧,记得要小心谨慎?!?br />
    孟浑明白姜芃姬说的风头紧是什么意思,孟氏知道孟悢被“绑架”,肯定得炸啊。

    “对了,我回府之后,会把我的贴身丫鬟送来你这里?!?br />
    姜芃姬突然说了一句,一旁吃茶看戏的徐轲差点被呛到。

    孟浑更是两手无措,脸色又红又白,支支吾吾地道,“郎君好意,属下心领,只是亡妻孝期未过,实在无法接受郎君身边的……而且,属下并无再娶心思……”

    姜芃姬一脸懵逼,她看看孟浑,再看看徐轲,嘴角抽了抽。

    旋即挑眉吐槽,“你们怎么这么污?”

    脑子里都想什么有色东西?

    两人听不懂什么叫做污,被姜芃姬顺带的徐轲也倍感冤枉,他又怎么了?

    未等他们发言,姜芃姬解释说,“我那个贴身侍女是过来一起习武的,不然你们想什么?”

    额……孟浑和徐轲一愣,然后默默低头。

    徐轲还好,他知道自家郎君不是什么正经人。

    但孟浑却反省自己,他竟然忘了郎君如今才十二!

    依照士族高门规矩,估摸着连个房里人都没有。

    孟悢十一岁就宿花眠柳属于特例,不能拿来衡量其他士族贵子。

    他觉得吧,估计小郎君还不知道他刚才那一番话多么惹人误会。

    双方,有些微妙的蜜汁尴尬。

    孟浑尴尬地轻咳两声,总不能说他误会郎君是想把贴身丫鬟赐给他之类的。

    不过……这也不对啊,把贴身丫鬟丢到农庄,跟着部曲习武又是什么鬼?

    姜芃姬有自己的打算,她没有多少时间教导弄琴,或者说她根本没有那个教书育人的耐性。

    一些基础的体能训练可以让弄琴跟着部曲学,孟浑是个可靠的人,有他盯着,弄琴也不会被其他人占便宜,自己时不时再给弄琴开个小灶,过不了多久她就能吊打部曲那些战五渣。

    谁有占便宜的念头,先做好被人踢爆子孙根的心理准备。

    “我那个丫鬟喜欢刀枪剑戟,整日困在内宅也太过无趣,拘着不好。我觉得她喜欢的话,习武也挺好,免得以后嫁了人被夫婿欺负?!苯M姬一脸认真地说,“你们觉得呢?”

    孟浑和徐轲二脸懵逼,他们能说什么?

    郎君关心贴身照顾自己的丫鬟,生怕她嫁人会被欺负,正常人的思维应该是让人给丫鬟灌输正确的相夫教子的理念,让她研究女德女红,而不是,让丫鬟去习武吧?

    想干啥呢?。?!

    要是家庭不睦,直接拳头解决?

    徐轲一副打开新世界大门的表情,孟浑却说,“郎君此法,甚好甚好!”

    他也是有女儿的人,女儿还被人残忍害死,要是能安全长大,再过几年也该谈婚论嫁了。

    以一个父亲的私心,他当然看不得自己女儿被欺负。

    所以,虽然郎君的思维奇怪了些,但他还是支持的。

    徐轲震惊地看着孟浑,感觉自己成了被两人排斥的异端。

    “但是……”徐轲有些不安地扭了扭,道,“这不大好吧,毕竟部曲皆是男子,损了郎君身边婢女清誉,那该怎么办?”

    姜芃姬没说话,孟浑却虎着脸道,“前朝大夏,开国功勋亦有女将,女子习武如何不行?”

    徐轲:“……”

    二比一,好吧,他还是乖乖闭嘴好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