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意思?

    自己理解。

    姜芃姬表面高冷以对,柳佘脸上带着一缕浅笑,“嗯,这便是兰亭?!?br />
    说到这里,他并没有继续介绍的意思,少女似乎也意识到这点,脸上有些讪讪之色。

    姜芃姬坐下,双眸看似落在杯中茶水,实际上正不着痕迹地衡量“少女”以及柳佘。

    这个少女没什么可说道的,看似伪装精明,实则破绽百出。

    姜芃姬相信,哪怕她的眼睛瞎了,一样能闻到“她”身上那股臭不可闻的异味。

    令人产生兴趣的是柳佘的态度。

    尽管这个男人一直维持着看似亲近实则疏离的笑,正经八百地招待客人,然而从他眼神以及脸部肌肉些许变化,再加上他手指的动作,这些都在表明一点——他十分厌恶那个少女。

    不!

    说厌恶似乎还太轻!

    那种感觉,更像是过大年夜的时候,发现端上来的菜盘子里装满了腐朽动物尸体以及其他生物排泄物一般,令人作呕。

    少女似乎有意将话题引到姜芃姬身上,却被柳佘不动声色地挪开,两人看似热络,实则废话地寒暄了许久。终于,“少女”说起此次上门拜访的主要目的,希望能见一面继夫人。

    姜芃姬本以为柳佘会拒绝或者拖延,却不想他想也不想就答应了。

    蹙了蹙眉,她主动对柳佘道,“医官说母亲郁结于心,不利于修养,若是能听到娘家来人,想来会开心一些。表姐长久没来柳府,恐怕对府里不清楚,羲僭越,领表姐去母亲那边一趟?!?br />
    柳佘暗中蹙眉,却也没说什么。

    “表姐这么瞧羲做什么?”姜芃姬像是后脑勺长了眼睛,准确抓住对方的窥视。

    少女被抓了个正着,双颊一羞,“兰亭表帝走在前头,怎么就说是我偷看你了?”

    姜芃姬冷淡地哦了一声,众人傻眼,直播间观众还等着她刷萝莉好感度呢,这就没了?

    【猴丹丹】:主播你不能这样啊QWQ和萝莉妹子多多交流么。

    【正面刚】:总感觉主播的反应有些不太对劲,似乎憋着什么大招。

    【老司机联萌】:我能说,作为老司机的我,已经明白主播的用意了么?那个少女有猫腻。

    关键词“老司机”、“少女有猫腻”,延伸出来,意味着姜芃姬刚才说的那个词汇很内涵。

    一时间,整个直播间的观众表示——思细恐极!

    然而也有纯洁的孩子表示听不懂,懵懂提问。

    【吃葡萄倒吐葡萄皮】:为什么感觉你们都一副懂了的意思,有人能给解释一下么?

    众人表示,难得在一群污污污的老司机中间发现一株干净纯洁的幼苗,咱还是不污染了。

    却不料,姜芃姬横插一脚。

    【主播V】:等你年纪到了,你自然就知道了。

    【吃葡萄倒吐葡萄皮】:诶?那么多弹幕,主播能看到我的,还回答了,感觉好荣幸啊。

    姜芃姬内心一笑,哪里只是注意到这一个人的弹幕,所有人的弹幕她都看得清清楚楚。

    两人的运气还挺好,继夫人刚刚醒来,精神头看着也不错。

    听到姜芃姬让侍女传的话,继夫人神色微微一怔,蹙着眉头道,“扶我起来?!?br />
    端坐在梳妆台前,望着铜镜中那张憔悴的脸,她神色淡漠,任由侍女为自己梳妆。

    长发挽成发髻,因为还在病中,所以并没有点缀多少首饰,只是稍稍戴了两只簪子点缀,不至于显得太过寒酸。之前睡皱的寝衣也已经换下,换上仍旧带着皂角清香的居家常服。

    在侍女妙手之下,已经不复之前的憔悴倦色,反而多了几分慵懒华贵。

    “这样便好,去见一见那位……”继夫人语气僵硬一顿,旋即又绽开一抹怒放牡丹般丽靡至极的笑,硬生生添了几分强势迫人的气息,“我的好外甥女儿!”

    夫人方才那般强盛气势,竟然与平日里趾高气昂的蝶夫人相似?

    一时间,一些资历尚浅的侍女暗暗嘀咕,却不敢将心中这些想法表露出来,反而更加恭敬。

    姜芃姬见到收拾一新的继夫人端坐在正屋首位,眉头暗暗一跳,真是越怕什么越来什么。

    “母亲今日气色看着比昨日好多了?!?br />
    姜芃姬平淡地说了一句,想要挡住那个少女与继夫人之间的视线,偏偏如今这具身体还是个十二岁的小孩儿,个头还没开始真正发育,比身后那个“少女”还矮了将近一个头。

    “这位是?”继夫人颔首,目光慈爱地看着姜芃姬,等瞧见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容色有些该死熟悉的“少女”,唇角的笑容不受控制地僵硬了一下,旋即恢复常态,笑语盈盈地打趣,“这是哪家的娘子,模样如此标致可人儿?难不成,你今日将她带来,可有心悦之意?”

    这下轮到姜芃姬无语了,板着脸说,“母亲可别再打趣儿了,免得坏了人家娘子闺誉。难道,方才给母亲通报的侍女没跟母亲说清楚,今日家中来了客人,是母亲娘家表亲?”

    继夫人这才捏着帕子掩唇轻笑,眼角三分风情,睨了她一眼。

    “你这孩子真的长大了,小姨稍微打趣两句都不成了?”继夫人说完这话,视线这才正式挪到那名“少女”身上,不动声色地将她上下打量一番,面露熟悉恍惚表情,“这样貌,倒是十分熟悉,不知道是哪位姐妹的孩子?怎么就任由你一个女儿家千里迢迢跑来河间?”

    少女略显为难地扭头看了一眼姜芃姬,紧张地扯着帕子,又目光眷恋而难受地看着继夫人。

    这是什么节奏?

    示意接下来有什么重要的话与继夫人说,她这个“外人”不适合在???

    姜芃姬沉默看着少女的动作以及眼神,心中冷冷哂笑。

    聪明如她,如何看不出少女的暗示?

    只是,她不怎么想顺着少女的心意。

    不肯挪动半步,也不给她与继夫人单独说话的机会。

    气氛蜜汁尴尬。

    最后,还是继夫人开口,让姜芃姬暂时离去。

    她虽然被打发出来了,不过她的五感却在这一瞬间提高,哪怕隔着三五十米的距离,也能清楚听到屋内两人的谈话。倒不是说她有什么心思,而是……实在是有些不放心继夫人罢了。

    确定姜芃姬走远了,继夫人这才望向少女,“你长大了?!?br />
    继夫人刚一开口,少女突然猛地跪下,膝行至继夫人跟前,声音中带着几分哽咽。

    “母亲!儿想您!”

    令人震惊,那脱口而出的声音,分明是少年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