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年萝莉控】:听他们的对话,突然觉得那个叫孟悢的少年也挺可怜。年纪小小母亲就和父亲离婚了,他貌似有一个很恶毒的后母,他之后做的荒唐事情,多半是别人恶意引导他去做的,就算他要负责任,顶多五成。毕竟没有母亲庇佑的孩子,古代后宅很难生存啊。

    【食堂打饭阿姨】:看他哭得那么可怜,觉得心里有些酸。被父亲差点打死,还要男扮女装才能逃出来,逃出来又背了黑锅,被那个什么都尉追杀……年纪还那么小呢,还是个孩子。

    颜值高的人,总是比较容易受到优待。

    得知孟悢悲惨遭遇,直播间有一大批观众纷纷倒戈,表示少年遭遇令人同情。

    当然,也有少部分观众表示不赞同,理由还十分统一。

    【偷渡非酋】:_(:з)∠)_虽然我也可耻地动摇了,不过主播貌似没有任何反应。我甚至觉得她脸上的笑容有些讽刺的味道,基于对主播智商的信任,我觉得那个孟悢肯定不值得同情。

    【兰摧玉不折】:同楼上,不想被剧情反转打脸,还是站主播好了。

    姜芃姬叼着叶子,一心二用,一边看弹幕,一边关注屋内母子两人的“感人相逢”。

    与此同时,脑海闪现一堆关于继夫人的数据信息,慢慢组成一个鲜明的轮廓。

    直至那对“母子”谈话结束,姜芃姬担心的事情也没有发生,孟悢全程都规规矩矩的。

    这天晚膳,继夫人难得出来与一家子一同用膳,蝶夫人反而推说自己身子不适。

    这两人,颇有些王不见王的意思。

    姜芃姬贯彻食不言寝不语的规矩,一个人干掉了三个人的份。忘了说,侍女给她端上来的食案,碗里的米饭都是压实了的,荤菜素菜分量十足,也许……还不止三人的份?

    想想旁人猫胃一样的进食分量,她觉得自己兴许是吃了四五个人的份额。

    虽说孟悢是继夫人的儿子,然而他在柳府依旧属于外男,不可以在内院逗留太久。

    “父亲?!?br />
    姜芃姬端坐在书案前习字,有人正确教导就是比较好,至少她的字比之前有了很大的进步。

    “嗯?”柳佘哼了一声,算是回应。

    她放下笔,认真问道,“那个孟悢……当真是母亲的亲生儿子?”

    柳佘眼中闪过一丝玩味,又带着点儿无奈,“名义上来说,应该是这样?!?br />
    “反过来说,实际上并不是喽?”姜芃姬问。

    柳佘被这个反问噎了一下,但又不想那么快就全部抖出来,还想着试图挣扎挣扎。

    “是与不是,这两者有何区别?”

    “若是,留个全尸,给他最后的体面;若不是,自然是死无全尸,留着也是浪费米粮?!?br />
    姜芃姬不会主动去管闲事,不过主动撞到她手上的,那就另说。

    柳佘的注意力放在前者,有些不可置信地问,“假使孟悢当真是你姨母的儿子,你也会……”

    “为何父亲会认为我不会呢?”姜芃姬不解地看着对方,“是否该死,与亲属关系有关?”

    柳佘反而被这个问题问住了。

    法理上的确没有关系,可人情上呢?

    姜芃姬抿了一口茶,润了润口舌,“而且父亲刚才那番话,不也说明孟悢他不是?为了一个不可能成立的问题,纠结这种不存在的假设……”未免有些吃饱了撑着。

    柳佘听出她未尽之语,老脸不由得一红。

    “孟悢作恶,自然有人惩治……”

    哪怕孟悢的确该死,但他不解的是,为何自家闺女上赶着要杀了对方?

    为了正义?

    “首先,孟悢是孟氏子弟,深受家中父母长辈疼爱。瞧瞧,他在沧州捅出多大的祸,孟氏是如何处置他的?悄悄送出沧州,去上京寻求庇佑?;欢灾?,孟悢是孟氏必然要保住的人。官家如今还要依仗孟氏赫赫威名,沧州这一处也需要孟氏坐镇。如此,孟悢还有可能死?”

    人家逃出沧州,半路上还有心情祸害一下河间郡的女子呢,哪里危急了?

    至于寻求柳府庇佑,一半原因是那个都尉的追杀,借由女装名头混入柳府,以柳佘在河间郡的力量,那个都尉不可能动手,孟悢大可以高枕无忧……另一半原因恐怕是盯上柳府女眷。

    柳佘听后,不得不承认姜芃姬说的话都是真的,可他不觉得这是她要孟悢性命的理由。

    “为父不想听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说说你的心里话?!?br />
    “理由有三。其一,自己的家跳进来一只蟑螂,还不许我拍死它?其二,孟悢如今假借母亲娘家之女的身份入府,这个身份能保住他的命,也能要他的命。好机会,不想错过?!?br />
    就算有人死了,那也是继夫人娘家外甥女出事,和孟悢有何关系?

    “其三呢?”柳佘觉得这个才是她的理由。

    “孟悢虽然无用了些,不过用他性命收买来的人心,不亏本?!?br />
    姜芃姬倏地笑了笑,眼角随着她的笑而上扬,平白多了几分奸诈的味道。

    柳佘默然坐在原地。

    收买人心?为了那个都尉?

    呵呵……这一波还真的不亏。

    只是,东庆这还没灭呢,闺女这么早就想着搞事情真的好么?

    其实,柳佘是真的误会了,她姜芃姬是那种唯恐天下不乱,到处搞事儿的人?

    她欣赏都尉,那是个有血性的汉子,恰巧孟悢撞到她手里,恰巧她训练的那一支部曲还缺个有血性的小头领……所以,为何不三全其美,救下都尉、解决孟悢、顺便给部曲配只头狼?

    正所谓兵熊熊一个,将熊熊一窝,一个好首领可以改变一支军队的风气。

    都尉有在沧州孟郡领过兵的,虽然目前还不知道其能力如何,然而可以反叛旧主,火烧郡守府,闹了那么大事情还能全身而退的人……啧啧,孟氏不珍惜,她会重用啊。

    配合徐轲,一个管外,一个掌内,简直绝配!

    至于对方愿不愿意投效,从一郡领兵的都尉变成小小部曲的小首领,这根本不是问题。

    到了她手里,那就是她的人,来了那就别想着再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