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75: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十二)【第四更,战!】

175: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十二)【第四更,战!】



    孟浑认真听着,终究还是不明白她的意思。

    姜芃姬继续娓娓道来。

    “你们恐怕不知,因为周遭郡县连年干旱,粮食短缺,不少百姓不得不落草为寇,隐藏在河间郡附近深山,近些日子匪寇打家劫舍越发频繁。此时若是传来民乱,人心定然惶惶不安?!?br />
    孟浑隐隐有些明白,问道,“小郎君是担心民心大乱,百姓惶恐,匪寇趁机作乱?”

    她点点头,但又缓缓地摇头,“你只说对了一半,还有另一半最为重要的没有点到?!?br />
    孟浑不解,他只是个粗人,哪怕心思细,但要说脑子也比不上那些黑心的腹黑。

    “民心若是乱了,你觉得他们会有什么反应?”

    姜芃姬诱导着,直到孟浑面上露出恍然大悟之色,她才继续讲述。

    “民以食为天,不管何时何地,温饱肚子才是百姓最优先考虑的。只是,如今春耕刚结束一月,估摸着等事情彻底传开,恐怕要等夏种,还远未到秋收。农家前一年的收成花了大半,若此时有人刻意散播流言蜚语,例如兵戈会蔓延至河间郡,你猜会如何?”

    孟浑口舌干燥,好似喉咙间冒着一股火,他有些不确定地说,“若是这样,百姓一定会争相购买米粮,以免战事蔓延,届时食不果腹……而米商,自然也会趁势提升粮价猛赚一笔?!?br />
    他离开的孟郡时候,米粮的价格已经飙升到平日里的五六倍,这样价格,还供不应求。

    可想而知,只知逐利的商人会如何利用此次机会,大发横财。

    粮价有可能在有心人炒作之下,从原来的五六倍,飙升至十几倍,乃至几十倍!

    “不止呢,你似乎忘了河间附近有多少落草为寇的匪徒……他们本来就没有粮食,依靠打家劫舍为生。兵灾祸起,他们又该如何过活?不可能从米商那边买,只能加倍掠夺百姓……”

    孟浑听后,已经彻底怔在原地。

    他也是贫穷出身,也尝过饥饿的滋味,甚至还见过有些人饿极了,挖草根树根吃。

    若是连草根树根都挖不到,就去吃一些名为观音土的东西,导致腹大如斗,硬生生被撑死。

    更惨烈的,还会偷人家孩子,若有人饿死了,尸体也会被人分食,而不是入土为安。

    河间郡平日里看着繁华,但隐藏暗中的隐患也大。

    孟浑几人追着孟悢来到河间,躲藏在深山密林,期间也曾碰到几伙匪徒活动的痕迹。

    只是他不想打草惊蛇,也不想徒增损失,所以刻意避开了他们。

    如今一想,他却有些不寒而栗之感。

    因为人生地不熟,他们并不敢深入密林,只在一定范围活动或者狩猎。

    可就那么一块儿地方,孟浑却发现不止一波匪寇的行踪,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看似平和的河间郡,如今已经被匪寇环绕!

    平日里,那些亡命徒还会收敛一些,哪怕打家劫舍,也不敢做得太过分,闹出人命。

    可要是沧州孟郡民乱传来,这些匪寇会怎么做?

    他们需要生存,他们需要粮食,更加需要趁乱发一笔横财,每逢混乱,官府更管不了他们。

    如此一来,他们难道还会像平日里一样安分守己?

    孟浑不知道什么叫蝴蝶效应,但他知道,河间郡若变成那样,和他有着脱不开的关系。

    一时间,他仿佛失语了一般,什么话都说不出来。

    其他下属听了也挨个陷入沉默,他们都是穷苦人家出身,也都吃过苦,如何会不理解?

    姜芃姬叹了一声道,“不过,我倒是有个办法可以勉强压下粮价,兴许可以稍稍缓解局面?!?br />
    孟浑猛地抬头,一双虎目死死盯着他,良久才憋出一句话。

    “小郎君打算如何做?可有需要孟某的地方?”

    她略显倦怠地抬手捏了捏眉心,似乎为此相当费神。

    “我原本是想从浒郡收些粮食,你们也知道家父乃是浒郡郡守,那地方已经被他治理得井井有条。引用地下之水,旱灾已经大大缓解,如今的浒郡沃野千里,粮食每年皆有富余?!?br />
    孟浑颇为向往地点点头,赞同道,“经常听,来往商贾提及此事。他们说曾经的浒郡十室九空,饿殍遍野,不过柳郡守上任之后,情形一年比一年好,如今已经是百姓都向往的地方?!?br />
    说到这里,他顿了一下,有些为难地开口,“小郎君试图以浒郡米粮缓解河间郡的粮荒,这诚然是好事一件,只是小郎君未及弱冠,身边钱财并不富裕,哪怕柳郡守赞成您这么做……前后所耗费的钱财精力,恐怕无法计数,而且……兴许还会引起旁人嫉恨……”

    慈善家也不是好做的,像这种有利于收拢民心的好事,河间郡守未必想看到。

    姜芃姬颇为无奈地说道,“你说的都对,但不这么做,难道就这么袖手旁观?”

    孟浑被她一句话问住了,顿时说不出话来。

    她又说,“若米粮有更好的来源,我何尝不想去做……只是,谁愿意如此慷慨大方?谁家米仓有这么多存粮?在如今这个世道,人不为己天诛地灭,谁又肯匀出米粮帮助普通百姓?”

    接连几个问题,将整个屋子的男人都问住了,他们……他们也想不出来啊。

    这时候,那个被姜芃姬觉得有些萌的少年突然乍了一下,一脸“我想出来了”的表情。

    他指着依旧还在负隅顽抗,想要挣扎的孟悢,结结巴巴地道,“他、他、他可以??!”

    众人纷纷懵逼脸,一副“你在逗我”的表情。

    孟悢要是有这个好心肠,都尉至于被逼到如今这个绝境么?

    他们没有反应过来,姜芃姬倒是瞬间明白了过来,但依旧有些犹豫。

    孟浑见她这般表情,知道她恐怕已经想到办法,却又不好意思说出来。

    “小郎君要是有什么良计,大可以说出来,要是用得上孟某的地方,一定不会推辞?!?br />
    姜芃姬还是没开口,那个少年倒是急脾气地结结巴巴说,“都尉,这个小子家里米仓不是满得都生虫子了?我之前还听您说,看守米仓的护卫抱怨鼠患咬坏了不少粮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