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于继夫人是如何知道如今的孟悢不是亲生儿子?

    也很简单,她费尽力气生下孩子,隐隐听到有人说小郎君眉心朱砂痣好看,面相极有福气。

    可当她醒来,却发现儿子眉心并没有朱砂痣,而且生得极其弱小,过了两日又听到孟湛后院的那个妾室生下的孩子夭折了,因为是早夭而亡,所以被草草掩埋,并且,孩子眉心有痣!

    继夫人心中狐疑,也试探着问过孟湛,看他的反应,然而他们夫妻之间的感情早已经破裂,孟湛对她更是动辄呵斥羞辱,全然不顾她作为一族宗妇的颜面,帮衬后院妾室磋磨她。

    这种压抑的生活加上产后未得到精心呵护,继夫人的身体很快败了下去。

    不过,这种暴力生活还只是开始。

    孟湛认定她生的二子是私通之子,对她恨之入骨,哪里会让她这么舒服窝在自己院子?

    然而若是直接杀了,他又觉得太便宜她了。

    五六年磋磨,足够将一个华美贵妇变成眼窝深陷,枯瘦如柴,不人不鬼的模样。

    孟湛的确没有对她下死手,然而这样钝刀磨肉的折磨,还不如给一刀子痛快。

    “孟湛在头两年,与你姨母感情的确不错,偶有摩擦,但也无伤大雅,为父也曾陪着阿敏去孟郡探望你姨母数次。不久之后,你大兄亡故,阿敏身体每况愈下,两家来往走动少了一些。也怪为父太过信任孟湛,竟没发现后来两家礼节往来的物件,根本不是你姨母置备的?!?br />
    古敏生了龙凤胎,身子骨也稍稍好转几分,等她重新管理家中账册,却发现柳府与孟湛那边的礼节往来有些问题,一向机敏的古敏发现了些许端倪,试着向孟府递了好几次请柬。

    当然,这些请柬书信到不了古蓁手上,全部石沉大海。

    “沧州孟氏,好大的威风!不管是上府拜访,还是下请柬,都未能见到你的姨母?!?br />
    那时候,柳佘觉得妻子有些多心了,他和孟湛是同窗挚友,两人又是连襟,亲上加亲。

    古蓁在孟湛后院,能出什么事情?

    结果却打脸了。

    古敏没办法探查到孟府后宅的事情,但她却能从其他地方入手。

    最后千辛万苦找到曾经伺候古蓁的侍女,这才从对方口中问出了些许真相。

    孟湛似乎已经对古蓁占着他嫡妻位置极其不满,想让她“退位让贤”。

    当然,入了孟府的女子,谁也别想出去,生死都得是孟氏的人。

    “阿敏听到那个侍女说,孟湛宠妾曾扬言要将你姨母制成人彘,当时什么都不想,直接打上门要人。若非为父多长了个心眼,说不定那会儿还无法全身而退呢?!?br />
    姜芃姬抿直了唇,“竟然如此嚣张?!?br />
    柳佘嗤笑一声,眸中带着嘲讽,“这便算嚣张了?”

    古敏撑着病体打上门将人家宗妇带走了,还让整个孟氏子弟都看到古蓁那会儿不人不鬼的模样,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孟湛这人有多么狠心薄情,竟然将好好一个宗妇折磨成这样!

    这件事情闹得整个孟氏没有脸,古敏气急攻心,一怒之下让柳佘提笔替古蓁写下和离书。

    至于劝和不劝分?

    呵呵,古敏又不是养不起和离的妹妹。

    凭什么让好好的妹妹委曲求全,被人当成婢女虐待?

    当然,依照孟氏的权势,这个丑闻并没有传出去,但仇也就此结了下来。

    “你姨母早就知道那个占着孟氏嫡次子的孟悢并非她亲生子,而是妾生子,不过,孟府方面似乎并不知道这一点,那个孟悢也以为她不知道。否则的话,他又怎么会自投罗网?”

    说到这里,柳佘倏地露出一丝笑容。

    姜芃姬也有些无奈地笑了笑,“母亲这也是调皮?!?br />
    听着仇人的儿子喊着自己母亲,还当着自己的面咒骂亲生母亲贱婢是一种什么感受?

    “的确有几分解气,然而更多的还是憋气?!绷芴玖艘簧?,“孟氏势大,当年屡次要将她要回去行家法,起初还有阿敏强势护着,后来阿敏去世了,为父身份就变得有些尴尬了?!?br />
    一个是和离之妇,一个是失妻鳏夫,后者总是护着前者,时间长了什么难听的话都有。

    后来么,出于种种考虑,柳佘最后还是答应续弦,对象便是古蓁。

    “纵然如此,可她这些年还是过得战战兢兢。敏感多思,身子骨如何好得起来?”

    “因为长子孟恒?!苯M姬笃定地道。

    柳佘点头,“她失了次子,可长子还在孟府。我本以为孟湛纵然卑劣,但虎毒不食子,应该不至于苛待嫡长子……却不想……你姨母因为这件事情,一直耿耿于怀,身子骨更坏了?!?br />
    继夫人在柳府过得日子不好,长子在孟府才能少受磋磨。

    “所以,也因为如此,母亲见到那个孟恒,明明心里痛恨极了,还要佯装不知真相?”

    “嗯?!?br />
    的确憋屈。

    柳佘刻薄嘲讽,“到底是野路子出身,沧州孟氏,不过是笑话?!?br />
    与此同时,整个直播间的观众也炸了。

    【睡遍三国男神】:围观故事全程,古代女子这日子也真苦。照理说继夫人出身也不错,然而谁让夫家如此强势,想撕破脸皮整她磋磨她,连反抗自救都没办法。

    【言灵师】:这哪里只是强势?根本就是地方土皇帝了,想怎么来就怎么来,想怎么磋磨就怎么磋磨,死了一个老婆又怎么了,还有千千万的老婆人选在后面等着嫁进来呢。

    【哎呀脚疼】:这么一看,还是我们这个时代的妹子更加幸福,至少要离婚,还是能离婚的。不像这里,离婚要人命,说不定还会被拉回去沉塘什么的,简直可怕。

    【滑天下之大稽】:应该只是极端个例吧?我之前看直播,主播坐马车出门,路上还能看到年轻女子的身影,可见这个时候社会风气对女性的束缚还没有那么可怕。林子大了,什么鸟都有,孟氏似乎超级有地位,说一句土皇帝也不为过,有权势,有肆意妄为的权利。

    【三只松鼠零食】:社会生产力决定社会地位,哪怕现在风气还算开放,但随着历史进程,迟早会封闭起来,这是无法更改的历史趋势,女性地位只会随着男性需求而更加低微。

    姜芃姬看着弹幕上的直播内容,所有所思。

    既然看不顺眼,既然看着觉得厌恶,为何不将它彻底改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