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连输到连赢,姜芃姬很快就赢了两百五十六两,看得一旁的弄琴眼睛都直了。

    这才多大会儿?

    从一两滚到了两百五十六两!

    庄家手心已经是冷汗直冒,暗中抬手擦了擦汗水,表面上故作冷静。

    两百五十六两,这对于一间中小规模的赌坊来说,也是一笔大款了。

    “这局小郎君还下注么?”

    姜芃姬垂眸,说道,“原本想要选小的,不过这一局先不下注了?!?br />
    弄琴听得疑惑,自家郎君想要选小,为什么又不下注了?

    一旁的赌徒可没有这个见识,本着赚一波的心思,纷纷压了小。

    然而,姜芃姬十分清楚,这一局是庄家通吃,赌大赌下都不行。

    果不其然,罕见的三个六,豹子!

    虽然是庄家通吃,然而坐庄的人却笑不出来,因为接下来两把姜芃姬还是赢了。

    这意味着,姜芃姬只是输了五两,最后却到手一千零二十四两!

    庄家已经坐不住了,好像屁股底下有无数细密的针,扎得他难受。

    他找了个借口,表面上说是去放水,实际上则是拐进二楼找赌坊老板了。

    要是按照姜芃姬之前的赌法,再让她赢两三把,这间赌坊都得完蛋,几年盈利打水漂。

    赌坊这种地方,各种阴私多得是,见不得人的手段也不少,不然怎么能将人输得倾家荡产,最后卖儿鬻女,甚至将自家婆娘都抵债出去,让婆娘去楼子卖身还债?

    他们赚的就是黑心钱,看似公正的玩法,其实都蕴藏着一番黑幕。

    以最简单的赌大小来说,每一颗骰子都是特殊制造的,看似普通的骰子内在有重量偏向,庄家凭借娴熟的手法和敏锐的手感,可以极大限度控制每一局转出来的大小总和。

    规模更大一些的赌坊,甚至能在赌徒下注之后,零时调换骰子数目,将大变成小。

    这也是为什么,明明胜负五五开,偏偏还是输的人多,赢的人寥寥无几。

    哪怕有人赢了,也会很快输回去。

    这些都是赌坊的套路,若是碰见肥羊,一般都会让肥羊稍微小赚几把,然后等对方赌注越来越大的时候,一局就将局面稍微扳回来,庄家和赌徒会说类似“胜负都是看运气的,这次运气不好,下一次一定能好转”的话刺激肥羊神经,让对方继续追加金额巨大的赌注。

    赌坊老板听到这话,顿时也坐不住了。

    老板问他,“你就没有动点儿手脚?”

    庄家一脸委屈,“动了啊,可是那个小子滑不溜丢,像是早就知道一样,总是能避开。小的总不能每一局都开豹子吧,要是这样,其他人也会看出不对劲的……”

    老板心中也是焦急如焚,赌坊是他开的,姜芃姬赚钱就跟从他身上挖肉一样。

    “实在不行,那就让他赢,到时候!”

    老板做了个手刀下切的动作。

    做这一行的,什么烂事儿没做过?

    挡人钱财犹如杀人父母,姜芃姬赚了他这么多钱,仇恨已经上升至杀父杀母之仇了。

    庄家吓了一跳,心中颇为意动,然而又有些为难地补充。

    “这恐怕不太行得通,小的看那几个小崽子的装束,不像是普通人家的……”

    河间这块地方,士族多如牛毛,如果不是普通人,身着不凡,那就有可能是士族贵子了。

    一个小小赌坊如何惹得起?

    老板气得跳脚,“那你说该怎么办!”

    庄家想了想,突然来了个主意,说道,“小的想起来了,那小子还有一个同伙,也在另一桌玩,虽然玩得不错,不过没有那个连赢的邪门儿……我们是不是宰另一只?”

    姜芃姬很邪门儿,然而另一个年长一些的少年却很普通,可以拿他开刀啊。

    邪门儿的小崽子在他们这里赢了多少,那就让那个普通的输多少,甚至输得更多。

    这个主意……似乎很不错!

    老板和庄家对视一眼,皆从对方眼中看到了得意之色。

    这真是一个绝妙的主意。

    姜芃姬冷眼看着庄家回来继续坐庄,双眸微微一阖,心知大鱼已经彻底上钩。

    敢算计她?

    她绝对会让人知道,什么叫把裤裆都输进去!

    “继续吧?!?br />
    姜芃姬悠悠道,脸上带着些许浅笑。

    那模样,看得庄家心肝儿一颤,摇色子的手差点将骰盅丢出去。

    不是姜芃姬笑得如何好看,仅仅是因为混迹市井的敏锐直觉,让他感觉到了威胁。

    一群赌徒看热闹看得起劲,毕竟他们都是输多赢少,偶尔赢一些都觉得兴奋。

    如今看到有人真的连赢,甚至赌银已经多达四千多两白银。

    看着一排一排摆在姜芃姬面前的金子,所有人都觉得自己眼睛快瞎了。

    要是将这些金子换成等价的四千多亮白银,运都运不回家。

    庄家给自己定了定神,笑着问,“小郎君可还要继续押注?”

    姜芃姬倏地展颜一笑,说出的话令对方一噎,“不玩了!没有挑战性,无趣得要命?!?br />
    她作势起身,身后的弄琴立马上前将桌前摆着的黄金包起来抱在怀中。

    怀中沉甸甸的,弄琴整个人还有些晕乎乎,感觉十分不真切。

    庄家一急,还想出言挽留,然而等他听到另一桌孟悢失态拍桌的声音,顿时定了心神。

    没事,这一桌被赢了,另一桌不都输回来了?

    姜芃姬似乎到现在才意识到孟悢跑去另一桌了。

    “表哥?”

    姜芃姬带着弄琴过去,只见原本还颇有仪态的孟悢双目通红,显出癫狂之色。

    “滚开!”孟悢回头吼了一声,手指着那一桌的庄家说道,“继续赌!”

    姜芃姬也不生气,反而问一旁的赌徒,“表哥他这是……”

    对方笑嘻嘻地回答,语气中是掩饰不住的幸灾乐祸。

    “你还是制止一下你家表哥吧,这都输了六千多两白银了?!?br />
    啧,六千多两?

    姜芃姬暗暗咋舌,这玩得也太大了吧?

    这一桌堵的是单双,比之前那一桌大小,表面上看着更加公平一些。

    不过姜芃姬眼睛扫过骰盅,立马就知道孟悢为何输得这么惨了。

    抬手扶额,这种没什么技术含量的老千都看不出来,还想在赌场混?(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