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

    但,这两人敢拍着胸脯保证,自己没有做过亏心事?

    与其说他们的眼睛看到了鬼影,还不如说,他们心里住着厉鬼!

    正惶恐不安,后颈猛地遭受一击难言的重创。

    下一秒,剧痛蔓延全身,眼前黑影重重,还没来得及张口,眼皮子像是灌了铅水一般沉重地睁不开,好似天翻地覆一般,他们还没有清楚意识到晕眩,意识已经沉溺黑暗。

    啪!啪!

    这是重物倒在地上发出的沉闷声响。

    姜芃姬倒吊在房檐上,只见她腰间一用力,双手攀上房檐,放松吊挂的双脚,轻松落地。

    一脚将两个昏迷的打手踢到一旁,姜芃姬手中一个巧劲儿,连锁带门把全部卸了下来。

    推开柴门,她清楚看到孟悢蜷缩在地上的动作。

    此时的孟悢也清醒着,内心的紧张和恐惧已经提升到了顶点。

    柴门打开,外头的冷风也灌了进来,吹得他皮肤一阵轻颤,鸡皮疙瘩纷纷冒了出来。

    借着外头昏暗的月光,孟悢勉强看清来人身影,心中一喜,以为是过来搭救自己的扈从。

    他恢复平日里的嚣张桀骜,对着姜芃姬露出布满怒气的面容,虽然只能发出模糊的啊啊声,但听着那个愤怒的语气,用脚趾头想想也知道,他此刻想要说的话好听不到哪里去。

    演戏也要演全,姜芃姬眸色露出关切状,丝毫没有因为孟悢的态度而动怒。

    正要上前,替他解开双手双脚上捆绑的麻绳,背后一阵寒风袭来,直播间密切关注的观众纷纷啊了一声,铺天盖地的弹幕全是提醒,生怕姜芃姬被人偷袭受伤。

    【大叔小兵】:啊啊啊啊啊啊——主播,后面有人!

    寒意袭来的同时,姜芃姬正俯身,手指指尖堪堪碰到麻绳的结。

    眼看着姜芃姬要被刺中背心,只见她陡然一个侧身,锋刃没有刺中她,反而刺了孟悢手臂。

    “啊——”

    鲜血喷溅,孟悢一吃痛,张嘴就发出声音怪戾而嘶哑的痛嚎。

    孟浑与同袍一同作战,早已默契十足,不用语言交流,其他人也已经知道孟浑的打算。

    心神领会,孟浑缠住姜芃姬,让她无心顾忌孟悢,其他人趁乱将孟悢劫走。

    直播间的人炸开了锅。

    【虞虞夜承】:艹,多打一,要不要脸!

    【不服你来打我呀】:主播小心,这些人打算趁机劫走孟悢。

    【流月谢三刀】:主播雄起,给他一脚断子绝孙,竟然敢多打一欺负人!

    直播间的小伙伴看得抓心挠肺,一个一个都恨不得摔了键盘,爬进屏幕帮姜芃姬打。

    尽管他们都是战五渣,但吨位十足啊,一个泰山压顶能把人砸出脾脏出血信不?

    孟浑以为姜芃姬是孟氏扈从,念在旧情的份上,他没有下死手,处处留了余地。

    事实却是,哪怕孟浑用尽全力也赢不了姜芃姬,他现在还留情,拿她更没办法了。

    躲避孟浑刀锋的同时,姜芃姬还阻挠其他人试图带走孟悢的动作,身手利落俊逸。

    作为“两方人马”争抢的对象,孟悢此时已经收敛面上的高傲,努力缩着脖子,生怕孟浑手中的刀落到自己身上。刚才那一刀子真是疼死了,也不知道流了多少宝贵的血。

    等他安全了,他一定要狠狠处置这个来救自己的扈从。

    孟氏可不养废物,给吃给喝给住这么多年,到头来竟然连他都护不住,还让他受伤了。

    这样的废物留着干什么?

    他不会感念“扈从”拼死来救自己,因为这都是对方分内的事情。

    做得好了是本分,别想要奖励,做得不好那就要受处罚了。

    孟氏养着他们,他们的命就是孟氏的,没有护好他,还让他受伤,足以抵消所有功劳。

    孟浑与黑衣人姜芃姬纠缠,然而他是行伍出身,所谓武艺都是用来杀敌的,招式大开大合,碰上走灵巧风格的,十分容易吃亏,他又留了情面,自然无法缠住姜芃姬,让她无暇他顾。

    这样继续下去也不是办法,姜芃姬心中思绪一转,刻意卖了一个破绽,随手抽出一根摞在柴房内的木柴,佯装攻击孟浑的同伴,孟浑见状,想也不想选择了?;ざ苑?。

    然而下一秒,他就在心中暗道糟糕。

    持刀的手腕被巧力重击,使得他手臂一麻,不由得松了刀柄,被黑衣人瞬间夺走。

    几乎是同一时刻,膝盖窝被偷袭,令他下意识屈膝,整个人呈现半跪的姿势。

    手臂被禁锢在身后,双肩还沉着一股力气,他使了劲儿想站起来,却怎么也起不来。

    “不要动,再动一下,这人的脖子可就不保了?!?br />
    姜芃姬握刀横在孟浑脖子上,而孟悢也已经被其他人抢到手,双方呈现对峙胶着的状态。

    “你敢动一下试试!”

    孟浑的同伴见状,心急如焚,生怕对方下手杀了孟浑。

    “呵呵,我怎么就不敢了呢?这世上能威胁我的人,不是已经死了就是还没出生?!?br />
    隔着一层面巾,但姜芃姬又没有刻意掩饰自己的声音,所以在场有两人不淡定了。

    一个是孟悢,他以为黑衣人是过来救他的孟氏扈从,如今心凉一截。

    一个是孟浑,他耳聪目明,记性也好,自然记得声音的主人是谁,顿时有些难言的慌张。

    姜芃姬似乎“察觉”到孟浑的异常,眉角一挑,又问,“你们这伙歹人是谁?”

    孟浑此时刻意压低声音,对着同伴说道,“不用管我,杀了那个畜生!”

    “这怎么可以?恕难从命!”

    孟浑能狠得下心,然而对于这些人来说,几千个孟悢的性命都比不上孟浑一根脚趾。

    双方僵持不下,姜芃姬不得不“无奈”摇头,一面禁锢孟浑,一面尝试着和对方沟通。

    “不知各位好汉,为何执意要拿了我家表姐性命?她一个闺阁女子,平日里大门不出二门不迈,如何能惹得各位壮汉如此仇恨?还请各位壮汉三思,若是误会,羲自然会替姐赔罪?!?br />
    羲?

    孟浑眸色一暗,这个年纪轻轻,身手不俗的少年,果然是那天的小郎君柳羲!

    他开口问,“这明明是一介男子,怎么可能是你的表姐?”

    姜芃姬容色一肃,语气不善道,“你们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们就是表兄口中诬陷栽赃他,令他有家不能归的贼人?将表兄害成这样,如今还想杀人灭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