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说,“这样不行,我们三个人一起跑,恐怕谁也跑不了,我先引开一部分人,表姐保重!”

    孟悢一边跑,一边恼怒不已,“我看你是想用我做诱饵吧?”

    姜芃姬却笑着道,“孟悢表哥蠢笨了那么久,没想到临死之前竟然也聪明了一回!”

    什么?

    孟悢心中骇然,此时三人已经跑进一条漆黑的小巷,周围飘散着熏臭的味道。

    他正意识到哪里不对,只见黑暗之中姜芃姬扬手,干净利落地敲在他的后颈。

    伴随着这阵疼痛,孟悢的眼前瞬间被黑暗笼罩,意识迅速陷入朦胧昏沉,在完全丧失意识之前,他隐约感觉到喉咙间传来一阵剧烈的疼痛,迫使他的身体无意识地抽搐两下。

    弄琴已经被这个变故吓得说不出来话,不过下手的人却没有吓人的自觉。

    “郎君,不用管这位……”

    弄琴见姜芃姬像是丢垃圾一样把昏迷的孟悢丢在地上,顿时吓得手足无措。

    尽管她也是真的不喜欢孟悢,然而他到底是府上的贵客,要是出了什么事情,会有麻烦的。

    “管他做什么,我们跑就是了。抓紧怀里的金子,这里有一成都是你以后的娶夫的聘礼呢?!?br />
    “什么?”

    弄琴一脸懵逼。

    姜芃姬无所谓地笑了笑,嫌弃弄琴跑得太慢,干脆抓起她的手,在对方惊呼之中将人抱起,一手揽着肩头,一手穿过腿窝,哪怕弄琴不胖,但也有个九十来斤,她抱着还能跑得飞快。

    借力跃上墙面,跳上小巷墙头,姜芃姬几个跳跃,轻松地跳入跳入隔壁不远处的深巷。

    “好了?!?br />
    将依旧没有缓过神的弄琴放下,声音之中带着一丝醇厚笑意,似乎已经舒散掉内心郁结的憋气,只剩畅快,原本还打算多逗一逗孟悢,让这个小子多活几天的,不过现在么?

    呵呵,她临时改变主意了。

    弄琴双足落在地上,终于从那种发飘的状态缓过神来,略一偏首,定睛一瞧,黑暗中隐隐能看到郎君的侧颜轮廓,对方抱着她跑了不短距离,额头依旧清清爽爽,连呼吸都十分平稳。

    弄琴心中略显羞惭,自小干粗活、能吃有气力的自己,竟然还比不上娇生惯养的郎君。

    “郎君……将那位‘表小姐’丢下了,夫人会不会因此责怪郎君?若是他胡乱说什么,到时候那些赌徒找上柳府,到时候……”弄琴说到这里,脸色煞白无比。

    姜芃姬冷嗤一声,“我们柳府的‘表小姐’,不就在我身边么?至于那个孟悢会不会胡言乱语,呵呵,放心,他暂时没办法说话了,也写不了字,乖乖在赌坊那边等着吧?!?br />
    她的手段多得是,暂时性让人手臂麻痹或者发声无能,无法写字也无法说话,简单得很。

    孟悢那点儿手段跟她?

    她闭着眼都能将那个小子玩死。

    就在身边?

    弄琴不由得环顾四周,发现这里就她们两个人,哪里来的第三人?

    还有第三人么?

    陡然觉得周围的空气有些冰凉,一种诡异渗人的感觉从脚底直冲大脑。

    “我们去买一身女装,你到时候换上,暂时扮演一下‘表小姐’的角色?!?br />
    姜芃姬又开口说,弄琴这才反应过来对方之前的话是什么意思,让她假扮‘表小姐’?

    “可是,这样身份会被戳穿吧?‘表小姐’的容貌,很多人都已经见过了的……”

    弄琴觉得棘手,然而这是自家郎君的要求,她不得不遵从。

    不过,似乎上天都跟姜芃姬过不去,她心情刚刚好转些许,系统发出了滴滴提示。

    【系统:自我检测开始,扫描任务……嘟嘟……扫描成功,任务建立?!?br />
    【孟悢,沧州孟郡郡守孟湛之子,此时陷入?;?,请宿主在两个小时内拯救他。任务完成,宿主将获得奖励“杨柳细腰:盈盈一握,妖娆天成”,失败将接受电击五级惩罚!】

    姜芃姬脸色一僵,瞬间又露出嗜血的轻笑。

    “系统,你是要找削么?”

    系统那边慌慌张张地解释,声音显得惶恐无措。

    “不是啊宿主,你听我解释——即时制任务经板块加载之后,会根据宿主遇见的事情自动发布任务,自动发布的!但是你要相信,这些任务完成之后对您只有好处!这是经过缜密计算的,不会对宿主产生利益伤害。我看过后台数据,摁死孟悢会给您造成极大的损失!”

    “好处你个头,听得懂人话的话,闭嘴吧!”

    姜芃姬怒火高涨,原本已经被这个系统弄得极其不爽,现在更加恶心了。

    系统被她如此呵斥,顿时也闹起了脾气。

    “宿主,虽然我是你的系统,但也希望你能尊重我,我们需要互相扶持,而不是互相扯后腿。人脑的计算永远比不上光脑系统,分析之后得出结论,拯救孟悢才是最正确的?!?br />
    姜芃姬冷哼,“我说,闭嘴!”

    系统被她的固执弄得焦急上火却没办法。

    “你若是放着任务不执行,会得到一个两小时的倒计时buff,等时间结束,自动判定任务失败,你懂不懂?任务失败了,你要承受电击五级惩罚,这会要人命的!”

    “那就死好了!”

    姜芃姬一句话,将系统什么劝阻都喷了回去。

    此时此刻,昏迷倒地的孟悢已经被抓住,五花大绑捆了起来。

    “另外两个找到了么?”

    赢了大钱的跑了,输给赌坊,欠了一屁股债的反而被抓到,这算什么事儿?

    赌坊老板气得脸都变形了,成了难看的酱紫色。

    赌坊豢养的几个打手战战兢兢,像是鹌鹑一样,他们已经很努力追了,然而那两人滑不溜丢不说,还像是凭空蒸发一样跑了个没影,别说人了,连一根毛都没有抓到。

    他们也实在是想不明白,那条巷明明是一条死巷,那两个是怎么跑掉的?

    “废物!一群废物!老子养你们有什么用!狗还能看家护院,吼两声,你们连一个屁都放不出来,除了傻眼不说话,你们还会什么!滚吧,废物,还不去找!”(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