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府方面主动辞退魏渊先生,哪怕对方已经有辞职的意向,这么做也容易招仇恨。

    最完美的办法便是让魏渊先生主动辞职,顺便给她写一封介绍信,往哪儿推荐都无所谓,反正她最后会去琅琊,关键在于“魏渊先生主动辞职”!

    这样,柳府何魏渊先生都有了台阶,双方皆大欢喜。

    姜芃姬来之前倒是没想那么多,然而仔细观察一番魏渊的表情,推测他的心理变化,她心里有些底了,这位先生比她想象中还要上道,或者说,这位是真正仁师,愿意考虑学生前程。

    这个时代讲究——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很多西席先生哪怕意识到自己不适合教学生,为了面子也会强硬撑下去,这反而误人子弟。

    魏渊尽管也有些毛病,然而他为人还算正直,不会在这种问题上为难学生。

    “琅琊……啧,希望不会让我失望?!?br />
    刷得一声打开檀香扇,身子一歪靠在凭几上,悠然闭眸,看似悠闲,脑子里却算着事情。

    这个时代的战争形势与她那个时代截然不同,很多地方出入太大。

    若真是搞大事,逐鹿天下,一拼米粮,二拼人,三拼地盘。

    米粮这点不用说,想想办法总能弄到手,就食于敌、以战养战也是开源方法之一么。

    “地盘”也好说,东庆乱起来迟早的事情。

    左右不过这几年,趁势捞个地方不算太难,地方她都挑好了。

    难就难在第二点——人!

    其他可以将就,“人”却不是随便弄弄就行的。

    “人”,不单单指兵力。

    简单的兵力部队可以用米粮钱财解决,造兵买马,稍微训练一下,多多少少像个样子。

    然而更高层次的文武人才却不是那么容易就能弄到手的。

    这个时代文字普及率太低,识字的人本身就少,有才有能的人自然更加稀罕。

    真正有才华的人,多半有自己的抱负和目标,若是无法彻底折服他们,抓到手里也不能用。

    姜芃姬不是烦恼无法折服他们,而是烦恼找不到这样的人才。

    人才到手了再说,其他的问题可以延后考虑。

    用她的话来说——进了她的门,就是她的人!活着是,死了也是!

    她手底下的人只有退休、在任以及战死的,谁半路上了车还想半路下车,不一巴掌怼死!

    对,她就是这么霸道不讲理,最恨背叛,上辈子也没人敢跟这位第七军团统摄军团长讲理。

    除了文官类型的,还有武将,毕竟逐鹿天下总不能指望着一群文人抄着刀子上阵吧?

    将领与普通士卒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后者只需要浴血拼杀,懂点儿军阵配合,不怕死,把敌人往死里怼就行,可将领却不一样,带兵打仗其中的门道很多,不是有点儿孔武之力就行。

    姜芃姬不能用上辈子的要求挑人,但核心是一样的。

    这么想想,似乎自己要做的事情还挺多。

    而且,仔细谈起来,她发现武将的可选择性比文人还要少,惆怅。

    嗯,不以皇帝为目标的主播不是好上将——这话没毛病。

    姜芃姬维持着直播观众吐槽的狐狸笑容,不等马夫拿来轿凳,径直跳了下来。

    “徐轲回府了?”

    看到门房,姜芃姬突兀地问了一句。

    门房一脸懵逼,完全不知道郎君是怎么知道的。

    下意识地躬身回答,“是,那个徐轲等了有一段时间了?!?br />
    “他估计是碰到什么问题了?!苯M姬笑着道,“好好表现,注意别让外人出来?!?br />
    门房又是懵逼,既然是外人,肯定是注意不让外人进府,而不是出去吧?

    不过柳府这些下人最会钻研旁人心思,门房也不例外。

    他把姜芃姬的话里里外外想了一遍,蓦地一拍脑门,明白过来了。

    如今柳府的“外人”,可不就指昨日进府的那位“夫人娘家娘子主仆”?

    门房说徐轲等自己已经等了挺长时间,然而姜芃姬却看到这人在书房看书看得津津有味,半点也没有等候许久的烦躁,反而有些两耳不闻窗外事的感觉。

    “农庄碰见难事了?”

    姜芃姬也不打招呼,径直进了书房,在书案前坐下。

    徐轲看得过于入神,险些被她吓了一跳。

    尽管被吓到了,然而徐轲也没有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更别谈将手中书简丢出去之类的。

    他珍而重之、依依不舍地将书简放回原位,理了理衣摆,确定衣冠整齐,这才重新坐下。

    徐轲摇头,从袖中取出一本自制的册子,上面写着蝇头小字。

    竹纸有限,他也是节俭的人,字写大了容易浪费。

    姜芃姬接过一看,上面条例清晰地罗列着各项数据,内容条理清晰,哪怕字迹细小,依旧不显得紊乱。她心中略略满意,徐轲的确有内政才能,管家一把好手……可,还缺个搭档。

    她想到了那位不知道在河间哪里躲着的都尉,心中捣鼓开了。

    徐轲低声问了一句,“郎君可看出什么?”

    姜芃姬笑骂着将册子丢回给徐轲,没好气道,“农庄遭了贼这种事情,你也有脸跟我说?!?br />
    是的,上面的数据的确十分清晰,徐轲并没有作假,所以问题才十分清晰。

    按照一开始的约定,徐轲每月都能领到柳府下拨的银钱,用于购买部曲众人所需的生活物品以及米粮。这笔银钱怎么用,如何最大化利用,都经徐轲的手,采购的物件价格都还公道。

    然后问题就来了,她看了一眼徐轲采买的所有东西,以及物品的变动,发现了异常。

    米粮、布匹还有徐轲特地买来给部曲众人,偶尔偿点儿荤的老母鸡不见了。

    这些自然不是现在就用了,一来时间不对,二来数目也对不上。

    说时间不对,因为刚将那些家丁买回来的时候,姜芃姬已经让人给他们每人配了一季的几身衣裳,现在也用不着重新裁衣,哪怕是裁下来当训练用的辅助材料,数目也不对。

    “没抓到人?”

    姜芃姬哭笑不得,她想过很多种可能,却没想到是因为农庄失窃。

    徐轲眼观鼻,鼻观心,很正经地道,“郎君英明?!?br />
    “英明个头!”

    姜芃姬这下是真的笑气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