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手被喷的狗血淋头,但此时也不敢出声反驳什么。

    这家赌坊在河间郡赚黑心钱好几年了,一向只有他操控旁人,将那些赌徒玩弄股掌,逼散多少家庭?多少赌徒输得倾家荡产,疯癫失态?又有多少赌徒的儿女妻子被卖入风尘之地?

    可以说,这间赌坊的成立和运作,全都是用赌徒一家子血泪铸就的。

    这里的每一个铜板,每一分银钱,全都染着鲜血,根本不干净!

    却不想,赌坊老板终日玩鹰,最后却被鹰啄瞎了眼睛,被一个年纪不大的少年反套路了。

    那可是四千多两白银!

    普通人赚几辈子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面对暴跳如雷的老板,终于有一个胆子大的,硬着头皮问出声。

    “老板……那个被抓的该怎么处置???”

    “当然是丢柴房里头关起来,难不成还要当成财神爷捧着供着?”

    赌坊老板一阵气结,恨不得抬脚将孟悢的脑子踩爆,不过最后还是克制住了。

    另一处,姜芃姬带着弄琴去买了一身女装,然后戴上厚重幕笠遮住容颜。

    “郎君,这样可以么?”弄琴这辈子也没穿过料子这么好的衣裳,顿时激动地手脚无措,不知道该怎么说才好,双颊绯红一片,微微垂着头,不敢抬头面对旁人视线。

    “缺了点儿,不过这是唯一适合的成衣,勉勉强强吧?!?br />
    远古时代没有成衣店一说,大部分家庭都是当家妇女上街买了合适的料子回去制作,缝制成衣裳,有些家庭甚至会自己种植原材料,然后慢慢弄成布匹,染色之后再制成成衣。

    纵然如此,有些地方还是能买到现成的衣裳,例如规模比较大的布庄。

    布庄是卖布料的,也可以定制衣裳。

    有时候为了给客户更加直观的介绍,会制作一些成衣摆在店内。

    这些衣裳也是可以卖的,不过并不是布庄主要经营的项目。

    姜芃姬带着弄琴在布庄逛了一圈,买了一身布料比较精致上等且符合她身材的女装。

    让弄琴戴上幕笠,顺便还买了两匹制作里衣的上好料子,预备着给寻梅踏雪。

    柳府仆人的穿着各有各的规定,姜芃姬也不想搞特殊,弄琴买这一身衣裳出于特殊情况,而不是她偏颇谁,不过为了公平起见,也不能冷落了院内另外两个丫鬟。

    送其他料子,哪怕制了成衣,她们也穿不了,还不如买制作里衣的料子,穿着也舒服。

    “走吧?!?br />
    姜芃姬说道。

    弄琴点点头,将幕笠的白纱拢好,免得露出容貌。

    系统战战兢兢地开口,说道,“宿主……真的不考虑一下?”

    姜芃姬此时已经从之前的怒火状态冷静下来,十分认真地问,“你那个什么即时制任务版块,加载了能不能卸载掉?别发布这些乱七八糟的任务,因为你就算发布了,我也不会去做?!?br />
    对方苦着声音说,“抱歉宿主,加载板块需要在下一次大升级才能卸载?!?br />
    “换而言之,在你第二次大升级之前,这种莫名其妙的任务还会不停发布?”

    系统小心翼翼瞧着她的脸色,确定没有喷人的意思,这才颤颤巍巍开口。

    “也不是不停发布,根据板块说明书,即时制任务发布是有规律的,例如宿主碰见什么比较重大的事情,板块会计算出最好的结果以及路线,然后发布任务,宿主完成之后可以获得一定奖励,若是不完成或者任务失败,奖励会相应兑换成等能量价值的惩?!?br />
    姜芃姬听后沉默半响,等系统都以为她不再理会自己的时候,她开口了,问了一个问题。

    “系统,你再一次明确告诉我,你到底是什么系统么?我要知道全称!”

    系统纳闷,这个问题根本就是废话吧?

    只是想到宿主的脾性,它觉得自己要是不回答,估计还会被喷一顿。

    于是老老实实说,“全称是——位面宫斗直播系统?!?br />
    “对啊,你是位面宫斗直播系统,加载的即时制任务版块也是为了主线服务的,这一点从任务奖励就能看出来——‘杨柳细腰:盈盈一握,妖娆天成’,呵呵……这有用?诚然,男人喜欢细腰,拥有杨柳细腰的确可以让男人在自己身上流连的目光多那么一秒,只是……”

    姜芃姬的声音十分平淡,然而偏偏是这一份平淡,让系统有种头皮发麻的冲动。

    “我要干掉所有与我为敌的人,登基为帝,不是睡遍所有的男人,让他们拱我登上帝位!”

    成为皇帝以及成为皇帝的女人,这两者的意思能一样么?

    “所以现在,系统,你可以闭嘴了!”

    系统彻底不敢吱声。

    姜芃姬一开始并没有这么强烈搞事的念头,完全是被这个愚蠢的系统,以及这个更加愚蠢的时代风气逼出来的,她不想被改变,那就只能想办法去改变别人。

    至于系统说的五级电击惩罚?

    呵呵,真当联邦训练基因战士的手段是过家家么?

    所谓五级电击惩罚,威胁恐吓的成分占了九成,剩下的一成是什么,她心里清楚。

    正因为清楚,所以全然不惧。

    还是那句话,跟她玩这种手段?

    她闭着眼睛都能将它玩弄股掌,智商这种东西,真的是硬伤,根本不是升级能改变的。

    不过五级电击惩罚么?

    姜芃姬眼眸微闪,唇角蓦地一勾,这倒是一个送上门的好机会。

    基因战士训练课程多如牛毛,不过核心的一项却是以外界刺激的力量充分调动肌肉活性。

    系统的惩罚不可能真的使用电流,毕竟人体不同于其他,最大的可能应该是以某种能量取代电流刺激周身神经以及肢体肌肉,从而达到与五级电击一样的惩罚体验。

    若是如此,这反而是一次训练的好机会。

    姜芃姬带着弄琴回了柳府,将她送入孟悢之前居住的外院。

    “这几天暂时先住在这里,等风头过去就可以恢复原状?!?br />
    弄琴点头,此时屋内有个声音越来越近。

    “郎君、郎君您可算回来了,再不回来,小的都要急得出门去找……”

    对方说到一半戛然而止,怔怔望着弄琴和姜芃姬。

    原来是孟悢的小厮以为他郎君回来了。

    看到那个小厮跑着过来,姜芃姬蓦地笑了笑。

    真是赶巧了,差点忘了这里还有一个。(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