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74: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十一)【第三更,月票850+】

174: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十一)【第三更,月票850+】



    孟浑心中一喜,这是已经答应了?

    不过,姜芃姬话锋一转。

    “只是,你真甘心为了这种人赔上一条性命?”

    孟浑苦涩一笑。

    “小郎君可知什么叫人命如草芥?孟某这条命不值钱,但是能换来孟悢的性命,那就值钱了。孟郡有多少百姓想要他死,但他们连对方在哪儿都不知道,更别说手刃他,为亲人报仇?!?br />
    姜芃姬叹了一声,道,“你非得杀了他才甘心?”

    孟浑点头,“是,孟悢非死不可!不然,哪怕化为厉鬼,也绝不放过他?!?br />
    一旁的孟悢已经心生绝望,知道自己此次在劫难逃。

    他嘶吼得连嗓子都已经哑了,依旧无法为自己辩解。

    他做错了?

    他哪里做错了?

    自己生来就是孟氏子弟,生来就应该享受富贵荣华,那些贱民死一两个算得了什么?

    他这个模样,用一个词形容最为妥当——死不悔改!

    姜芃姬长长叹了一声,“既然你如此坚决……”

    未等姜芃姬说完,孟浑的下属便齐刷刷跪了下来,一个一个抢着想要替孟浑去死。

    用自己的性命换来孟悢的小命,还能保住其他人的性命,这买卖划算!

    “小郎君,都尉不能死啊。他一辈子过得苦,其他兄弟还需要都尉……死这件事情,一定让我来,我无父无母,没有成家没有妻儿,身边没有拖累,死了就死了……”

    “别听他的,要死我来,谁都不能和我抢!”

    直播间的观众看得触动。

    换成他们任何一个人,都不会为了另一个人甘愿赴死,更别说那个人和自己还无亲无故。

    【老司机联萌】:古代的这些人……虽然以现代的眼光去看,感觉他们有些蠢,有些可笑,但他们也有着很多现代人所没有的赤诚。士为知己者死,这从来不止是一句空话。

    【农夫山泉有点悬】:我有些讨厌主播了,感觉她以假仁假义算计旁人真心实意。

    【大好大瓜子】:你这么一说,我也有些讨厌了,主播太冷漠了。

    【上好佳虾皮】:冷漠+1

    尽管那个【农夫山泉有点悬】的观众不是故意带节奏,然而直播间的观众多少也被影响了。

    有人讨厌,生出膈应,自然也会有人喜欢这种作风。

    【不服你来打我呀】:主播本来就没有三观,谁说她是好人?你们现在才知道她冷漠?

    【朕的江山如画】:冷漠才是主播正常的画风吧?与其说是冷漠,我更偏向是理智。这样的人才能在任何环境中过得很好。她不会给身边的同伴带去麻烦,但和她作对,也会很倒霉。

    【绾绾】:少哔哔,有能耐你们上!主播有说自己是真善美的代表么?

    【一叶成舟】:虽然是这样,但@农夫山泉有点悬,也没有说错,主播的确是以假仁假义谋算旁人真心实意。只是,我觉得只要她能好好对待都尉,不像孟湛那样,其实也挺好的。

    众人心中略略膈应,他们不得不承认,他们都讨厌毫无原则“善良”的圣母。

    可真正面对一些事情,却又希望能看到“真善美”的一面,谁稍微冷漠就会被喷冷血。

    姜芃姬这个主播也是,所作所为根本不是大众所期待的,自然会引起旁人厌恶。

    【老司机联萌】:啧啧,想看白莲花清纯不染的,出淤泥不染的,你们还是别看直播,去看电视剧吧。你们谁还记得主播想搞大事?自古以来,成王败寇,那条路,要么登顶要么死。

    一朵善良无比的白莲花去争霸天下,那该多蛋疼?

    不以武力智力服人,不用心计谋算坑人,难道靠温柔小意,把人睡舒服了?

    啧,要是这样,还不如去看岛国身材火辣的小姐姐呢。

    高清无码有特写,还不膈应人,而主播?

    平胸没身材。

    直播间的弹幕并没有影响姜芃姬,不是没看到,只是她觉得没必要理会或者解释罢了。

    做自己的事情,管别人怎么哔哔。

    耳边尽是这些人争着要死的声音,其中一人甚至意图自裁。

    “闹什么呢!”

    姜芃姬眼疾手快夺下对方手中的匕首,将凶器扔得远远的。

    她最讨厌自杀这种行为。

    甭管初衷是什么,自杀都是懦夫行径!

    “全部起来,我有办法处理这件事情,一个一个大男人闹死闹活,丢不丢人!”

    姜芃姬没好气地道,面上也带着怒容,显然是真的动气了。

    意图自裁的那个人被众人紧紧看起来,免得他又犯傻。

    他们并没有在意姜芃姬语气中的呵责,关注点都在前面一句话。

    她没好气地说,“我并不是为了救你们,也不是为了其他,只是为了保全我族,从此次灾祸中全身而退罢了。你们要死要活,爱死不死,我不想管,要死也别死在我面前!”

    不等孟浑开口,孟浑的同袍开口问,“小郎君可有什么妙策?”

    “妙策算不上,总比你们这样胡来要好得多?!苯M姬狠心说,“孟悢这般行径,的确不能留,交给你们自然可以,要杀要剐也随你们喜欢。不过想要保全你们众人,却不是那么容易?!?br />
    那人又说,“郎君您说,我们听着,再难也要做到?!?br />
    孟浑插不上嘴,他也是诸多同伴重点关照的对象,免得他真跑去自裁。

    “首先,你们得担下绑架杀害孟悢的罪名……”

    那人狐疑地诶了一声,茫然说,“人本来就该是我们杀的,这罪名还有人去抢么?”

    姜芃姬:“……”

    讲真,少年,你有点萌。

    她忽略少年的话,继续道,“孟氏听闻此消息,肯不会罢休?!?br />
    孟浑此时有话说了,“孟湛一直怀疑大郎君血统,暗中并不承认他的身份,多次示意,希望让孟悢袭宗。若是孟悢死了,孟氏宗子之名必然落到大郎君头上,这是孟湛不愿意看到的?!?br />
    孟悢死了,孟湛说不定真的会炸。

    “接下来便是我要说的?!苯M姬抿了抿唇,斟酌着说道,“之前从孟悢口中知道沧州孟郡民乱的事情,我心中隐隐有些担心。毕竟你们也知道,沧州孟郡与河间郡相当近,孟家军封锁了民乱消息,但是纸包不住火,这个消息迟早会传到河间……”(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