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兄弟,来,家里也没什么好东西招待,刚烙的饼子,趁热吃了?!?br />
    妇人再次出来,给黑脸壮汉倒了热水还有沾了些许肉沫的香喷喷饼子。

    黑脸壮汉一边狼吞虎咽吃饼子,就着陶碗里的开水,吃得津津有味。

    “哎——我走过这么多地方,就这庄子日子过得好?!?br />
    吃完两张饼,有些意犹未尽,妇人瞧了出来,起身有进屋给他拿了一张。

    “运气好,赶上了一个好主家,不然呐……这一家子都得喝西北分?!?br />
    佃户嚼着饼子,声音含糊地感慨。

    黑脸壮汉赞同点点头,又状似不经意地问,“这庄子主家是哪家,心地这么好,简直跟庙里的活菩萨似的。我啊,走了很多地方,那里的佃户恨不得将主家都咒骂个遍?!?br />
    “这你就不知道了,俺们庄子的主家大有来头。听说过浒郡郡守不?俺们家主家娘娘的丈夫,打从主家娘娘买了这庄子,庄子上的人都过上了好日子,几天就能吃点儿肉沫,不像是以前……一年到头,也就年节能闻一闻肉是啥滋味……”佃户感慨,表情又极为自豪。

    只可惜主家娘娘人那么好,却死得那么早,整个农庄几乎佃户,家家都一日三炷香呢。

    “浒郡郡守?这我听说过,也是个大好人?!?br />
    黑脸壮汉表情微变,然而脸上的脏污太多,常人根本看不出来哪里变化了。

    “可不是?要俺说,整个东庆就主家一家子最好了,不像是其他畜牲……都能吸人血!”

    浒郡郡守——柳佘,柳仲卿!

    黑脸壮汉暗暗紧了紧拳头,嘴里说道,“可惜了,不然真想瞧瞧活菩萨什么模样?!?br />
    佃户嘴快,“主家郎君今儿个就来庄子了,你要是……”

    还没说完,后脑勺挨了自家婆娘一巴掌。

    “胡诌诌说个啥,要是冒犯了主家郎君,怎么对得起主家娘娘?”妇人虎着脸,“再说了,要是不小心给这位大兄弟惹来麻烦怎么办?说话也不过过脑子……出了事儿你兜着?!?br />
    妇人的确担心黑脸壮汉惊吓到了贵人,但也是为了黑脸壮汉着想。

    贵人之所以是贵人,那就是从头到脚都精贵,胆子也不大,要是乍一看到这么粗犷魁梧的流浪汉子,还不被吓到?到时候发起火来,说不定就惹祸上身,丢了小命呢。

    佃户这才意识到不对,有些尴尬地朝黑脸壮汉嘿嘿一笑,露出略显傻气的笑容。

    黑脸壮汉也不在意地拱拱手,“小哥儿客气了,大嫂子说得对,惊扰贵人不好?!?br />
    虽然黑脸壮汉自己都这么说了,然而佃户还是觉得有些脸上挂不住。

    正巧这个时候篱笆外来了庄头,大老远就听他喊,“铁柱,你家那几根鱼竿还在不?”

    佃户好奇地伸长了脖子,看到是庄头,脸上冒出些疑惑之色。

    “怎么了大爷?”

    “主家郎君说要陪友人垂钓,庄子里不是没有备上鱼竿么?快,拿出来用用?!?br />
    佃户傻了眼,嘟囔道,“主家郎君多金贵的人,用俺做的鱼竿,不大好吧?”

    庄头不耐烦地说道,“让你拿来就拿来,叽叽歪歪那么多做什么,又不是用了不还你?!?br />
    “俺也没心疼这鱼竿啊……”佃户放下吃了一半的饼子,起身去屋子里拿了一堆东西,还有杂七杂八的鱼篓以及自己制作的鱼饵,“现在就给主家郎君送去么?”

    “当然了!”庄头说道,“对了,再喊两个会水的护着主家郎君,免得出事情?!?br />
    “现在人都忙农活呢,这么短时间,上哪儿喊人?”佃户嘟囔。

    黑脸壮汉有些局促地搓了搓手,期期艾艾说道。

    “那个……要不让我跟着?我会水,待水里憋气可行了……”

    庄头听到这话,瞧了一眼黑脸壮汉,然后又虎了一眼佃户,断然否认道,“不成,吓人?!?br />
    “我这是在山里走了几天,洗把脸就干净了,不吓人的?!?br />
    “大爷,这是路过的,心地还挺好。听说俺们主家人好,觉得是活菩萨,想远远瞧上一眼。您瞧,现在大伙儿都忙着农活,一时半会儿也喊不到会水的人,不如让他过去,给俺打个下手?俺盯着他,不会让他惊吓到主家郎君的?!钡杌歉隼虾萌?,替黑脸壮汉兜底。

    庄头纠结想了想,时间的确紧,干脆点点头。

    不过嘴上还是一再吩咐,“人看紧了,别吓到贵人。给他打盆水洗洗脸,瞧着脏的……”

    黑脸壮汉千恩万谢,稍稍收拾了一下脸,变得干净了不少,面容竟然颇有些英俊好看。

    “这种时候能钓到什么鱼?”

    姜芃姬有些郁闷地坐在马扎上,不知道亓官让和徐轲怎么生出垂钓的兴致。

    “这时候的鱼儿正好,肉质肥美,而且河间这里的鱼肉多少刺。春日垂钓,也是雅致?!?br />
    徐轲笑谢过农庄佃户给的鱼竿,惊得那个朴实汉子连忙摆手说不用谢。

    “就你这么一只旱鸭子,小心被鱼钓到河里头?!苯M姬把马扎挪了个地,“那你们钓着?!?br />
    “兰亭不来玩耍?”亓官让偏首问。

    姜芃姬懒得抬眼,顺手撑着下巴,笃定道,“我是钓不上来鱼的,那就不玩儿了?!?br />
    亓官让被她这个说法逗笑了,哪怕钓鱼技术再差,耐心一些总会有收获的。

    不过他却不知道,姜芃姬这话还真不是谦虚或者偷懒,她身上煞气很淡,然而鱼儿却是极其敏感的生物,可以感应到常人所不能感应的东西,姜芃姬能钓得上来鱼才叫奇怪。

    瞧着两个人正襟危坐在马扎上,一手一根鱼竿垂钓,姜芃姬挪开眼,对着这种无趣的活动没有丝毫兴趣。她抬脚踢了一下自己身旁的鱼篓,倏地扭头,抓到一双一直观察她的眸子。

    “瞧你模样,不像是庄子上的佃户?!彼?。

    黑脸壮汉被她蓦地一问,心脏有一顺的漏拍,仿佛有一种被看穿的错觉。

    不过他依旧定了定心神,露出宽厚朴实的笑容,“小的不是庄子上的人,听铁柱小哥儿说主家郎君是个活菩萨,所以就……厚着脸皮过来,想瞧一瞧?!?br />
    姜芃姬又问,“那你现在看到人了,觉得我像是庙里头供着的活菩萨么?”

    能凭着一身煞气把附近的鱼都吓到亓官让他们那边,她算是活菩萨么?

    黑脸壮汉选择了沉默。

    这个问题是送命题,他可以不回答么?(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