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倒是大改样,落落大方不说,神情之间也是一副自信乃至自傲的模样。

    这是精气神,无关其他。

    魏渊也疑惑,怎么短短十几日,就会产生如此翻天覆地的变化?

    只是一想到风瑾昨日讲述的内容,他又放下心中狐疑。

    都说置之死地而后生,破而后立,可见大难大灾之后,哪怕是资质愚钝的人,也会产生脱胎换骨的变化,大有长进,更别说柳佘这个河间才子亲自教导,效果更佳不一般。

    当然,估计魏渊想破脑子,也不可能想到,面前这个学生的芯子已经彻底换了个人。

    “仲卿早年时候,总将因材施教放在嘴边,常常说各人有各人的特长,为人师者应当善于观察,以学生资质兴趣为主,弥补短处,发挥长处。如今看来,我反而没有你父亲看得透彻?!?br />
    魏渊诚恳地说道,一张老脸有些羞愧之色,并没有丝毫虚情假意,他是真心的。

    姜芃姬收敛暗中看戏的心态,对魏渊也有了不一样的看法。

    她很清楚,若不是有柳羲记忆作为底子,加上这些日子她到处背读书籍,恐怕今天也没那么容易通过魏渊这一关。柳羲的成绩好坏,与魏渊有点儿关系,却又不是那么大。

    他将柳羲的学业揽在自己身上,这的确冤枉他了。

    亓官让全程坐在一侧沉默着,围观两个人对话,准确来说,在围观姜芃姬。

    他觉得,这个少年格外的有趣,明明不是什么良善之辈,偏偏要拿出最为无害的一面。

    有趣,真是有趣。

    等姜芃姬走了,魏渊还是一副心事重重的模样,亓官让在一旁气定神闲地吃茶。

    等看够未来岳父的好戏了,他才悠悠开口。

    “功曹先生可是在为柳兰亭伤神?”

    魏渊极其信任亓官让,这份信任中也有几分破罐子破摔的味道,反正未来是翁婿。

    “可不是?若是继续教导,恐怕误人子弟,若是撒手不管,倒也……有几分难堪……”

    最后几个字,魏渊几乎是含在嘴里嘟囔的。

    亓官让笑了笑,“这又有何难,辞去西席便是,让柳兰亭另觅良师?!?br />
    魏渊当下就摇着头否定,“这不成,柳府待我不薄,这么做岂不成了小人?”

    亓官让脑子一转,想到另一个法子,心中暗暗哂笑,恐怕他的法子,也正中某人下怀。

    “既然如此……”他想了想,建议道,“功曹先生交友满天下,难道就没有适合柳兰亭的良师?您只需推辞一番,情真意切地表明缘由,不忍耽误柳兰亭学业,再推荐一名与她脾性适合的良师,到时候,柳府自然不会误会功曹先生,恐怕还要赞您胸怀宽广呢?!?br />
    魏渊认真思考亓官让这个建议,当下脑子里就闪过一个名字,心中颇为意动。

    “这倒是一个好法子,那个人选也的确适合兰亭?!蔽涸ㄋ档秸饫?,又有些踟蹰,“不成不成,那人虽然适合,然而脾性也古怪,依照兰亭那个性子,入了他的门下,恐怕要吃亏?!?br />
    亓官让好奇了,什么人让魏渊先生这么心动,又这么犹豫?

    “功曹先生的人选是?”

    魏渊随口回答,“琅琊渊镜,再适合不过?!?br />
    说句通俗的,魏渊在教育界也是极有名声的良师。

    如果推荐给柳府,那么人选的档次肯定不能比他低,否则就有甩锅的嫌疑了。

    可是,档次比他高,又适合柳兰亭的脾性,还要有师德,想来想去,人选也就那么一个。

    “琅琊渊镜先生?”亓官让惊疑地喃喃一遍。

    之前说过,在东庆这里,亓官让最敬佩的两个奇人,一个是河间柳佘,一个是琅琊渊镜。

    前者么,他一介寒门子弟,又是异族混血,上门拜访没有门路,估计连人家家门都进不去。

    后者,名满天下,桃李花开,教导出来的学生更是遍及五国,天下学子谁人不向往尊敬?

    说白了,渊镜先生可是教育界的扛把子!

    据说,某些学生考评之前,还会给渊镜先生的长生牌烧香祭拜,希望对方能保佑自己高中。

    “嗯?!蔽涸ㄏ壬愕阃?,抚须道,“我与渊镜有同窗之谊,近些年也有些许来往。想来,我若是写明事情来龙去脉,那个渊镜能看我两分薄面,应该会收下兰亭。哪怕不能入他的门,也能在琅琊书院就读,那边渊博的儒生夫子数不胜数,总比兰亭一人学习要好得多?!?br />
    这么想着,魏渊先生心里舒坦多了。

    亓官让暗暗苦笑一声,“若是琅琊的渊镜先生,想来柳府会及其满意的?!?br />
    魏渊先生没好气地哼了一声,“纵观东庆乃至五国,也没人能比渊镜更好了?!?br />
    都说同行是冤家,不过,如果对象是渊镜的话,他是真的服气,大写的服气。

    不说别的,光是对方几年前远走北疆,舍了一身胆与人辩论,力争三城,他就不如渊镜。

    另一处,姜芃姬似有所料,心情始终维持着愉悦的层次。

    直播间的观众也发现这一点,用系统的话来形容,那就是笑得像是一只得逞的狡猾狐狸。

    【沧海一声笑】:每次看到主播笑得这么灿烂,总觉得没有好事情发生。

    【鸿钧老祖的菊花】:谁说没有好事情发生?准确来说,是别人没有好事情,主播撞大运。

    至少,自从开始追这个直播间的更新以来,还没见谁能让姜芃姬真正吃亏。

    顶多噎她一两次,多半还是她刻意退让。

    姜芃姬下了马车,天空正好飞来一只喜鹊,她笑着感慨了一句。

    “有喜鹊,看来是好事将近了?!?br />
    【兰摧玉不折】:每次看到主播装比卖神秘,总有种蛋疼的感觉。

    直播间的观众也不知道她到底为什么开心,而她这里又是铁了心不肯解释,可不蛋疼?

    姜芃姬笃定地道,“不急,过两天就知道了?!?br />
    去琅琊求学这件事,她原本没有多高期待值,然而既然下定决心搞大事,自然要多做准备。

    要么不做,要么就做到最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