系统欢快的声音传入她的耳畔,“呦吼!宿主想不想我!”

    姜芃姬无情地道,“不想,今天没有你,我不知道耳根子有多么清净?!?br />
    系统升级了一回,似乎也变得更加人性化了,脸皮也更加厚,不像之前被噎两句就嘤嘤嘤。

    升级之后系统也想明白了,反正这是它的宿主,两人根本不可能拆开,姜芃姬嘴上再怎么嫌弃它,实际上也是需要的它的。作为万能的系统,它可以完成宿主所有野心和愿望。

    姜芃姬一面应付亓官让,一面一心二用对系统问道,“你说你升级需要十二个小时,为什么我感觉你升级的时间接近24小时了?原本还以为今天要照旧开直播呢?!?br />
    系统呃了一声,有些闪避地说,“升级时间预估错误,所以导致耗费时间比预计多得多?!?br />
    姜芃姬内心哂笑,却没有抓着这个问题继续询问,反而问了其他问题。

    “你说你升级了一次,总不至于还像之前那么废柴吧?”姜芃姬对系统的鸡肋和嫌弃,从来没有掩饰过,系统为此不知道伤心了几回,“说来听一听,要是还那么废柴,我觉得你还是再升级一回好了,时间不是问题,你想升级多久就能升级多久?!?br />
    被她这样毫不留情的嘲讽,系统又又又不开心了。

    系统傲然地说道,“昨天的我你爱理不理,今天的我,宿主你有可能高攀不起!”

    听着系统的语气,姜芃姬仿佛能模拟出对方骄傲的小表情。

    “哦?说来听一听?我倒是要知道知道,一个废柴系统能升级到什么程度?!?br />
    系统摁住炸毛的冲动,佯装咳嗽两声,清了清嗓子,“那么宿主可要听好了,为了能给宿主提供更加完善方便的服务,升级时候加载了人性化情绪板块,这样能便于我们更加轻松地沟通。为了加快宿主的主播人气,增加直播的可看性,还增添了即时制任务板块?!?br />
    “即时制任务板块?”

    姜芃姬内心暗暗蹙眉,却没有显露出一丝异常。

    系统兴奋地说道,“系统会即时分析宿主所经历的人和事情,不定时发布临时性任务,引到宿主更加完美地融入这个时代,等宿主完美完成任务,还可获得额外的丰厚奖励?!?br />
    姜芃姬一针见血地问,“这种任务,我可以不接受么?”

    系统飞快地回答,“不可以,这是自动加入任务列表的任务,完成之后对宿主有利无害?!?br />
    姜芃姬心中冷笑一声,完成之后是有利无害,那么不肯完成或者任务失败呢?

    对于这样被强行施加旁人意愿的举动,姜芃姬是打心眼儿里厌恶。

    系统变得更加任性化了,敏感地发现姜芃姬对此事并不热忱,甚至是排斥和厌恶。

    它小心翼翼地说,“宿主似乎很不愿意做这种任务?!?br />
    “我为什么要愿意去做强行施加在我身上的任务?若是任务内容与我本身意愿相抵触呢?如果我拒绝执行任务呢?亦或者任务失败呢?”姜芃姬接连几个问题,问得系统来不及回答,“任务完成的奖励我不稀罕,是谁允许你擅作主张做出这种举动?”

    系统哑然,旋即声音强硬了几分,“我希望宿主不要任性,这是经过无数计算之后,得出的最正确、利益最大化的结果。作为您的系统,您好我也才会好,希望您能明白这点?!?br />
    姜芃姬冷嗤一声,“任务你爱发不发,做不做那是我的事情?!?br />
    系统沉了沉声音,严肃地道,“宿主请您不要任性,完成任务可以让您未来的道路走得更加通顺,这是我经过无数次演算之后得出的结论,也希望您不要辜负这份好意。即时制触发性任务,其主旨是以宿主利益为重,对您没有害处……”

    姜芃姬拉长了声音,“我——不——做!”

    系统沉默一会儿,语重心长说,“如果宿主执意如此任性,您会后悔的。须知利益与风险并存,完成任务有丰厚奖励,任务失败或者不做,您需要承担任务失败之后的反噬惩罚?!?br />
    姜芃姬心中薄唇一弯,垂下眸子,掩住其中酝酿的淡淡杀意。

    系统的话引起她的叛逆,怒而出口。

    “承担就承担,你以为我姜芃姬是被人威胁到大的?”

    系统在一旁干着急也没用,姜芃姬此时已经彻底起了逆反心理。

    它越是期盼的,她越不愿意去做。

    最后,系统只能愤愤地道,“好心当了驴肝肺,宿主你这样是要吃大苦头的?!?br />
    本以为姜芃姬会欣喜若狂,所以系统自作主张又给下载升级了即时制触发性任务板块,帮助宿主走上人生巅峰,它记得好多系统都是这么做的,人家的宿主看到任务奖励,眼睛都直了。

    它的宿主倒是好,根本就是属驴的,犟脾气,反应竟然会这么激烈而且坚决。

    姜芃姬的回答仅有一句。

    “我今天累了,暂时不想开直播,没事你就安静一些,我头疼?!?br />
    想对她软硬兼施,逼迫她就范服从?

    呵呵,这个系统似乎还没意识到她姜芃姬真正的脾性。

    别说是一个来历不明、目的不明、举止不明的系统,哪怕是她以前的导师,也别想做到。

    亓官让发现姜芃姬脸色苍白了一些,不由得关切一句。

    “兰亭可是身体不适?”

    姜芃姬眼皮也不睁一下,有气无力回答。

    “车太颠簸了,有些头疼?!?br />
    她的确头疼,系统升级一回之后,比她预想中的情形还要厌恶一些。

    车很颠簸么?

    亓官让一脸愕然,他能说相较于功曹先生府上的车架,柳府的车架已经稳得不行?

    两人一路无言,直到车架停在柳府面前,此时已经堪堪过了晚膳的点。

    柳佘与魏渊两人相谈甚欢,见姜芃姬与亓官让一道回来,不约而同染上些许喜色。

    寒暄两句,魏渊起身向柳佘告辞。

    今天目的已经达成了,那就没有必要再在人家府上逗留。

    柳佘起身送了两步,姜芃姬回了自己院子,连衣裳都没有换洗,直接滚进床榻蒙头就睡。

    不等她酝酿睡意,门外传来弄琴略显害怕的嗓音。

    “郎君,外院那位客人求见?!?br />
    姜芃姬一掀被子,脸色沉沉。

    孟悢竟然这个时候找上门来,活得不耐烦了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