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45:刷好感的正确姿势(三)【第三更,求月票订阅打赏】

145:刷好感的正确姿势(三)【第三更,求月票订阅打赏】



    柳佘早早注意到魏渊身后的青年,心中也心如明镜,魏渊将这个陌生青年带过来,肯定不是为了走亲戚或者过个场那么简单,多半是为了当中间人替他们引荐,为那个青年铺路。

    只是,目前的话题海围绕着“请辞”这个主题,暂时与那个青年无关。

    魏渊苦笑一声,无奈自我嘲笑一番,“你这柳仲卿,非要将我这张老脸撕开了才乐意?兰亭并非不好,只是你知道我这脾性,更知道你家兰亭那个脾性,若是继续由我教导,岂不是误人子弟?未免以后被你揪着这事儿秋后算账,如今还不如我早早舍了这张老脸过来请辞?!?br />
    “可……”柳佘犹豫地说道,“兰亭的学业……”

    “几年师徒情谊,我自然也希望兰亭有一日能名扬天下?!?br />
    魏渊说着从袖中取出一份早早写好的举荐书信。

    柳佘面带狐疑,接过来一看,表情错愕,“凭兰亭那点儿本事,如何入得了渊镜门下?”

    魏渊摇摇头道,“倒也不是说非得让兰亭拜师渊镜,毕竟那人脾性古怪,是个什么德行你我都有耳闻,兰亭未必能和他心意。只是琅琊郡才人辈出,儒生学士更是多如繁星,便于交友。兰亭这般年纪也该学着出门访友,而不是一昧窝在家中闭门造车?!?br />
    虽然请有才学的西席到家中一对一教导很好,然而弊端也不少,魏渊始终觉得他那个学生脾性太过内敛腼腆,身边也没个同龄好友玩伴什么的,一日到头窝在家中不肯挪一下。

    他不知道,对于这种一年到头不出门几回的人,有专属称呼——宅。

    再这么宅下去,绝对能发霉长蘑菇好么!

    让柳羲去一趟琅琊也好,能入渊镜门下最好,要是没办法,那就直接在琅琊书院读书,多交些朋友,这对以后的仕途也极有帮助,官场这地方不是单枪匹马就能闯荡的。

    若柳佘只是普通士族,身为人子的柳羲只需要比他稍微出息一些就好,而如今的事实却是柳佘名扬东庆乃至五国,并且在官场树立敌人无数,这个……踏马就有些尴尬了。

    柳佘的政敌奈何不了人家老子,还不能对人家儿子动手么?

    傻子都知道柿子要挑软的捏。

    柳羲未来只是醉心文学,不涉官场还好,一旦进入官场,立马就能拥有一排的天然政敌。

    为了以后的路能好走一些,现在就开始经营人脉很重要。

    魏渊这番话处处从为姜芃姬考虑,柳佘怎么会听不出来?

    他一早也有这些打算,哪怕魏渊没有上门请辞,他也打算等魏渊病情好些,主动上门一趟。

    如今么,魏渊主动站出来,这倒是免了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柳佘承了这个人情,自然会回报一二。

    “我这顽劣儿子,倒是让功曹兄费心了?!绷茏慈舾刑镜氐?,仔细收下魏渊写好的推荐信,“你我多年未见,不知功曹兄能否给愚弟一份薄面,留下来用个午膳,好好浅酌一番?”

    魏渊和柳佘以前也不见得多么熟悉,关系算不上挚友,然而也比普通朋友深一些。

    “既然你都这么说了,我还能不答应?”

    魏渊满足地抚须一笑,柳佘这个反应也在他的预料之内。

    柳佘作势准备起身,命人准备美酒好菜,这会儿才像是刚刚发现魏渊身旁的青年,面上露出些许惊愕之色,调侃道,“这位可是功曹兄族中后生?”

    亓官让始终恭敬垂眸,听到柳佘提及自己,这才一拱手,行了个晚辈礼。

    魏渊抚须笑道,“不是族中后生,不过,也差不多了?!?br />
    柳佘心中一转,明白这位恐怕是魏渊看好的女婿人选了,顿时来了兴趣,仔细审看对方。

    观人,不仅要看外貌,更重要的还是精气神,可以说是气质,也可以说是气势。

    有些人能将桑麻粗布穿出革丝锦缎的味道,有些人哪怕穿着金缕玉衣,也像是路边乞儿。

    细看之后,柳佘赞叹道,“也不知道功曹兄打哪儿找到的,竟是个龙章凤姿的极佳后生?!?br />
    自己看好的女婿被柳佘如此肯定夸赞,魏渊的双颊染上喜色,添了几分得意。

    亓官让没有开口,只是掩在袖中的手微微攥紧,哪怕他可以冷静谋算杀人,然而面对他唯二肯定的东庆奇人……通俗来讲就是偶像,哪个小粉丝可以淡定?

    魏渊笑着摆手,口中说柳佘太过高赞。

    “不知这位如何称呼?”

    柳佘没什么高架子,反而显得极其平易近人。

    这话是问亓官让的,魏渊也不方便帮着回答。

    今天带他过来,本身就是让人在柳佘面前过过眼,不可能什么话都帮讲。

    “小子亓官,单名让字,见过柳郡守?!?br />
    柳佘诡异沉默一会儿,又不着痕迹地笑着询问,“家住何地,何处人士?”

    “北疆上虞人士?!必凉偃没卮?。

    柳佘垂了垂眸子,表情多了几分认真,声音越发柔和了些,“可有表字?”

    “家师已取,表字文证?!?br />
    柳佘:“……”

    他现在好想静静,也别问他静静是谁。

    亓官让,表字文证,北疆上虞人士,年少丧妻……

    这些只是他知道的,并没什么出奇,出奇的地方在于,这小子心性异常狠辣,计谋诡谲,几年之后为了帮他主公下定决心反东庆,一把火烧了上阳宫,斩了东庆皇室所有男丁。

    当然,这并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小子是为数不多让宸皇帝——也就是柳羲吃过败仗的人,接连败走三城,并非后者兵力不足前者,实在是……亓官让这小子太阴狠诡谲了。

    若只是这样,柳佘也不至于想去静静。

    据阿敏说,这人虽有才能,然而所侍奉主公却是个优柔寡断的性格,俗称耳根子软,没什么主见,最后被另外一位谋士趁虚而入,令亓官让失去了信任,反而被软禁弃用……结果么?

    亓官让竟然在牢中布局,让他那位主公陷入绝境之地。

    破城之日,他亲自开了城门迎接新主。

    “良禽择木而栖,贤臣择主而事,他既负我,我又何须念情?”(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