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芃姬本身就擅长潜藏隐匿,如今穿着黑色裋褐,蒙着面,又有夜色掩护,自然更加轻松。

    不过她可不是来救人的,所以从赌坊墙头翻入院内的时候,刻意卖了一个很明显的破绽。

    【紫萤花】:给主播帅气利落的翻墙姿势点个赞,有种看正统武侠大片的即视感。

    【食堂打饭阿姨】:揉脸,可我还是期待主播能有飞天遁地那般潇洒飘逸的轻功,现在这样看起来虽然也很帅气,但是感觉太接地气了,正常来讲,不应该双手一展,整个飞起来?

    【阿颜】:@食堂打饭阿姨,你说的那不是人,是鸟吧?

    【老司机联萌】:感觉整个直播间,只有我一个人看穿了主播另外一个动作的真相。

    什么真相?

    自然是姜芃姬翻墙进去之前,某个看似很无意,甚至有些刻意的动作。

    明明可以在不惊动任何人的前提下翻入墙内,可她偏偏还要环顾四周,深知从墙面阴影中走出一小步,导致身形暴露在相对明亮一些的月光之中,尽管时间很短,寻常人也发现不了。

    不过孟浑一行人守着赌坊前后门已经有一会儿了,精神正高度集中,怎么会看不到?

    “糟!有行踪诡异的人进去了!”

    孟浑发现的同时,身边那个曾经的斥候也低低道了一声,几人脸色略显阴沉。

    “那是柳府的人,还是孟氏的扈从?”

    孟浑分析道,“柳府乃是河间郡有名的士族,若是想要救人,自然不可能如此偷偷摸摸,随便找个借口端了赌坊就是。这般谨慎行事,还有这样身手的,应该是孟氏的扈从?!?br />
    “都尉,那我们现在进去?”那个斥候低声询问。

    本来他们已经派了一个兄弟进去,希望在不惊动赌坊的情况下撂倒看守的打手,然后里应外合抢了孟悢,可现在却没办法继续等了,要是正好碰上刚才的黑影,岂不是要打起来?

    孟浑对孟悢恨之入骨,也不会否认孟家军乃至孟氏扈从的能力。

    若是两者真的碰上了,孟浑恐怕又要折进去一个兄弟。

    想到这里,孟浑抬手一挥,阴沉着脸色道,“走!”

    孟浑身材高大,将手臂抬直就能够到墙沿,所以他翻入墙内最为轻松。

    助跑两步,脚尖迅速踩着墙面往上几步,抬手一撑墙沿,侧身以最为省劲的方式翻入墙内。

    另外几人也是一般动作,接二连三翻了进去,都没有发出什么声音。

    姜芃姬隐在暗处,见他们都已经翻进来了,黑色面巾之下的唇勾起。

    好戏,正式开??!

    【紫萤花】:#星星眼,直播间小萌新求问,刚才那个领头翻墙的人是谁???

    【食堂打饭阿姨】:虽然我已经是老司机,然而我也不知道他是谁。

    【老司机联萌】:我整理了一下主播这段时间直播的内容、碰见的人以及经历的事情,粗略弄了一个人物关系表,按照剧情推测的话,那个人不出意外应该是倒霉催的都尉。

    【阿颜】:都尉?就是那个被孟悢戴了绿帽,顶着一片呼伦贝尔大草原的倒霉鬼?

    【老司机联萌】:以我的分析来看,最有可能的便是这个人,不过也不排除昨天主播没开直播的时候,又勾搭了什么小新人……如果是这样的话,那个人的身份就要打个陌生问号了。

    孟浑几人很快就发现异常,这里未免太过安静了。

    他的神经紧紧绷起,内心涌现不详的预感。

    难道孟悢真的开窍了,以此引他们过来,好一网打???

    正当孟浑犹豫着做最坏准备的时候,两团异物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两团异物缩在暗处,正好是人眼视角最容易忽视的地方,阴影又重,极难发现。

    “还活着,不过后颈都遭到重击,一时半会儿醒不来?!?br />
    斥候接到孟浑眼神示意,上前探查一番,发现那两团异物哪里是什么异物,根本就是两个赌坊打手,后颈肌肤透出一片青紫,可见下手之人手劲有多么重,要是再狠一些,人就死了!

    孟浑道,“走!”

    原本应该有打手站岗的地方,竟然都空无一人。

    那么那些人都去了哪里?

    等孟浑发现好几个被迅速击昏又丢到暗处藏起来的打手,心中一凛,这是碰见高手了。

    “下手痕迹一致,并且出手速度十分迅捷,看样子应该是同一个人的手笔。这些打手混混,竟然一个都没有反应过来,被人击昏在地?!背夂蚩上У氐?,“如此人才,却为孟氏卖命……”

    如果是大夏朝孟公时期的孟氏,的确值得所有武人为之憧憬,可现在的孟氏?

    呵呵,一腔忠心全部为了狗,都尉可以为了孟氏抛头颅洒热血,然而孟氏是怎么回报的?

    纵容孟悢那个畜生,残害了都尉妻女!

    生下孟悢这个小畜生的孟湛,那个老畜生也一样不是人!

    为人父者,儿子犯下弥天大错,他不仅不想着如何教训儿子给一个交代,反而清理都尉妻女被害事实,试图掩盖事实,要不是孟悢自己说漏嘴,估计都尉现在还被蒙在鼓里。

    “别说了?!?br />
    孟浑不是愚忠之人,但也不喜欢随便贬低老东家。

    仅有一墙之隔,姜芃姬坐在屋檐上,将几人的对话收入耳中,眼神微微闪烁。

    屋檐之下,看守柴房的打手已经哈欠连天,显得十分困倦。

    其中一人拍了拍两一个人的肩膀,嘟囔道,“帮我看着点儿,老哥先睡一觉?!?br />
    “放心睡吧,这破地方又没什么人来,要是东家来查人,我就喊你?!?br />
    赌坊在附近还算有些“威望”,一般的小混混不敢来惹事,豢养的打手平日里只需要看门,偶尔出去“收账”,工作内容还是十分清闲的,除了东家下来巡视,站岗时候随便摸鱼偷懒。

    两人话音刚落,不约而同感觉到眼前闪过一个黑影,微微卷起一阵凉风。

    一人抬手揉了揉手臂,有些瑟瑟发抖道,“你、你刚才有没有看到什么?”

    另一人牙根不停打颤,哆哆嗦嗦道,“你、你也看到了……一个黑影?”

    确认不是自己一个人眼花,两人顿时有种腿软的感觉。(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