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二嘿了一声,说道,“这里好玩的可多了,几位郎君要是感兴趣,小的就给您讲一讲?!?br />
    “那你就讲一讲,小爷听听?!?br />
    孟悢嘴上如此说道,内心一阵得意洋洋。

    “好嘞,您听清楚了!单双骰子翻觔斗,番摊叶子四方宝,大小猪窝双蹙融,斗鸡斗鸭斗鹌鹑……”报菜名一般,不带一口喘气地报了十几项花样玩法,末了还带着吆喝的音。

    “不玩!”姜芃姬打断对方滔滔不绝的话头,转身作势要走。

    小二一看傻眼,报名单的声音戛然而止,甚至没来得及上前阻止她。

    不过呢,既然人都已经来到赌坊了,孟悢又岂会让她不玩就走?

    “兰亭表弟,既然人都已经到这里了,那就耍两把再走,反正外头除了那些小玩意儿,也没什么别的好玩的?!泵蠍斄成瞎衣θ菟?,抬手搭着姜芃姬的肩头,将她往回哄。

    姜芃姬一脸不耐烦地蹙眉,义正言辞地道,“表哥之前还说只是进来瞧一瞧,如今怎么又玩了?赌博之人无下梢,这种东西听着就不是什么好的,表哥还是不要太过好奇了?!?br />
    孟悢心中翻了个白眼,说教起来倒是一套一套的,不过是个不知道寻乐的呆子罢了。

    松开搭着她肩膀的手,双唇一噘,娇嗔道,“兰亭表弟想要走,但我可不想走?!?br />
    孟悢干脆耍起了诬赖,他是吃定姜芃姬不敢将他一个“弱质女流”丢在赌坊这种地方。

    最后,姜芃姬还是不得不留了下来,这让孟悢十分有成就感。

    小二哥虽然想宰肥羊,然而也不是没有眼色的,默默等这几位纠结出一个结果。

    别看他表面上实诚,内心早已经开始翻白眼了。

    赌坊是什么地方?

    能让人腰缠万贯,也能让人倾家荡产,甚至卖儿鬻女,给婆娘拉皮条的地儿。

    财神大爷来一圈,也得被人活生生扒下一层皮,更别说三个没见过世面的天真小孩儿了。

    有一句话是这么说的,刚进来的是大爷,赌桌上的是老子,赌输的连孙子都不如。

    小二哥只需要将这三人哄进来,自然会有人将他们全部吸成人干。

    孟悢好奇地凑近其中一桌,“这一桌玩的是什么?”

    那些赌徒刚刚赌完一局,情绪激动地将脑子都催热了,赢了的人激动得大汗淋漓,输了的人一脸晦气,还有人输得太狠,如今更是失魂落魄,一副饱受打击活不下去的模样。

    小二哥说道,“这一桌玩的是大小,骰盅里面有三个骰子,摇完骰子选择赌大还是赌小?!?br />
    规则简单且简单粗暴的玩法,哪怕是从来没有玩过的人也能一下子就上手。

    姜芃姬冷眼瞧了一眼庄家手里的赌盅,此时赌盅的盖子并没有盖上,她可以看到三颗颜色有些灰扑扑的骰子,眉梢一挑,唇角溢出些许笑容,“只赌大小,这样不是很简单么?”

    小二哥笑笑说,“的确是简单,也好赚,不然也不会有那么多人玩了?!?br />
    不少赌徒一开始都觉得一半的胜率太赚,所以才会迈出第一步,然后就被坑的不要不要的。

    三颗骰子,四点至十点为小,十一点到十七点为大,若是出了三点或者十八点,也就是三颗骰子都是一点或者六点,那么就是庄家通吃,赌大或者赌小都会输,赔率一比一。

    这种小儿科的玩法,也敢在她面前耍弄?

    “兰亭表弟,你选什么?”

    眼瞧着新一轮赌注又要开始,庄家已经花里胡哨地摇完了骰子,正要下注了。

    姜芃姬表面上义正言辞,不肯陪着玩,然而孟悢对自己的魅力十分有信心,各种撒娇卖痴,最后还是“成功”磨得兰亭表弟迈出第一步,两人一个赌大,一个选了小。

    开出来之后,结果喜闻乐见,姜芃姬丢下的一两被吃了。

    “玩也玩过了,表哥可以走了么?”姜芃姬脸色不愉地道。

    “这算什么玩过了?一两也是一两,兰亭表弟就真甘心自己的银钱落入旁人口袋?你不玩我玩,兰亭表弟又不是缺钱。千金难买我高兴,只要找到乐子就好,管其他那么多做什么?!?br />
    孟悢不肯离开,又凑着完了两把,竟然全部赢了。

    不少赌徒也在一边起哄,姜芃姬看似冷淡,内心已经开始动心了,孟悢见状立马煽风点火。

    “干站着也无聊,那就陪表哥玩一会儿好了?!苯M姬扯出孟悢当借口,然而到底是陪对方玩呢,还是她自己想要玩,孟悢表示自己的眼睛已经看穿事实了。

    相较于孟悢连赢的手气,姜芃姬就比较倒霉了,连输五次,一下子五两银子就出去了。

    一旁的弄琴看着干着急,赌坊都是些什么人?

    你有钱就是大爷,赌输了钱连孙子都不如!

    “放心,我的运气一向很好?!?br />
    姜芃姬把玩着最后一两碎银,笑得意味深长。

    这种粗劣的玩法,旁人输赢看运气,她纯粹是愿不愿意赢。

    孟悢见姜芃姬已经有些进入状态,暗中笑了笑,拿着连赢的银钱去了另一桌。

    “小郎君还玩么?”庄家问。

    “当然?!苯M姬无所谓地将最后一两碎银丢到小这边,“开吧!”

    时来运转,连输五把的姜芃姬一下子赌赢了,开出来的赌数是小。

    赔率一比一,现在手里又有二两碎银了。

    她一下子将二两都放在小这里。

    庄家笑了笑,“小郎君还赌???”

    因为连续开了八次小,这一局许多人都压在大这里,唯独姜芃姬依旧选择小。

    “嗯?!?br />
    庄家拿开骰盅罩子,一、三、四,八点小。

    现在到手四两了。

    “这一局,全部赌大?!苯M姬依旧是将所有碎银压了出去。

    庄家开了骰盅罩子,四、四、五,十三点大。

    到手八两,“这次依旧选大好了?!?br />
    一开结果,十六两。

    庄家表情略略有些僵硬,扯了扯嘴角笑道,“小郎君运气真不错?!?br />
    姜芃姬内心一哂,这就算运气好了?

    她赌起来,连自己都害怕,

    殊不知联邦黑市赌场因为她偶尔光顾打秋风,零零总总倒闭十几个了。

    她身份特殊,黑市赌场输得连裤衩都没了,也不敢对她下手。

    因为谁都清楚,谁对她动手,她就敢对赌场背后势力动手,就是这么任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