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72: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九)【第一更,战!】

172:如何优雅地整死孟悢(九)【第一更,战!】



    这话,别说直播间的观众懵逼了,孟浑懵逼了,甚至连孟悢本人也懵逼了。

    他有说过这些话?

    孟悢的确说过这些话,不过却不是对着姜芃姬说的,而是对着继夫人古蓁说的。

    甭管是对着谁说的,反正是说了,姜芃姬也不算撒谎。

    孟浑一听,并没有怀疑是姜芃姬胡诌,反而认定了是孟悢红口白牙、颠倒黑白!

    他笑得惨然,忘了掩饰自己的声音。

    “小郎君乃是活菩萨,竟然被这等贼人蒙蔽耳目视听?!?br />
    听到这个熟悉的声音,姜芃姬蓦地想起了什么。

    她用手扭过孟浑的脸,凑近了辨认,尔后露出愤怒的表情。

    低声质问道,“怎么会是你!”

    孟浑没有回答,反而问她,“不知道这个畜生是如何编排我孟某的?孟某为何要诬陷他,又拿什么诬陷他孟悢?孟某妻女惨死,难道不是这个畜生做的?他竟然有脸颠倒黑白!”

    姜芃姬冷眼看了看孟悢,再看看一脸悲愤仇恨的孟浑,心中“犹豫难决”。

    正在此时,外头远远传来一阵脚步声,柴房内的众人纷纷绷紧了神经。

    姜芃姬没有办法,深吸一口气,声音刻板地道,“此地不宜久留,换个地方再说?!?br />
    虽是这样,她也没有放开指向孟浑脖子的刀锋,孟浑的下属自然也不敢造次。

    孟悢的脑子不行,但他的直觉还算不错,不管是左边跟他有杀妻杀女之仇的孟浑,还是右边刻意算计他,让他陷入赌坊遭受屈辱的柳羲,这俩都黑心,都对他都没什么好意。

    偏偏他现在没办法说话,双手也没办法写字,不然早就揭穿柳羲不安好心的假面了。

    “这里已经安全了,暂时不会有人过来打搅,现在你们充足的时间告诉我真相。我这人,最恨欺瞒和背叛?!彼衾淠?,对着孟浑道,“之前我当你是走投无路,不得不背离故土的流民,现在想来,不过是你故布疑阵,以此接近我,套取信息的手段吧?”

    昨天没有开直播,所以直播间的小伙伴并不知道姜芃姬的演技如何高超,纷纷安慰她。

    【阿颜】:主播别哭,别难过,明明是这个臭男人太狡猾了。

    【食堂打饭阿姨】:可怜的主播,被人骗了,有种日了狗的感觉,唉,摸摸别难受。

    【夕颜】:是啊别难受了,我们都会支持你的,让这人见鬼去吧。

    除了这些比较单纯的观众,以及不了解情况的萌新,还有另一堆人持不同态度。

    【老司机联萌】:赌一根辣条,主播绝对是在坑人!

    【农夫山泉有点悬】:人生如戏,全靠演技,上次之后,我再也不相信主播的节操了。

    直播间的观众看得起劲,一个一个抓耳挠腮,有些人看穿了真相,但更多的还是同情主播。

    姜芃姬大大方方接下这些同情,不过该飚的演技还是飙的。

    孟浑抿了抿唇,对着她拱手道,“这事情是孟某不对,没有对小郎君坦诚,然而此事关系到孟某乃至几位同袍的身家性命,不得不隐瞒。命没了无所谓,怕就怕无法手刃仇敌!”

    姜芃姬搭在孟浑脖子上的刀微微一松,孟浑有所感觉,心中一叹。

    这位柳羲小郎君身手极佳,偏偏是个一说就心软的仁善性子,太容易吃亏了。

    姜芃姬仿佛不知道孟浑脸色变化,又厉声质问,“你之前说表姐……不,表兄蒙蔽我,这又是怎么一回事?难道沧州孟郡的兵灾不是因你而起?战火蔓延,多少人因此受苦!”

    孟浑心中一痛,被姜芃姬勾起心中最为不堪的记忆。

    他为了妻女报仇,当时没想那么多,带着兄弟就反了孟氏,一把火烧了郡守府。

    但是他没有想到,孟氏会如此短视,为了抓住他们一行人,竟然动用了孟家军!

    孟悢作恶,孟氏剥削平民百姓,早已经惹得民怨沸沸,孟家军以搜索孟浑等人的名义,对来往商客以及百姓肆意剥削,名为搜查,其实都是为了搜刮无辜百姓的家当,抢夺人家妻女。

    孟家军早已经不是响彻大夏朝,令人闻风丧胆的骁勇之军,只是一群地痞无赖!

    孟浑反了孟氏,这是导火索,但真正引爆孟郡之乱的却是孟家军自己,惹来民众群聚造反。

    可不管怎么说,起因的确是孟浑。

    他嘴唇哆嗦,“孟某虽然不知道这个畜生是如何花言巧语,蒙蔽小郎君视听耳目,但孟某并非那等奸佞小人,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孟氏的事情,也未曾对不起孟郡百姓?!?br />
    姜芃姬的视线在孟悢以及孟浑之间游移,眼神闪烁,似乎在思考,忖度这两人话语真假。

    其他人也从孟浑口中听过姜芃姬的事情,对她的好感还是有的,所以并没有轻举妄动。

    姜芃姬道,“既然这样,那你从头到尾说一说,真相又是如何?!?br />
    孟浑内心暗暗松了一口气,知道这件事情还有转圜的余地。

    眼前的小郎君不仅心善,还能明辨是非。

    “此事,还要从几个月前说起?!?br />
    孟浑深吸一口气,努力让自己镇定下来,不然的话,他怕自己会不顾一切掐死孟悢。

    他有自己的打算,孟悢这个小畜生是一定要死的,不然他如何去阎王那边见妻女?

    等孟悢死后,他想以死谢罪,柳羲小郎君就可以拿着他的首级去向孟氏交代,应该能向孟氏卖一个人情。与此同时,他也希望看在这个份上,姜芃姬能拉一把他的兄弟。

    他死无所谓,可身边这些跟着他的兄弟同袍却不能白白没了性命。

    顾虑到这些,孟浑才能勉强平静地叙述来龙去脉。

    虽然孟浑已经努力平静,然而一双虎目还是通红通红,眼看着泪珠子就要掉下来。

    直播间的观众也不夸孟悢好看了,一个一个心疼孟浑,心疼得要死。

    娇柔的人迎风流泪,那是一幅美景,看完之后叹息一声,然后就没其他感觉了。

    可孟浑一个身高七尺的魁梧男儿,因为说到伤心事,默默红了眼眶呢?

    所有观众都看得出来,他已经极力忍耐,双手紧握成拳,指节发白,眼中透露着凶狠厉色。

    到底是什么心伤,能让这样刚毅的男子为之悲愤落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