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悢的小厮可比他的主人聪明一些,或者说更加有眼色一些,隐隐感觉到?;丫平?。

    好似一只呱呱乱叫的青蛙,早已经被咫尺之外的毒蛇盯上,生死仅在一瞬。

    小厮努力压下那种诡异发毛的感觉,止住急忙上前的脚步,对着姜芃姬行了个礼。

    他硬着头皮问道,“不知道柳二郎君可知我家郎……娘子去了哪里?”

    姜芃姬轻声笑了笑,那醇厚的声线不同于少年的清朗,更像是从喉咙间传出来的,听着略显醇厚,阴仄仄道,“你问你家郎君去了哪里么?既然如此好奇,何不下地狱去问一问他呢?”

    小厮听后,瞬间打了个激灵,手脚冰冷,内心挤压的恐惧瞬间炸开,吓得他双腿一软,直接扑通一声跪在她脚下,膝盖正好压在及几块突出的石子儿上,立马就磕出一片乌青。

    平时略显尖刻的薄唇抖了抖,半天憋不出一个字儿,良久他才深深咽了一口。

    干巴巴地道,“柳二郎君可别开玩笑了,我家娘子之前还好好的……”

    说着,他慢慢爬起来,脚步暗暗向后退了退。

    柳府和孟府的恩怨早已经解不开了,如果柳佘发狠杀人,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想到这里,小厮几乎要急得红了眼睛。

    “我无聊开这种玩笑做什么?碍于反派死于话多的规矩,我只能让你死不瞑目了?!?br />
    姜芃姬上前一步,那名小厮身子一僵,然后迅速转身想要向屋子里跑。

    弄琴看着着急,见小厮想要逃,下意识迈开腿想要去抓,但有人却比她更加迅速。

    好似身旁刮了一阵黑风一般,姜芃姬已经追上那个意图逃跑的小厮,单手捏着对方纤细修长的脖子,五指逐渐用力,小厮感觉呼吸越来越困难,双手努力想要掰开她的手,双脚蹭着地面,一开始挣扎的幅度十分大而且激烈,然而随着时间推移,幅度渐渐小了下来……

    莎莎莎莎——

    蹭着地面的双脚彻底软了下来,双手还保持抓住姜芃姬手腕的姿势,双眼睁得老大,凸出幅度之大似乎要跳出眼眶,下一秒就要爆裂炸开一般,脸色已经从酱紫色慢慢变成青色。

    弄琴看到那个小厮临死之前的极力挣扎,看到他几乎要脱出眼眶、死不瞑目的眼睛,下意识紧张得呼吸加速,又有种如坠冰窖之感,仿佛周围扑来的夜风都带着一股诡异的阴冷。

    “害不害怕?”

    弄琴愣在原地,耳边传来姜芃姬温柔询问。

    她冷不丁倒吸一口冷气,胸腔的颤栗在冷气刺激下平静下来,咬了一下舌尖,找回理智。

    坚毅地眸子闪烁着光彩,“回禀郎君的话,弄琴现在会怕,但是以后一定不会怕!”

    “嗯,你去把管家喊过来,让人把尸体处理了。这几天,我会给你配几个侍女,记得偶尔在人前走动两步。前两日来柳府的表小姐,从来没有踏出这个院子一步,你懂了?”

    弄琴用力点头,似乎要通过这个动作克服内心蔓延的恐惧。

    本以为管家看看到尸体会慌张失措,却没想到他早已经练出来了,依旧是一派镇定。

    “脖子都扭曲成这个样子了,这得是用多大劲儿伤的?”

    老管家从弄琴含糊神秘的叙述中猜出什么,带着两个心腹过来。

    借着火折子的光,他看清小厮的死相以及完全扭曲下陷的脖子,嘴上啧啧一声。

    弄琴心中忐忑,“管家,这……这……郎君送奴过来的时候,听到奇异响动,过来一瞧便看到这么一具尸体……也不知道是谁做的。院子里突然死了人,这该如何是好?”

    老管家冷哼一声,一挥手,两个心腹已经麻利将尸体装进黑色布袋。

    “偷偷送出府肯定不行,直接丢进倒夜香的桶子就行,免得被旁人看到,产生误会?!?br />
    让人偷偷将尸体搬出去,这是最为愚蠢的做法,跟掩耳盗铃没什么区别。

    柳府附近的人家也不是普通人,不管是从哪个门搬出去,都不可能百分百保证没人看到。

    还是老管家做事干练老辣,将小厮尸体装进夜香桶送出去,谁会闲的蛋疼查看这个?

    弄琴心中有些害怕,然而看到老管家这般镇定,心中涌起一阵奇异的崇拜和羡慕。

    系统不是第一次看姜芃姬杀人,然而之前画面给人的震撼都比不上这一次。

    匪寨的土匪,她杀得干净利落,几乎都是顷刻毙命,而那个小厮却是被她亲手掐死的。

    力气之大,直接捏碎了颈部骨骼。

    系统憋了半天,没底气地问,“你竟然连这样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人也杀?!?br />
    姜芃姬冷冷道,“杀给你看的?!?br />
    系统:“……”

    “我什么时候跟你说过,我不会杀手无缚鸡之力的人?那个小厮的确弱得像是鸡崽儿,然而战五渣不意味着没有作恶能力,直接或者间接死在他手里的人命,绝不止二十。更加重要的是,他若是活着,会对结局造成不可控影响,所以还是将风险扼杀在萌芽状态好了?!?br />
    系统压抑着声音问她,“好,这些我不计较,但是——你刚才说杀给我看的是什么意思?”

    “我不知道你以前的宿主是什么素质水平,我只知道一点,别把我姜芃姬当成没有脾气的泥人。系统,你已经做了不止一件让我厌恶的事情。希望类似今天的任务,别有下一次了!”

    系统被噎得没脾气,“我说了,这种即时制任务是随机自动发布的,我无法控制。若是你不愿意执行,直接拒绝就行了……反正你不肯做任务,我还能怎么逼迫你?”

    听到系统的话,姜芃姬蓦地笑了笑,笑容中带着令人不解的深意。

    系统又有些欲盖弥彰一般添了一句,“不过任务失败之后的惩罚,你也得受着,到时候难受得抗不过去,千万别怪我没有提醒你?!?br />
    此时,距离姜芃姬拒绝执行任务,堪堪过了两个小时。

    【系统:救援孟悢任务失败,请宿主接受惩罚:五级电击,持续时间三分钟,请做好准备?!?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