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78:系统,这个锅你来背(二)【第七更,月票900+】

178:系统,这个锅你来背(二)【第七更,月票900+】



    【XX名器——九曲回廊,妙曼莫测,你值得拥有!任何男人都将离不开你的魅力,让男人沉迷陶醉,无法自拔。真正做到后宫佳丽三千人,三千宠爱集一身,从此君王不早朝?!?br />
    姜芃姬:“……”

    系统:“……”

    要死要死要死要死?。。?!

    “系统?!?br />
    她蓦地微笑,灿烂若朝阳,说出的话却令人不寒而栗。

    “你给我记着!”

    系统倍感冤枉,这锅背的。

    欧皇抽不到好卡,怪它喽?

    不过呢,以宫斗系统的主线来看,其实这张卡也不负姜芃姬欧皇之名了。

    换做以前的宿主,非要积累巨大人气积分之后,才能从系统商城兑换。

    姜芃姬什么都不用耗费,随便抽了一个银宝箱,就抽出价值最高的,这还不红?

    不过,这些话系统是不敢说出来,它怕被姜芃姬喷。

    哭唧唧,这世上还有哪个系统能像它一样,活得这么憋屈么?

    系统顺着姜芃姬心意,说道,“既然宿主不喜欢,也可以卖给系统商城的?!?br />
    姜芃姬眼皮都懒得抬一下,说出的话令系统又是心惊胆战,又是暗暗欢喜。

    “我什么时候说不喜欢了?”

    没等系统开心,她又说,“这东西留着也有好处,男人么,有哪个有足够理性控制自身的?能做到克己的,寥寥无几。他们越是身处高位,越是肆无忌惮,也更加自负自大……”

    她能想象得出来,那些三妻四妾的男子是如何想的。

    女人么,喜欢就宠一宠,不喜欢了就丢在一旁冷落一段时间。

    她们不会怨恨,只会彼此勾心斗角,卯足劲儿,使劲浑身解数去引起自己的注意以及疼爱。

    后院倾轧,血腥无比,究其目的到底是什么?

    为了独占男人宠爱?

    还是为了获得丈夫的“爱”?

    然后心安理得去残害其他女子腹中胎儿,说话夹枪带棒,争风吃醋,面容可憎又可恶。

    亦或者,只是为了穿更好的衣裳,吃更好的食物,出入有仆从环绕拥护时的得意洋洋?

    姜芃姬对这个时代畸形的风气很厌恶。

    十分厌恶,每每想起都想呕吐。

    更让她厌恶的是,脑子里还有一个系统时时刻刻在提醒她这个事实。

    宫斗是什么?

    本质上难道不是一场丑态百出、争夺一个男人器官使用权的猴戏?

    姜芃姬心绪翻涌,另一边系统心肝慢慢活跃起来,宿主这话的意思……

    她有兴趣玩宫斗了?

    它就说么,容貌身材本身就是女性天生的武器。

    征服一个世界,女人只需要征服那个征服世界的男人就行,何必那么劳心劳力?

    哪怕是女强人,也有一颗小女人的心,期待被人呵护着,被人捧在手心,捧上天。

    “……那种男人我可看不上,说得好听是男人,说得难听一些,不过是被身体欲、望牵着鼻子走的生物。人之所以是智慧生物,能走出地球的束缚,迈入星际舞台,因为他们有理智,不似动物那般被本能驱使?!苯M姬淡淡地说道,手中把玩着那张图案略有些羞耻的卡片。

    系统被她这么一说,顿时像是霜打茄子一样,情绪恹恹的。

    它嘴角抽搐地道,“按照你的标准,似乎这个世界上已经没有男人女人,只有生物了?!?br />
    姜芃姬嗤笑,“话也不能那么绝对,别一棒子打死所有人,歹竹还能出好笋呢?!?br />
    系统呵呵一声。

    “要求这么高,我感觉你这辈子都会嫁不出去?!?br />
    作为宫斗系统,它怎么就选了这么一个标准苛刻到变、态的宿主?

    完全无解??!

    她随口回答,“那我就娶自认为最好的就行。要么最好,要么不要?!?br />
    系统这下子迷惑了,既然这样,姜芃姬对她手中的卡片不应该十分厌恶么?

    似乎看出它的疑惑,姜芃姬又说,“虽然挺厌恶的,不过有一点你不得不承认,那种会被本能支配的人,的确比较好对付。这张卡片很邪恶,但,要是哪天将它给一个容貌绝世的女子用了,容貌身材配上这个,的确没有哪个男人能逃得过去。温柔乡,英雄冢?!?br />
    美人计本就威力巨大,再加上卡片辅助,战斗力可以爆表。

    系统:“……”

    姜芃姬眉梢一挑,轻蔑道,“难不成你还以为我会用在自己身上?”

    系统尴尬地呵呵两声,不敢正面回答。

    要是回答说是,它保证,姜芃姬绝对会喷死它。

    直播间已经关闭,姜芃姬闭上眼睛,感觉到久违的清净。

    不知道过了多久,鼻尖飘来一阵浓郁的血腥味,她蓦地睁开眼,正好和孟浑对上。

    “人已经杀了?仇也已经报了?”她开口问。

    孟浑此时坐在她身旁不远处,额头还残留之前磕头碰上的灰,模样看着有些苍白憔悴。

    姜芃姬又问,“找我有事?”

    孟浑内心挣扎犹豫,不知道该不该开口。

    她一眼便看穿孟浑心中所想,道,“你活着,那些人才能活得好好的,因为你是他们的主心骨。孟悢已经死了,你的仇恨也已经报了,接下来你打算做什么?要是想说悄悄自裁,让我割去你的首级,给孟氏交代之类的话,还是别开口了,自杀乃是懦夫行径?!?br />
    孟浑面色讪讪,他想说的话都已经被姜芃姬说完了,他还能说什么?

    “我之前问过你,要不要来柳府,现在你的回答是什么?”姜芃姬道,“只需要回答要,亦或者不要就行。若是你要,之后的事情我替你摆平,因为孟氏很快就要无暇自顾了?!?br />
    孟浑厚唇翕动,面色闪过犹豫和挣扎。

    总得来说,他和姜芃姬认识的时间,加起来也不足一天,但……他的确心动了。

    “你想名留青史么?”姜芃姬依靠着柱子,支起右腿,手腕搭在右膝盖,扭头问孟浑。

    对方默默睁圆了一双虎目,显得有些呆滞。

    他……听到了什么?

    名留青史?

    说他么?

    孟浑感觉,自己好像听到什么很高能的东西。

    理智告诉他,不该继续听下去,可身体却十分诚实,甚至有些跃跃欲试。

    随着姜芃姬平淡的询问,他感觉……冷寂许久的血液又开始升温,直至沸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