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悢绞着手中的帕子,有些为难地说道,“方才听几个奴仆说,河间此处没有宵禁,夜里头十分热闹……难得来一趟,我也想去看看。只是姨母身体不适,姨父又忙于公事……若我独身一人出门,若是碰到地痞无赖纠缠,岂不是坏了名节?所以……这才来找兰亭表弟?!?br />
    姜芃姬冷冷一笑,既然自己送上门找死,那就别怪她心狠手辣了。

    再者说了,哪家士族娘子出门游玩,不是仆妇前呼后拥?

    矫情!

    她略显为难地道,“只是,表姐终究是女子,这般与我出门……旁人容易闲言碎语,毁了表姐清誉又该怎么办?若是表姐真的觉得无聊,让婢女陪你在院子里玩吧,出门的话……”

    孟悢简直要暗中咬碎一口银牙了,没想到眼前这个柳羲也是个道貌岸然的伪君子。

    明明都已经动心了,偏偏要摆出一份凛然不可侵犯的模样,还美名其曰为他着想。

    孟悢打算再接再厉劝说,心中更是郁卒不已。

    若是在沧州孟郡,什么人不得奉承自己,让对方跪下来舔他脚趾,也有的是人愿意。

    然而这个柳羲又算什么角色,竟然还在他的面前拿乔!

    想到这里,孟悢不由得怨气丛生,将一半的责任归咎于不识相的柳羲,另一半归咎于胡乱出主意的小厮。等他回去了,非得踹死那个乱出馊主意的!

    未等孟悢回应,姜芃姬又即时添了一句。

    “……这么着吧,若是表姐真的想出府游玩,不如换一身男子装束,这样旁人就算是看到了,也不会多说什么?!苯M姬认真建议,“要是碰见熟人,我便说表姐是刚结识的友人如何?”

    她摆出一副“我也是为了你好”的表情,勉为其难地说,“恐怕表姐还不知道,羲刚和魏家娘子解了婚约,若是被人看到我带着表姐上街游玩,指不定会被有心人乱传,诬赖羲见异思迁,这才和魏家娘子断了缘分……若是如此,到时候羲的名声可就不保了?!?br />
    姜芃姬表示她能怎么办,她也很无奈啊。

    孟悢听后,嘴角一抽,似乎听到什么见鬼的建议。

    让他“女扮男装”?

    亏得这个表弟想得出来!

    不过,这也是折中的法子,以柳羲的角度来看,的确是三全其美的法子。

    不但能?;ふ馕槐斫愕那逵?,还能免于自己被传绯闻,还达到让表姐解闷的目的。

    然而,办法虽然好,但这也要看孟悢肯不肯答应啊。

    孟悢虽然很混账,脑子拎不清楚,但也不是全然没有智商的。

    天大地大,小命最大。

    要是恢复男装,冷不丁被孟浑发现踪迹怎么办?

    然而要是不答应,错过了这次机会,下次还想磨着柳羲这根木头出去,理由可不好找。

    姜芃姬这边看出他内心的纠结,顺势提醒了一句,“是羲错了,表姐这般美貌,若是佯装成男子,那也不掩女气,男装女装似乎也没什么区别……天色不早了,表姐若是没有其他吩咐,羲让身边丫鬟送你回房。等会儿天彻底暗了,伸手不见五指的,摔着了可不好?!?br />
    孟悢被猛然点醒。

    他怎么那么蠢呢,外头天色那么暗,自己恢复男装再稍微上点妆,还有谁能认出自己?

    那个孟浑不过是一个小小都尉而已,平时给自己爹爹鞍前马后的狗儿,那双狗眼睛也没瞧过自己几次,只要等会儿稍稍抹点脂粉,天色如此黑暗,那个孟浑怎么可能认得出来?

    看样子还是自己多心了,被一个小小奴仆威胁,竟然也一惊一乍的。

    想到这里,孟悢心中大定,笑着捻帕掩唇。

    “兰亭表弟急什么?我这不是没怎么出门么,听你这么大胆的建议,一时没有缓过神?!?br />
    姜芃姬也笑了,语气轻松还带着几分纵容,“既然这样,那么羲便在院中等表姐换好男装了。记得让身边丫鬟给你上点儿英气些的妆容,免得太过女气被旁人认出来?!?br />
    听姜芃姬前面那句话,孟悢还是笑着的,后面那句说出口,他心中难免多了几分阴沉。

    要不是清楚柳羲不知他的身份,他都要怀疑对方这话,是不是嘲讽他太娘娘腔了。

    孟悢收敛心中的愤懑,面上堆着笑容,脚步仪态万千地离开了。

    弄琴作为新晋的贴身大丫鬟,意思意思将地方送到门口,等对方走得没影了,那双大大的眼睛中还残留着些许惊恐。暗暗松了口气,她又急急忙忙赶了回去。

    “郎君……”

    未等弄琴把话说完,姜芃姬已经慵懒地依靠在凭几上,手掌翻转着一把扇子。

    “弄琴,去准备一套新的小厮穿的衣裳?!?br />
    “是!”弄琴将关心的问话硬生生咽回肚子。

    等她捧着衣服过来了,姜芃姬用扇子指了指衣裳,对着弄琴道,“你穿?!?br />
    弄琴一脸懵逼,捧着衣裳手足无措,“???”

    “今晚陪本郎君出门一趟,瞧瞧猴戏?!?br />
    姜芃姬笑得意味深长,弄琴一边捧着衣裳,一边看着自家郎君微微脸红。

    因为是大丫鬟,弄琴有资格知道一个秘密,自家郎君竟然是女儿身。

    刚知道那会儿,她整个人都懵在原地。

    不过……

    纵然知道郎君是女儿身,可弄琴时不时还会看着对方出神。

    在她看来,世间男儿千千万,然而却没有一人能比得上郎君这般充满魅力。

    就像方才那一笑,竟有些邪气凛然,迷得人不要不要的。

    弄琴穿上那一身小厮的装束,衣裳略略有些宽大,胸前裹了一层又一层布,掩住女儿特征,再给脸上扑上一层颜色略暗的脂粉,稍稍修一下眉形,远远看着也像是个模样清秀的少年。

    “幸好没打耳孔,不然的话,一眼就暴露了?!?br />
    姜芃姬将弄琴扫了一眼,略微有些满意。

    带弄琴出门看戏,倒不是她对这个丫鬟偏爱,仅仅是因为身边丫鬟只有她没有耳洞。

    原本是想带徐轲出门的,然而这家伙还在农庄,暂时就不折腾了。

    看姜芃姬两手空空准备出门,弄琴傻了眼。

    “郎君稍等,奴去准备些碎银?!?br />
    出门逛街怎么能不带银两?

    她嗤了一声,“准备什么?自然有冤大头出钱,今晚要是顺利,兴许能给你这个丫头攒一笔聘礼?!?br />
    弄琴又是一脸懵逼。

    聘礼?(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