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作快一些,不然的话,真的会飞走?!必凉偃靡杂鹕惹崆孟ネ?,表情带着几分严肃,仿佛正在思考什么严峻的事情,“若是今夜孟浑真的动手劫走孟悢,你打算怎么做?”

    或者说,姜芃姬该以什么借口出现在孟浑面前,而不会引起对方的怀疑?

    对此,姜芃姬早有准备,“你知道的,孟浑已经知道孟悢的下落,也知道孟悢就在柳府。从他这边来说,孟悢与柳府关系匪浅,既然这样,我以‘表小姐任性,擅自偷摸出府玩耍,彻夜未归,柳府焦急,便派人出来找寻,恰巧不巧和孟浑一行人碰上’为借口,这样不就挺好?”

    以解救孟悢为借口,暗地里则协助孟浑将人带走,根本不会引起对方丝毫怀疑。

    亓官让听后,一向抿紧的薄唇不由得抽了抽。

    无耻如他,有时候也不得不佩服更加无耻,反以为荣的姜芃姬,顺带同情一把孟悢。

    被眼前这个人算计一次还不够,短时间内又被接二连三坑,末了还要压榨他最后的价值。

    姜芃姬道,“晚上,等着看好戏吧,文证要不要来看?给你留最好的席位?!?br />
    亓官让无情地拒绝,面无表情道,“不了,一身老胳膊老腿,还是不折腾了?!?br />
    相较于上蹿下跳没个清净,他更加喜欢舒舒服服蹲在一个地方。

    不求刺激,只求安稳。

    “那真是可惜了?!苯M姬抬手拿起茶杯,吃了一口茶,暗中对系统说道,“时间差不多了,开启半互动直播任务,标题不变,直接挂上【如何优雅而不浪费地整死孟悢】就行?!?br />
    她和系统之间的关系十分僵硬,不过碍于目前两者无法分离的现状,她忌惮防备系统的同时,还要时刻注意对方的小动作,尽量将主动权以及节奏控制在自己手里,免得局面失控。

    系统本想闹脾气的,可它的本职就是直播,姜芃姬要是真不直播,它的损失反而无法计数。

    跟什么过不去都行,没必要跟人气积分过不去。

    所以姜芃姬提出开启半互动直播模式,进入任务正题,它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

    直播间开启,房间瞬间涌入上万观众,虚拟屏幕上飞过无数弹幕。

    【春冽】:担心死了,昨天等了好久都没有等到主播开直播,我还以为以后不会再开启了。

    【阿颜】:同担心+1,第一次知道这个直播间,昨天吃了室友安利过来想看看直播,却发现直播间根本没有开,还以为是主播这边发生了什么事情,没办法开直播了。

    【大叔小兵】:虽然我也挺担心的,不过想想主播这个直播间的特殊性,能直播就不错了,实在是不能奢望天天开直播。也许是主播那边碰见什么事情了,一时间没办法顾及直播吧。

    一部分人表示担心,还有一小撮新观众打招呼,剩下的观众都被直播间挂着的标题惊到了。

    【如何优雅而不浪费地整死孟悢】

    直播间人数有上限,排队看直播的人又多,这就导致不是每个人都能连续追直播进程。

    孟悢是谁,很多人都表示懵逼。

    【小妖精】:这个孟悢是谁???主播为什么要直播整死他?做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

    【风起天阑】:这个直播间不是说直播宫斗么?为什么成了直播审判罪犯的?要是这样,有种看某卢各种直播审判类小说的即视感……主播打算用什么办法审判决他?血腥不?

    不明就里的新观众很多,但也有不少一直关注直播间的老司机,了解孟悢那点儿破事。

    面对新人提问,他们稍微科普了一下孟悢的身份背景以及曾经做过的事情。

    一时间,不少有同情心的观众都表示,那个人渣死了活该。

    当然,总少不了喜欢唱反调的人。

    【图书馆大娘】:孟悢纵然有错,但主播也没有整死对方的资格吧?他犯了法,只要将这些事情抖出去,肯定会被法律制裁的,像是主播这样的行为,感觉真是粗野,还是双标党!

    类似的声音还有几个,纷纷表示姜芃姬狗拿耗子多管闲事。

    又不是敬茶蜀黍,手伸那么长做什么?

    对于这些声音,姜芃姬直接选择了无视,丝毫没有解释或者辩驳的意思。

    不是她说不过,只是不想和这种低智商的人扯淡。

    她什么时候说自己是好人?

    她有说过自己是伸张正义的好人?

    伸张正义那是司法的事情,和她有一分钱的关系?

    整死孟悢,仅仅是因为她看孟悢不顺眼,这小子还挡了她的道,触了她的底线而已。

    本质来说,她只是为了自己的利益,为民除害不过是顺带。

    在如今这个刑不上大夫、礼不下庶人的时代,别说孟悢如今的所作所为,哪怕他做得更加过分,只要孟氏能兜下的罪名,谁也别想轻易处置孟悢,更别说要了孟悢的性命。

    在一个刑法不明、阶层分明、诸人愚昧的时代,**律就是扯淡!

    【朕的江山如画】:主播没有三观,想要在这里找寻真善美,还是别进来了,免得辣眼睛。

    挂着半互动直播模式的任务,姜芃姬却没有去做任务的意思,反而练了一会儿字,和亓官让剖析了当下的时事局面,交换一下彼此的意见,根本没有预想中的血腥画面。

    【主播V】:直播正文从晚上开始,夜黑风高杀人夜么,现在属于彩蛋时间。

    弹幕上飞过一串666666666。

    【朕的江山如画】:厉害了我的主播,竟然有这么冗长的彩蛋,然而我只想看正文。

    【阿颜】:看正文+1

    【春冽】:看正文+2

    甭管有多少人要求看正文,姜芃姬依旧不为所动。

    一晃眼,夜幕降临,

    姜芃姬暂时关了直播,换了一身方便夜间行动的黑色裋褐,俗称夜行衣。

    她抬手将黑色蒙面面巾拉上,遮住大半张脸。

    “都尉,你说这个消息是不是真的?之前不是说那个小崽子躲到柳府了?”

    说话的人有些战战兢兢,生怕这是一个针对他们的陷阱,毕竟孟悢丧心病狂也不是一天两天了。

    “孟悢一直躲在柳府,我们也没处下手?!泵匣腠凉凰亢菀?,“不管是不是真的,我们都要去一趟,要是因此错过了,以后再想要这畜生的命,那可就难了?!?br />
    又有人担心,“都尉,可这要是一个陷阱怎么办?”

    孟浑嗤了一声道,随口道,“孟悢有这个脑子?”

    诸人:“……”

    也是哦,一个猪脑子怎么会想到伏击偷袭的办法?(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