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府的主人不多,除了柳佘、继夫人、蝶夫人和二郎君之外,便只有那两位常年闷在房中的庶妾以及她们膝下的庶子庶女,一年到头也不会出现在人前几次。

    几位主人脾性温和,不会故意给下人增添工作难度,加上先夫人留下的规章制度,上下分工明确,所以柳府下人只要完成分内的事情,一天下来还能有不少空闲的歇息时间。

    佟三娘正要去绣坊采买一批新绣线,路过角门的时候看到几个人低声私语。

    “你说沧州孟郡怎么了?”

    新上任的柳府采买管事和几个庶民装扮的人在角门那边低声谈论,正好被她听了个完整。

    那位管事原本还有些恼怒,然而一看对方是主院服侍的佟三娘,不由得挂上讨好笑容。

    拱手作揖,“佟姑姑?!?br />
    佟三娘今年二十有一,未嫁,按照东庆律法应该要多交一份税,兄嫂觉得丢人,态度强硬逼她成婚嫁人,她当面答应,扭头就去向蝶夫人求情,说动对方支持她自立女户。

    这在整个柳府还是头一份,人家背后还有一个蝶夫人支持呢,其他管事都不敢惹她。

    佟三娘面色冷凝,“你们刚才提及沧州孟郡,这是怎么回事?”

    被她盯着的几个商贾颇感压力,不由得低头,声若蚊呐,“这、这……”

    “说!”

    商贾冷汗蹭蹭直冒,语速飞快地道,“小的几人是沧州孟郡的行走商贾,贵府在我们东家那边定了一批货,只是送来的时候被一群流民匪寇抢了,来府上是想请贵人宽容一些期限。延误贵人时间,并非小人故意,实在是孟郡如今乱成一团,烧杀抢掠随处可见……”

    他们不过是普通的商贾队伍,哪里能抵御那些暴民的抢夺?

    柳府虽然不大,然而吃穿用度无一不精致,每年需要采买的货品都十分多,出手也大方,可是大客户,只是他们送来的货还没出孟郡境内就被抢了,如今交不出货,只能上门商谈。

    听完,佟三娘觉得自己得了一瞬的失语症。

    如果是别的郡县出事了,她也不至于如此失态,可问题是……

    那是沧州孟郡??!

    “那是何时发生的事情?”佟三娘冷着脸追问。

    几个庶人垂着头,老老实实回答,却不想佟三娘因此冷笑连连。

    “沧州孟郡虽是沧州境内,然而与河间郡并非极远,两地快马加鞭,也不过半月路程。孟郡发生这样大事,为何过去这么久,河间这里都没有收到丝毫风声?”

    那个商贾纷纷叫苦不迭,内心有一窝子的苦水没地方倾倒。

    “佟姑姑有所不知,这件事情早已闹开,然而孟家军欺人太甚,不许难民随意进出孟郡,更不许将这等消息传出去,小的一行人想要将货物运出,也遭到了阻挠,好不容易得到通关文书,又碰见暴民抢夺……”说到伤心地方,几个容颜狼狈,神色倦怠的男人纷纷抹泪。

    柳府每年订的货物,赚来的钱足够他们半年嚼用,如今被暴民抢走,他们货丢了,钱没了,还差点死在赶来河间郡的路上,这些天过得日子更像是地狱,提起来都心酸。

    要是柳府觉得他们耽误时间,提出赔偿,那他们的损失就更大了。

    佟三娘容色一肃,手心捏出了冷汗,似乎想起什么事情。

    “这件事情干系重大,需要老爷过问。这样吧,你们先由管事带着下去好好洗漱一番,奴先去将这件事情禀告老爷,你们有什么话,等会儿告知老爷即可?!?br />
    佟三娘将这件事情告知柳佘的时候,他正在焚香习字,周身环绕着静谧的气息。

    他神色不动,放下手中的笔。

    “既然这样如此,让那几人过来,询问个清楚?!?br />
    他说呢,为何孟郡发生如此大的事情,却只有寥寥几人知道,原来是孟家军有意封锁消息。

    孟家军?

    呵!

    柳佘心中闪过一丝冷意,平静的眸子有一闪而逝的杀意……

    你也会有今天?

    吁——

    马儿长吁一声,马车的速度慢慢降了下来,然后平稳停在柳府面前。

    姜芃姬出了车厢,不等车夫取来轿凳,直接跳了下来。

    看到门前还停着一辆陌生的马车,她眉头微微蹙了蹙,询问门房。

    “家里有客人?”

    门房恭恭敬敬地回答,“回二郎君的话,是夫人娘家的娘子?!?br />
    “母亲那边的?”姜芃姬眉梢轻轻挑起,“不知道是哪一位?!?br />
    因为柳佘远赴浒郡上任的缘故,家中女眷甚少出门走动,与柳佘那边的族人交集也少,更别说继夫人远在琅琊郡的娘家人了,也就逢年过节偶有礼节往来,平时几乎没有怎么走动。

    野兽对自己的领地都有着强烈的占有欲,一旦出现陌生人气息和痕迹,它们都会察觉。姜芃姬虽然还没到那种程度,但一路走来,柳府的确多了一些本不该有的陌生痕迹,令人不悦。

    她还未入屋子,耳朵已经听到里头传来一声软萌甜腻的少女萌音。

    那个少女年纪约莫十三四岁的样子,身穿一袭粉色襦裳,眉如远山含黛,肤若桃花含笑,双颊带着些许婴儿肥,将她年纪衬得更加偏小,一双眸子似盛了一汪清泉,清澈明亮,波光潋滟,琼鼻挺翘,樱唇不点而红,令人不禁想到春日盛阳下怒放的烂漫桃花。

    啧,又是一只萌动四方的萝莉。

    “姨父,这便是兰亭表弟么?”少女扭头见到姜芃姬,眉目含笑,娇俏问柳佘。

    姜芃姬不用看直播间,都知道弹幕上已经是一片鬼哭狼嚎。

    不管是哪个世界,都不缺颜控狗这种生物。

    【你丫的找死】:嗷嗷嗷嗷——萌死了,音清体软易推倒,正宗纯天然的萝莉!

    【老司机联萌】:我发现,目前为止,主播那个世界的整体颜值真的好高,几乎没有歪瓜裂枣的,再不济也是五官端正……哭唧唧,简直是颜控狗梦想中的天堂。

    姜芃姬冷冷扫了一眼那个少女。

    【主播V】:搅//屎、、棍有什么萌的?

    直播间众人万脸懵逼。

    这是什么意思?(未完待续。)