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73: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十)【第二更,战!】

173: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十)【第二更,战!】



    【食堂打饭阿姨】:心疼!不管是主播所处的时空,还是现实,为什么好人总没有好报?

    【老司机联萌】:孟氏还真不是个东西,都尉多忠心的人,竟然被逼成这样。不过还是要说一句好样的,这是个血性汉子!效忠不意味着愚忠,都尉这样就很好,你不认我就不义!

    【夕颜】:希望主播能帮帮他,感觉这个男人太可怜了。

    【流月谢三刀】:同希望+1,虽然现实很残酷,但我还是相信好人会有好报的。

    姜芃姬这里也“大受震动”,有些不可置信地睁圆了眸子,“怎么会这样?”

    孟浑道,“若是郎君不信,大可以询问一些来往孟郡的商贾。尽管孟家军试图堵住悠悠众口,但孟某坚信总有人敢说实话。哪怕问不出来,也可以询问一下孟悢在孟郡的名声如何!”

    姜芃姬听后犹豫不决,良久才道,“我虽然同情你的遭遇,但你也知道,孟氏乃是东庆四大高门,连官家都忌惮万分,只能捧着供着,不敢触了对方眉头,我一个小小的河间柳氏又怎么能和孟氏作对?为了家人安危,我也不能让你杀了孟悢,绝对不能!”

    孟浑听了这话,心中涌起一阵无力。

    “我可以放你们走,保证你们安全,明早城门一开,你们就远远离开河间郡,别再回来,也别再试图暗杀孟悢?!苯M姬补了一句,“今日的事情,我全当没有不知道?!?br />
    孟浑心中一震,苦笑着道,“小郎君还是这般脾性,以后可怎么办?”

    “什么意思?”姜芃姬问。

    孟浑道,“小郎君有所不知,这个畜生脾性极其狭隘,最为记仇。此时听了我等对话,他又怎么会不记着?小郎君可以当今夜的事情没有发生过,但他会忘记么?若是脱了险,回头跟孟氏胡诌两句,恐怕孟氏不仅不会感念小郎君救命之恩,还会对柳府发难?!?br />
    依照孟悢白眼狼的性格,这件事情发生的可能性百分之百。

    顿时,姜芃姬也犯了难,犹豫道,“这、这怎么可能?”

    孟浑断然道,“如何不可能?”

    孟悢听着两个心思各异的人对话,心中急得要命,偏偏手脚都被绑着,小命还在旁人手里头捏着,嗓子又没办法发声,也没办法为自己辩解两句,简直急死人了。

    虽然不知道柳羲为何陷害自己,但他清楚一件事情。

    在柳羲手里,他好歹有一条活路,要是柳羲被孟浑说服了,他就死定了!

    “老实点儿,不然捏死你!”

    孟浑的手下见孟悢如此不安分,踢了一下他的大腿,对方像是被踩到尾巴一样险些炸了。

    “小郎君恐怕不知道,沧州孟氏和河间柳氏,曾有一段难解恩怨。只是这些年柳郡守,也就是小郎君的父亲行事谨慎,作风强硬,这才没有被孟氏清算?!泵匣胍补懿涣四敲炊?,生怕姜芃姬犯蠢,真的放虎归山,“贵府当家大夫人,曾是孟氏宗妇!”

    什么?

    姜芃姬适当地流露出震惊之色,险些失态,“胡言乱语什么,竟敢污蔑母亲清誉!”

    孟浑发了狠誓,“若有只言片语的谎话,天打雷劈,死后堕入额鼻地狱,永世不得善终!”

    姜芃姬闻言,稍稍冷静了一些,追问,“那好,我倒要听一听,你有什么可说的?!?br />
    孟浑虽然憎恶孟悢,但也不喜欢添油加醋或者趁机落井下石,只是平淡地叙述自己知道的。

    “孟某若是没记错,贵府大夫人乃是琅琊古氏庶女。多年之前嫁给了孟湛为妻,但孟湛宠妻灭妾,又疑心那位夫人与外男有染,对大夫人百般折辱,对夫人所出的嫡长子更是动辄呵斥打骂。后来两人和离,又过几年,大夫人改嫁柳郡守……”

    不管是什么男人,自己不要的女人若是又找了男人,心里不舒服是一定的。

    孟湛这个人更加小心眼儿,孟浑给对方当了多年护卫,经常听到他酒后咒骂。

    “对于大夫人改嫁一事,孟湛至今还记仇。若此时让孟悢回去一顿乱说,更甚者污蔑孟某反了孟氏,乃是柳府一手操纵,小郎君想想,事情又会如何?孟氏可会放过小郎君一家?”

    孟浑虽然是个大老粗,但粗中有细,比一般的武人多了一些细心,也更加理智一些。

    姜芃姬似乎被孟浑说动了,她有些倦怠地抬手揉了揉眉心,问,“那你说要怎么办?”

    孟浑心一横,双膝一跪,对着她狠狠磕了一个头,“孟悢必须死,这畜生天生白眼狼,若是留着,定会给小郎君惹来杀身之祸。既然如此,孟某有个不情之请,希望小郎君能应允?!?br />
    姜芃姬侧身避开,抬手将孟浑扶了起来。

    “堂堂七尺男儿,岂可说跪就跪!起来!”

    孟浑的下属也想上前,却被他拒绝了,面色固执。

    “自妻女亡故,孟某心中仅凭着一股恨意存活于世,哪怕堕入额比地狱,永世不得超生,也定要拉着这个小畜生一块儿下去。小郎君心善,孟某也不想让您为难。只希望小郎君能网开一面,让孟某杀了这个畜生为妻女报仇,到时候小郎君再将孟悢之死推到孟某头上……”

    姜芃姬听后,心中一恸,正要阻拦,又被孟浑固执地打断了。

    “……畜生之死,与小郎君毫无干系。到时候,小郎君再割去孟某首级,想来也能有个交代。孟某不怕死,只希望小郎君能怜悯一二,等孟某死后,稍稍照拂一下这些兄弟?!?br />
    说完,他深深拜了下去,额头重重磕在地上,发出令人心颤的声音。

    这些,其实都在姜芃姬谋算之内,不然怎么说她心黑?

    可真正经历之后,却有另一番滋味。

    拥有赤诚之心的人,往往更能打动人心,包括姜芃姬。

    她以不容抗拒的气势,强硬将孟浑扶了起来。

    “站起来说话!”她的声音多了几分认真和严肃,“我不得不承认,你说的都很有道理。如果孟悢真是这种小人,倘若真的活着,柳府上下都会不得安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