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人赌大小,美高梅官网,美高梅官网网址,美高梅官方开户,美高梅官方 > 网游小说 > 女帝直播攻略 > 124:厉害了,我的崽儿(三)【第四更,求月票订阅打赏】

124:厉害了,我的崽儿(三)【第四更,求月票订阅打赏】



    母亲?

    儿?

    吃瓜观众惊掉了一地的瓜子。

    借助直播系统的特殊隐秘拍摄角度,直播间的观众就算没有姜芃姬那般变、、态的五感,依旧能清晰看到屋内发生的事情,他们表示……全部被这个神展开吓尿了。

    【你丫的找死】:吓死宝宝了,难不成那个少女是主播这具身体的原主人?

    如果不是身体原主人,为何要喊继夫人为母亲?

    乍一听上去,似乎这个逻辑还有些意思,然而稍微动脑子一想,都知道这是扯淡。

    【老司机联萌】:噗——现在不是担心这个的时候吧?你们没听到那个声音么?

    虽然少年的声音处在变声期,会有些雌雄莫辩,然而仔细听还是能分辨出来的,男声和女声有着很大的区别。刚才少年脱口而出的声音,分明是少年的,而非少女。

    换而言之,姜芃姬之前说的“搅、屎、棍”可内涵了,那还真是个带把的“妹子”!

    直播间观众纷纷捂胸,表示有些受伤,觉得自己中了套路。

    一个汉子装扮成妹子做什么?

    Cosplay这种爱好,他们可以理解,然而不能建立在伤害他们幼小心灵的基础上啊。

    做人的真诚呢?

    喂狗了?

    这个套路,就好比某人好不容易泡上女神,千辛万苦一番折腾,两人约好了时间,进了房间,裤子都脱干净了,最后女神告诉他,她是个带丁丁的男的,两人啪啪他只能受着?

    生无可恋_(:з)∠)_

    【万年萝莉控】:人与人之间最基本的信任呢?信任呢?信任呢?为何要互相伤害!

    当然,也有人表示幸灾乐祸。

    【食堂打饭阿姨】:辣么可爱,一定是蓝孩纸(*/ω╲*)果然木有错

    姜芃姬:“……”

    能把舌头捋直了再说话,好么?

    “得来全不费功夫,本以为要将整个河间郡都翻过来呢,没想到自己就送上门了?!?br />
    她顺手摘了一片叶子,擦拭干净,叼在嘴里,一副吊儿郎当的模样,看不出半点儒雅风仪。

    系统狐疑,“什么得来全不费功夫?”

    姜芃姬暗暗翻了个白眼,“还记得昨天我们碰见的事情?他,便是我要找的头目?!?br />
    “他就是孟悢?。。?!”系统惊讶地连打了几个感叹号,“那他现在是想混进柳府作妖?”

    “这恐怕不是他来柳府的主要目的?!苯M姬淡定地说道,“与其说是混进来,还不如说是正大光明住进来,目的么——让柳府帮忙掩饰其身份。你别忘了,孟悢身后还追着一个消失的都尉,指不定那个都尉只是隐藏起来,尾随其后,趁机找机会暗杀呢?”

    “可……你怎么知道他就是孟悢?”

    系统表示,它起初还以为对方是纯正妹子呢。

    从她一开始的态度来看,她应该在第一次照面便看破了对方的易容伪装。

    若没有发生昨晚的事情,孟悢脑袋上的表情顶多只是“男扮女装、私生活不检点”,可她已经提前一步知道孟悢的所作所为,她没有在照面的第一时间动手杀人,真是可喜可贺。

    姜芃姬淡淡道,“以你的智商,我觉得很难解释清楚?!?br />
    系统:“艹!”

    “母亲!儿想您……”

    少女……不,或者说孟悢恸哭不已,相较之下,继夫人的反应就有些耐人寻味了。

    “你自有父母疼爱,我这母亲,算得了哪根葱?”她眼睑微垂,一副看破红尘的模样,然而眼底却隐隐有几分难受和疼惜,凑巧被暗中观察她的孟悢看了个正着。

    “母亲这般说,这是斥责儿不知孝悌,将儿逼死么?”咬着下唇,双目通红,小声嗫嚅道,“母亲倒是好,与父亲和离之后风光大嫁,这些年可还有想起儿与哥哥在孟府的处境?”

    那句话,就像是一把雪白利刃,带着刀光刺进继夫人的心口。

    一刀致命!

    “那个贱婢怂恿父亲,这些年以来……不仅打压苛待哥哥,还明里暗里捧着儿子,不仅令儿子与兄长离心离德,还有意让儿子变成纨绔,直至犯下弥天大错,好一个一石二鸟的毒计?!?br />
    继夫人垂眸看着跪在地上,俯身咬牙忍着眼泪的孟悢。

    冷淡道,“你倒是看得清楚?!?br />
    “母亲,您这次一定要救救儿子!”孟悢抬头,脸上挂满了泪水,却是我见犹怜,“若是母亲也袖手旁观,儿子这次一定没有活路了。母亲……求求你一定要救救儿子,儿子不是怕死,而是不想带着一身污名去死。若儿子死了,到时候那个贱婢肯定不会放过兄长……”

    继夫人抬手点着额头,脑袋隐隐作疼,“男儿有泪不轻弹,你哭成这样,与闺中小女儿有何区别?那个贱婢倒是好手段,硬生生将你养成了这样不男不女的姿态,哪里还有孟公之后的伟岸仪态?你明知道她这是捧杀,不怀好意,为何还不克制自己,反而选择了放纵?”

    她的声音变得严厉,句句呵责,孟悢表面上恭敬听话,暗中却攥起了拳头。

    继夫人心软了,“说吧,你这次犯了什么弥天大祸?”

    “母亲别气,儿子也不想这样?!泵蠍斄λ档?,“虽然明知道是捧杀,然而这面具戴久了,到最后都分不清哪个才是自己……儿子向您发誓,儿子绝对没有做过那些丧尽天良的事情,这些都是那个贱婢刻意栽赃陷害儿子,这是想要彻彻底底毁了儿子,给她腹中胎儿铺路啊?!?br />
    “说重点!”

    继夫人胸口起伏颇大,似乎是被气到了。

    孟悢低声嗫嚅着说完沧州孟郡发生的事情,然而这件事情到了他嘴里,又有另一番解说。

    “……都尉妻女的死,真与儿子无关,那件事情分明是栽赃陷害???、可因为儿子平日里表现出来的荒诞表象,孟府上下都信以为真,那个贱婢更是落井下石,父亲扬言没有我这个儿子,还要动家法用藤条打死儿子……若非儿子佯装成侍女逃出来,恐怕已经被活生生……”

    说到这里,孟悢身子一颤,似乎想起被藤条抽得满地滚的滋味。

    看戏看到这里,直播间不少观众都表示孟悢似乎有些可怜。(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