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若冰清】:这叫啥?出师未捷身先死?

    姜芃姬蹙了蹙眉梢,看到满屏幕的哈哈哈,她不仅没有觉得烦躁,反而露出一抹坏笑。

    “郎君可有办法了?”徐轲问。

    其实他私心是希望姜芃姬找柳佘相助,柳氏二房可不是一般有钱,弄到那一批粮不成问题。

    在他的观念看来,姜芃姬是柳佘唯一嫡子,以后继承柳佘全部家业是理所当然的,后院的庶子顶多分到半成以及一些文物古玩。若是柳佘也赞成,这件事情十拿九稳。

    “有是有了,我在想……既然是空手套白狼,为何不套得彻底一些?”

    姜芃姬唇角的弧度十分标准,既不亲切也不疏远,拿捏得刚刚好。

    “套得彻底一些?”徐轲懵逼。

    【偷渡非酋】:每次主播露出这种笑容,我就有些汗毛倒立的感觉,又有谁要倒霉了?

    要说整个直播间,最了解姜芃姬的人,貌似也就这位从一开始就追直播的观众了。

    姜芃姬这人的做事风格,说凌厉也凌厉,说墨迹也墨迹。

    对于敌人,她从来不会一下子就将对方灭了,而是再三确认对方还有没有可压榨的价值,若是有继续压榨,容许对方多活两天,若是没有……确定没有价值之后,才一刀子了解。

    她意味深长地眯眼笑,“孝舆,你知道引起沧州孟郡兵乱的罪魁祸首现在在什么地方么?”

    徐轲不解,不懂这话与之前说的有何必然联系。

    “沧州孟氏,要说富有,整个东庆有几家比得上他们?一个嫡子换一批米粮,多划算?!?br />
    徐轲蓦地睁大眼睛,半天憋出一句话,“郎君是说,那位……就在府上?”

    姜芃姬檀香扇一展,笑着遮住笑容,语气揶揄地道,“嗯,还是自己送上门的?!?br />
    “那么……您想伪装匪寇,令孟氏以粮换人?这不成,若是这样,孟悢回去稍微说上两句,这件事情不就被戳穿了?”徐轲不赞成地摇摇头,不过他自来机警,隐隐琢磨出不对劲来。

    别看他和这位郎君相处不过几天,然而这些天的时光,足以让他明白一个事实。

    他家郎君就是个心黑手辣的,无利不起早,而且从来不会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蠢,你家郎君像是那种无脑的人?”姜芃姬冷嗤一声,不屑地道,“自然是让孟悢自己写信,派遣心腹去向孟氏要粮,我们要做的就是安排好人接手,其余的不用掺和。至于孟悢漏嘴这桩事情……呵呵,你觉得,以他在沧州闹出的事情,还妄图在河间横行,还能活着?”

    在远古时代,有一句话说得好,死人不会开口,也不会泄密,若能死无全尸就更加妙了。

    当然,这话放在她那个时代,简直就是打脸,因为尸体反而比活人更加能泄露机密。

    不过在这个社会极度落后的时代,孟悢只要死得不能再死了,谁也别想抓到她的把柄。

    徐轲无语凝噎,“郎君的意思是,利用完孟悢,再……”

    说着,比划了一个手刀下切的动作。

    姜芃姬嗤着道,“合着在你眼中,你家郎君竟然如此不堪?”

    徐轲懵了,他觉得自己都快不认识姜芃姬说的那些字了,“那郎君如何打算?”

    姜芃姬摇摇头,一副孺子不可教也的嫌弃表情。

    “知道什么叫做计谋的入门标准么?那就是,什么好处都是你的,什么锅都是别人背的,旁人还不能对你说一个不好的词儿,必须让自己维持出淤泥而不染的纯白模样?!?br />
    且不说徐轲对她这话是如何评价,直播间的观众觉得体内的洪荒吐艳之力已经无法压制。

    【大庄主夫人】:也就主播,能将无耻描述得这么清丽脱俗。

    【咨询侦探卷毛儿】:作为直播间萌新,我也听说过孟悢的无耻和恶心,然而当这个倒霉孩子碰上了主播,莫名有些为他心疼肿么破?这孩子,上辈子造了什么孽,竟然碰上主播?

    【神君红莲】:同心疼+1,碰上主播这样的高段位,感觉他会连怎么死得都不知道。

    虽然姜芃姬黑得已经看不出原型了,然而这年头心黑狠辣远比百花圣母更加吃香,直播间观众看直播就是图个新奇和爽快,她这样的作为,的确戳到这些人内心的痒痒。

    一个字,爽!

    两个字,畅快!

    【奶油味香瓜子】:#笑哭,只有我一个人注意到主播说那只是计谋的入门标准么?那么更加进一步的计谋,又该是怎样的……噫,吓得瑟瑟发抖,提前可怜一把主播未来的对手。

    对于姜芃姬放飞自我,欺负小盆友的举动,系统已经开始头疼了。

    系统:“虽然是这么说,但是不小心玩脱,孟氏顺着米粮查到你身上怎么办?”

    姜芃姬在内心无所谓地道,“这不是没有本金买粮么?不想办法,怎么玩得下去?!?br />
    听到她这么说,系统小心翼翼观察姜芃姬的表情,犹豫地开口,“宿主,你这身体的便宜父亲不是很有家底么,之前给你的嫁妆……呸,家产单子罗列的粮仓储粮不少。如果你不想依靠柳佘,商城也有兑换和贷款透支的业务,想要多少粮食就能有多少粮食,根本不用冒险?!?br />
    自家有钱,姜芃姬愿意的话,也能通过系统换取一大批粮食,根本不愁啊,何必冒险?

    姜芃姬却说,“我不这么做,有三个原因。第一,柳佘是柳佘,我是我,那些是老头子的棺材本儿,我可不想动。第二,我的确可以通过你获得一批粮食,然而我又该怎么解释这些粮食的来源?柳佘可是真正的狐狸,你以为他会因为我是他女儿而不生疑?想多了?!?br />
    “至于第三点,也是最重要的第一点。系统,你不觉得这样更加有趣一些么?太过容易得到的,越不容易珍惜,因为难度太小了,唾手可得。在我看来,附加价值过低?!?br />
    换而言之,她姜芃姬喜欢这么做,更多原因是这事情有风险,让她觉得有趣。

    相较于事情的最终结果,她更加享受取得结果的过程,那种掌控全程的快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